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东厂 > 第五十五章 借尔项上人头一用

第五十五章 借尔项上人头一用

    [内兄提醒你,看久了书洗洗眼睛在看,放心内兄跑不了,收藏它就行了!]

    鸣镝箭头直没入土,箭尾翎毛轻晃不止,听得潘佑叫喊,齐文道面若死灰,犹自不信东厂竟敢擅杀他们,然瞬息所见,但见数百箭如漫天飞雨射来,顿时浑飞魄散,本能挥舞双手,放声大叫:“我乃朝廷命官,你们不能杀我,不能杀我!…”他却忘记自己那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早就被罢了。

    话音未落,但听“嗖”的一声,旋即脖子一阵巨痛,却是喉咙正中一箭。

    “呃…”

    嗓音如四处透风破屋般嘶哑,无一语能出,未及气绝,“扑、扑”数声闷响,又是数箭连至,入肉之声不绝于耳。

    我乃朝廷命官,我乃朝廷命官,他们如何就敢杀我!…

    脑海一片空白,轰然倒地,心犹不甘,眼黑之前,耳畔皆是惨叫之声。

    鸣镝至,乱箭齐射!

    漫天箭雨下,囚犯毫无遮拦,死伤大片,哀叫哭泣之声彼此起伏。有反应快的撒腿四散而逃,然那黑旗箭队如索命无常般至后跟上,张弓搭箭,全无人性,不管老弱,皆一箭射去。

    大多官员文弱书生,跑得不及羊快,面对那呼啸而至的黑骑,只有徒号“苍天无眼”的份。

    有强壮之死囚,曾为绿林中人的,兀自仗着身强体壮,手上有些功夫,妄想夺马逃跑,但那黑旗箭队成批而来,马势汹涌,又如何是赤手空拳能夺马而逃的。稍愣数秒,便被射成刺猬。

    ………..

    “父亲!父亲!父亲!…”

    鸣镝掉落腿边时,王纪便知不好,急促间便要叫儿子王维正快跑,但嘴巴刚动,箭雨便至,其身中数箭,已然不活。

    被惊慌人群撞倒在地的王维正救父心切,见父亲已经中箭,不顾右腿中箭的钻心巨痛,蹒跚而行至父亲尸体旁,一探鼻息,已经气绝,不禁嚎啕大哭起来。听得身后又有箭枝呼啸而至声,不加思索便趴在其父身体之上,任凭破空箭枝将向自己袭来。

    呜呼,古往今来,父子之情,天地间何物可夺!

    忠孝自古相伴,孝者忠者,忠者孝者!只叹王纪父子生不逢时,撞上那本不应该出现的袁大海,撞上那本不应该重建的黑旗箭队。

    黑番们射杀成性,先前同伴被砍下的血淋淋脑袋恍若催命符般促使他们向着鸣镝的目标冲杀,那被杀之人的惨叫声再大也不及统领的“所射不射者,皆斩之!”来得更为吓人。

    一具具倒下的尸体使得他们更加残酷无情,那一声声凄惨至极的号叫声仿佛人世间最美妙的音乐,涤荡着他们的心灵。

    鲜血是铸就铁血的不二法则,一支没有见过血的箭队永远无法称做“精锐”,正如那连一只老虎都害怕的南苑马队一般,只能是笼中的金丝雀供人赏玩而已。

    黑旗,袁大海要的是一支真正的黑旗,号令如一的铁血箭队!

    手中的鸣镝不断的射出,他的眼中没有活人,只有死人,那些本不该死,又或罪不该死,甚至可以说是无辜冤枉的囚犯在他的眼中只是自己向上攀爬的阶梯。

    你们终有一天会死去,就让你们的提前离世助我袁大海一臂之力吧!

    …………

    “魏忠贤,你残害忠良,不得好死!”

    “皇上啊,你睁眼看看啊,臣等冤枉啊!”

    “潘大人、齐大人、王大人,你们都死了,都死了…”

    遍地尸体中,身中数箭尚未气绝的大理寺少卿周正义疯了,疯了的人是不知道疼痛的,在那些尸体前翻来覆去,不时还随手将自己身上的箭枝拔下,任那鲜血喷溅,却毫无反应。

    笑,傻笑,在那死人的尸体旁傻笑。

    “嗖”的一声,一枝长箭射中他的左腿,左腿顿时无力,半跪在地。

    仍不觉痛,疯了的周大人只觉自己的腿上多了一件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他伸出右手去拔,然而一箭又至,却是将他的右手也一起钉在了大腿上。

    右手动不了,鲜血淋漓,模样恐怖。

    吃力的伸出左手想再拔,远处又是一箭,却是正中他的心口,箭头穿心而过,在阳光的映射下闪闪发耀。

    ………….

    “这才是我东厂黑旗箭队!”

    鸣镝奏效,纪用大赞,蓝国安等一班番子也是看直了眼,如此箭队,果是我东厂黑旗?

    这般杀人场面如狂风暴雨一般,饶是蓝国安也是见过大阵仗的,却也是口干舌燥,难以适应。

    被赶到一边的女人们被眼前的惨状吓呆了,当第一个人倒下的时候,她们尖叫,她们疯狂,但当所有人都倒下,再也见不到一个活人时,她们沉默了。

    眼泪早已干透,只剩满脸的泪痕。

    如果走近了看,会发现她们中的很多人嘴唇上都是血,那是憎恨的鲜血。

    她们的眼神空洞,但是空洞的深处却是仇恨。

    男人们死去后,天地间静了下来,婴儿的啼哭也停止了,面对黑压压靠拢过来的黑旗箭队,女人们的眼睛突然柔和了下来,她们不约而同的转过身去,看着人群当中的孩子。

    母亲的手在婴儿的脸上摸了又摸,熟悉的童谣声让一无所知的孩子露出了灿烂的笑脸。

    ………………

    “周公公!”

    勒马立在一边看直了眼的周明身前五十步外,袁大海的脸上满是笑意,抱拳说道:“有劳周公公这两日照应,袁某感激不尽!”

    “袁统领这是什么话,这些都是咱家份内之事!”周明有些不敢看袁大海的眼睛,就是眼前这个满脸笑容的男人,刚刚带着他那群黑衣部下活生生的射死了一百多人。

    杀人啊!这可是杀人啊!杀了这么多人,你却满脸笑容,真是够毒辣的!

    一想到只要对方射出鸣镝,就会有几百枝箭同时射去,周明不禁一阵哆嗦,从心底发出寒意。

    袁大海却不去管周公公这会在想什么,只见他依旧笑容满面的扬声说道:“不过袁某还有一事要请公公帮忙,却不知公公是否愿意?”

    “好说,好说,袁统领但请说,咱家一定帮忙,一定帮忙,呵呵…”周明不住的点头,他现在是真怕对方。

    “那好,既然公公愿意帮忙,那袁某也不客气了!”袁大海轻一勒马,扬声叫道:“袁某想跟公公借一样东西!”

    周明忙问:“袁统领要借什么东西?”

    “此物就在公公身上,好借得很。”袁大海干笑数声,突然面色一沉,厉声道:“袁某要借的便是公公的项上人头!”话音未落,已是张弓搭箭,只见弓弦一抖,那支从尸体中拔出的鸣镝便向周明射去!

    “袁统领,你要干什么?!”

    周明没想到对方竟然要杀自己,但见那响箭朝自己射来,瞬间之间容不得多想,忙侧身避开,惊魂未定之时却是募然色变,眼睛所及处,黑旗箭队的数百张弓已经瞄向了自己。

    “纪公公救命!”

    凄厉的惨叫声惊得远处的纪用吓了一跳,扭头看去,却是见一人身上插满了密密麻麻的箭枝,两手高举着缓缓倒下。

    黑旗箭队只能有一个权威!一山尚不容二虎,何况你这管事太监!

    杀掉周明,是袁大海临时起意,因为他想到了这两日箭队的这帮蒙古汉子对周明的惧怕。

    黑旗箭队是我的,除了我,黑旗箭队不能惧怕任何人!

    [最新无限制  美味家  www.meiweijia.net]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