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奶妈疼你 > 奶妈疼你_分节阅读_14

奶妈疼你_分节阅读_14

    ,还有唇角诡异中掺杂着痛快恶意的微笑,逸山王像被催眠一样地问。

    “你一生无子,是你最大的遗憾,甚于失去王位,哀家没说错吧?但你有没有忘记在二十年前,你曾有一个儿子?”她的话语速极慢,却有着奇怪的震撼力,令每一个人都呆掉了。包括逸山王在内。

    “那孩子的脚下有七颗痣,命格上属脚踏七星之人,贵不可言。”太后继续说着,似乎一个老妇人回忆着陈年往事,可听她说话的人却都心中乱跳,好像知道立即就能听到重大的秘密,“正因为如此,你本来就膨胀的野心更加觉得这天下、这皇位是你的,因为你有这样一个儿子。那孩子聪明伶俐,长相俊美,你爱如珍宝性命。可是在他四岁上却突然丢了,你遍寻不到,为此大病一场,差点死掉。”

    “你……你……”逸山王似乎明白了什么,巨大的恐惧立即扼住了他的咽喉,令他喘不过气来,只盯着毫无声息的景鸾。

    “没错。景鸾就是你唯一的儿子。”太后忽然笑了起来,宛如恶之花开放,看得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在他四岁时,是哀家叫人把他从你王府里偷出来,卖到了小倌馆去。你为了皇位,不忌讳先皇其他嫔妃诞下的皇子,可当哀家受孕,你却要千方百计除掉哀家肚子里的这块肉,因为哀家是正宫皇后,之前,你蛊惑皇上到宫外去寻花问柳,挑拨皇上与哀家的关系,防的就是这个。可哀家却怀上了龙子,只是不管如何小心,也没让我儿活着见到大江国的天,还闹到哀家身子坏了,再也不能受孕。所以哀家恨你,也要你尝尝失子的痛苦滋味。只是后来这孩子成了我儿的左膀右臂,却是天意了。如今你把寻找多年而不得的儿子亲手杀死,感觉又如何?”说罢哈哈大笑,眼泪都笑了出来。与逸山王一样疯狂,却比后者多出了血眼。

    那眼泪包含了多少痛苦与哀愁,多少忍耐与泣血,多少可怕的政治斗争和阴险的内宫拼杀,没有人能够完全明白。方初晴只站在一边看,就已经浑身发冷了。只是为了权力的争夺,到底要有多无辜的人受到伤害呢?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逸山王不相信太后的话,但沈澜脱掉了景鸾的鞋子,他右脚心那独特的痣足以说明一切。逸山王震惊得无与伦比,继而痛哭着、挣扎着、拖着身边金儿的尸体想靠近景鸾。当被冲进来的侍卫阻拦时,又哈哈大笑,说太后胡说八道,最后又大声嚎哭起来。

    方初晴冷眼旁观,见他的眼神散乱,射出不正常的兴奋光芒,就知道他在短时间内受的刺激绝大,人已经疯了。

    这时苏味和太医们已经赶来。因为方初晴反应快,那颗解毒丹给的及时,苏味经过一昼夜的救治,总算是保住了景鸾的命,但他的身子毁坏严重,不休养个几年是不能恢复的。

    而经过了这一夜劳累,又得知自己的父亲已经被逸山王杀了,苏味小产。好在她懂医术,一向把自己的身子调理得极好,诞下的龙子虽然是早产儿,但底气十足,生命力旺盛,精神也好着呢,预示着将来一定能健康成长。

    这是一个极不平静和波澜起伏的夜,第二天早上沈澜抱着方初晴回家时,两人都累得说不动话了。但最后沈澜还是对满眼不放心的方初晴柔声道,“不要担心。我有你,什么都够了。”

    ……

    因为沈澜要帮沈沅处理那些突发事件,一个月内,他和方初晴没能送图祖到租界地去。好在和政城已经比优加城暖和不少,图祖又和四圣人沈洛极为投缘,每天由四圣人当导游,带着他四处游玩,因为不知江国皇宫中的秘事,倒也逍遥快活。

    依太后的意思,沈澜还是把逸山王冒充沈老爷的事告诉了太太,因为太后说,一个女人心中痛苦,总好过心如枯槁死如灰的强。让沈太太知道她的丈夫至死都深爱着她,虽然难受,却也是一种幸福。为了安慰可怜的母亲,沈沅决定把自己冒充江无忧的事也说了,太太为着儿子,当然会死也守口如瓶。失去了丈夫,但得回一个儿子,也算是安慰吧。

    太太得知这些后,把自己关在屋里大哭了三天,然后发宏愿、吃长素、着布衣、不让任何人侍候,把画庐改成了家庙,日日为沈老爷祷告祈福,希望他黄泉路上走好,来生还能再相见。

    沈府,就由经过此事已经变得懂事的三房夫妇掌管了。他们暗暗发誓,要好好经营家业,并公平对待各房,绝不会再有贪财藏私的事。

    而太后,狠狠被人伤害过,也狠狠伤害了别人,此间大事已了,逸山王不出三日便在天牢内疯狂致死,皇位稳固,她决定长居感恩寺了。

    至于景鸾……经过一个月的调养,已经能吃饭说话了,但身子弱得极可怜。方初晴和沈澜商量过,决定让他跟图祖到租界温泉宫去。一来好好休养,二来那里算是图国领土,已知一切的景鸾不会太尴尬和自伤身世。

    “皇上曾对我说,要把皇位禅让于我。因为我现在是唯一有皇族血统的人了。”在和图祖、以及非要去玩玩的四圣人夫妇一起到了租界后,景鸾悄悄对即将离开的方初晴说。

    方初晴笑笑,“你为什么不接受呢?反正你也有治理国家的能力。虽说现在万民称颂大哥是几百年来最好的皇上,但你若当起来也肯定不差的。”随着沈澜,她私下把那位有子万事足的皇上称为大哥。

    景鸾敲了一下方初晴的头,不因为她现在是公主了而有什么改变,“我若做了皇帝,现在的皇上可就闲下来了,除了天天腻着儿子,只怕也时常会去找你。到时候二爷还不成天提心吊胆?所以为了二爷,我得让皇上忙着点。很自私吧?但只要二爷好,我就不管别人死活了。”

    “你舍不得他受苦啊。”方初晴开了句玩笑,“我倒愿意这样,因为他会更爱我啊。”

    “二爷……其实是很需要人来爱的,可惜从没有人给过他,不是怕他,就是看不起他,不然就是仰慕崇拜。

    只有你是从心里爱他的,所以他也深爱你。他那个人,很固执,爱的,就不会变,就算是死。”景鸾轻轻地道,似乎有些羡慕,“我……我喜欢他。”

    第三十五章到底是谁的娃(大结局)

    方初晴听到这话,立即惊讶地望向景鸾。

    “你很轻视我吗?”景鸾苦笑,“我知道我不该,但自从他拼上自己的性命救我,他那种不顾一切的样子就印在我的心里。抱歉初晴,我这样说了,请你不要恨我。”

    “我干吗恨你?”半天后,方初晴缓过神来,“只要你不跟我抢他就行了。”她开着玩笑,然后郑重对一脸羞愧的景鸾说,“你不必自责,爱上任何人都没有错,不管他是男人还是女人。”她有现代文明意识,不歧视性取向不同的人,她只是讨厌那些以玩弄人为乐,并不是感情出柜的人。

    她这样说,景鸾感动坏了。

    这份爱他一直压抑在心里,因为他知道沈澜很“正常”,所以他只要能留在沈澜身边,帮他做事,以后能看到他幸福就好,并没有什么要求。他也没指望有人能理解,但看着方初晴真诚无伪的眼神,压在心中多年的石头终于放下了。

    有人理解他,而他爱的人得到了幸福,这也就够了。

    “但我不会把他让给你哦。”最后,方初晴又开了一句玩笑,脸上却故意表现出很戒备,很坚定的样子。

    景鸾笑了,“他爱你如命,你就算把他推来,他也自己跑回去。不过,我忘记提醒你一件事了。琴阁下面不是有一条密道吗?我之前只派人看守,但没封死。你要提醒二爷,快封了那地方,省得又出什么事。”

    方初晴现在一听密道就头疼,因为坏人能通过密道做太多坏事了。于是在和沈澜回沈府后,立即拉着去了琴阁,研究封死的方案。

    琴阁中,萱草已经枯死,代表着定情信物的那方锦和琴,已经被沈沅挪到他的寝宫去了。而那密道却还在,两人往下走了一殿,赫然发现里面有人。

    这下可把方初晴吓坏了,但有沈澜在身边,她万事不用怕。待沈澜把那个人提出来,她却发现是老相识。那位经常为深宅大院的女人看病的孙大夫。

    沈澜一见他就怒了,非要把他送官究办不可,不然就直接掐死。孙大夫跪地哭求,方初晴审了两句才知道,某大员的小妾与仆人通奸,珠胎暗结,他被请去“解决问题”,就像他经常所作的那样,结果被那大员发现了,打死小妾和仆人不说,把他也给统计了。他无处躲藏,因为上次梁月竹被怀疑,迫不得已安排他走过密道,所以他知道这么一个地方,于是跑进来避风头。

    “你帮人掩盖这些事,实在是伤天害理,死了也是活该。”方初晴满足了好奇心之后说,“现在就送你去见官,看你还为不为了一点银钱而失了医德!”要知道古代女人堕胎是很危险的。

    孙大夫一听,不禁又是哀求,最后说出了很震撼性的话,才另方初晴留下他的小命,就连沈澜也为了听答案而答应送他出城,逃避官府的缉拿。

    因为他说,“听说方小姐得了离魂症,记不起之前的事了。那么,您难道不想知道您与谁生的孩子,孩子又到哪里去了吗?”他虽听说右师王取了公主,但不知公主就是方初晴,此时见二人下密道,还只当是沈澜背着公主老婆来和奶娘偷情,因此道。

    这问题,是方初晴和沈澜都极想知道的。但方初晴怕沈澜听到那玷污了她的男人的名字会立即跑出去杀人全家,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结果,奸夫居然就是他!

    5楼

    当年虽然沈沅和图玛之间只是精神之爱,而且彼此很小心,但敏感的梁月竹还是觉察到这件事。

    她妒忌之下,疯狂地想报复,于是找孙大夫要了一种有迷幻和强烈催情作用的药,分别想办法下在图玛和沈澜的身上,把两人关在琴阁下,整整三天。

    因为她想让沈沅痛苦,如果得知自己心爱的女人和自己的弟弟有了私情,他情何以堪?

    不过后来图玛清醒得早,在绝望和羞愤之下跑掉了,只是没想到她怀上了沈澜的孩子,当她决定回来再看沈沅一眼就永远离去时,却被梁月竹发现。

    可怜的图玛不知此事沈沅“已死”,被灵机一动的梁月竹骗入琴阁之后,直到她产下那对双生子,再被残忍的杀害,抛尸乱葬。

    而梁月竹是想借孩子巩固她在沈府中的地位,只是她太恨沈沅,实在摆不出慈母的样子罢了。

    虽然孙大夫给了药,并亲自接生了无思无我,也看到了梁月竹杀掉图玛,但他觉得自己不是凶手,况且说出实情而使沈澜的儿子失而复得,也算有功,眼前的二人一定自己会放自己一马的。

    而他的话有如密码,令图玛残存在方初晴脑海中的最后一点记忆空白修复了。往事一幕幕,终于被想了起来,就连赵管事夫妇为什么见了她就跑也明白了。她们夫妇不是帮凶,但却在王妈妈运尸体出府时见到了图玛的脸,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他们不会选择说出来,,但看到方初晴后,那番惊吓不言自明。

    图玛真是太可怜了,为了坚守爱情付出的太多。只是因为图玛已经彻底离开,此时的方初晴没什么悲伤反应,倒是有点生气。

    她愤怒地拉沈澜到一边,上去就踹了一脚,低声骂道:“你个死家伙!以前还嫌我是残花败柳,配不上你。原来就是你把老子弄残的,现在我要你给我个说法!”

    沈澜现在只感觉轻飘飘的,心头只是喜悦,对方出清的暴力相向混不在意。任何一个男人在听说自己那么疼爱的宝宝是自己的儿子时,都会觉得死也值了吧。特别是,这两个儿子还是自己心爱的女人所生。

    “那……今晚,我死在你身上好了。为夫一定尽力。”他调笑了一句,还捏了方初晴的腰一把,害的后者立即羞得满脸通红。

    “还要调戏我!太可恶了你!”方初晴掐沈澜的胳膊,“你之前……你之前那算是……强奸我!”

    沈澜搂着她的腰,哄到,“好啦好啦,为夫错了。不然这样吧,以后你每天强奸我,我一定不会反抗的。”

    他那样赖皮,方初晴哪里肯依,扭股糖一样黏在他身上讨说法,完全忘记密道内还有个人呢。结果那人为了活命的几率更大些,又补充了一句,“方小姐的动作请不要太激烈,刚才小可无意上诊到小姐的脉象,小姐只怕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万事还是小心些。”

    啊?不会吧?最近烦乱的事情太多,身体不正常的情况她没有注意,难道真的是有喜了?汗,她自己一点没感觉呀。

    “放心,小可专为妇人诊病,经验丰富,绝对不会诊错的。”孙大夫看到方初晴难以置信的眼神,忙道。

    沈澜不等方初晴说话,已经拦腰抱起她往密道外走。

    上回她为他生儿子,受了多大的罪呀。这一次他要细心呵护,再不让她受一点伤害了。至于这个无良大夫,一会直接让人丢到城外就是。天大地大,老婆最大,谁还管得了别人。

    而方初晴此时则感觉甜蜜得不行。终于啊,终于可以在回图过得同时带上无思无我了。怪不得她那么爱两个小家伙呢,原来是自己的亲儿子。以后到了图国那边,让他们可以和小雪一起玩,他们一家也会其乐融融。

    太后说,沈家的父子三人都是痴情种。只不知这对双生子会不会像他们的父亲和大伯那样。爱上同一个女人,或者说爱上同一个面貌的女人。

    全书完~~~~~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