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极品美女上司 > 第404章让你们知道什么叫车神

第404章让你们知道什么叫车神

    第404节第404章让你们知道什么叫车神

    回到家,苏凝已经睡着了,张旸匆匆洗了个澡睡了过去,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苏凝在厨房里乒乒乓乓的干活,张旸跑去看,现苏凝在熬汤,张旸不免有点冷汗:“苏凝你到底会不会?其实不用那么麻烦的,我们可以出去吃。”

    苏凝说:“我看很无聊,我就……”

    “算了,还是我来吧,你无聊你就去看看杂志、看看电视。”

    苏凝很坚持:“我自己能行。对了你昨晚几点回来,何巧的事情有消息没有?”

    “有。”

    “什么时候能出来?”

    “不确定。”

    苏凝哦了一声。

    晚上,苏凝给张旸弄了一桌子看似精美,味道却令人郁闷的丰富晚餐,他们边说边谈些都想从对方身上得到答案的事情,比如张旸想知道的,苏凝被冷罗刹弄走那件事。

    其实冷罗刹用的办法特简单,那一高一矮两个男人是欧阳静儿叫去的,说冷罗刹在温州出了事,要苏凝过去,并且不能告诉任何人,因为不知道是谁对冷罗刹不利。到了温州,苏凝根本没有见到冷罗刹,带苏凝去的两个男人还把她关在一个花园的单元里,干什么都行,就是不可以打电话,不可以外出。

    后来苏然被抓来了,昏迷着,醒来后想和苏凝一起逃出去,最终没有成功。

    苏然告诉苏凝,他是怎么抓来的,其中就能解答他为什么杀冷罗刹。之前张旸的猜测是对的,冷罗刹确实在演戏,之所以能控制苏然,是因为看守苏凝的人给苏然打电话,说苏凝在手里,威胁苏然去杀冷罗刹,否则就杀了苏凝。苏然能够从电话里听见苏凝的声音,所以没有选择,必须杀冷罗刹。

    往下两天,苏凝都在家陪张旸,除了到市买食物,他们甚至没有去别的什么地方,包括医院。张旸知道,苏凝是想在去苏格兰之前尽可能花时间陪他。

    张旸懂苏凝的心意,然而,只猜对一半,另一半是在周六送苏凝到机场汇合苏妙忠、郭婷,以及昏迷中的苏然的时候,才知道的,苏凝并非一起走,而是迟个几天再走,苏凝要陪他回家,她知道了,是何巧儿告诉她的。

    送完机返回途中,张旸说:“苏凝,其实我自己可以回去。”

    苏凝说:“你大伯要你务必带我一起回去,我已经答应巧儿,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哥要把苏然带出国,做人不能言而无信不是吗?”

    “谢谢!”张旸心里高兴,因为不用费煞苦心编大话骗父母。

    “谢什么?谢我言而有信还是谢我陪你回去?”

    “都谢。”

    “走吧,快去汇合他们,否则要迟到。”

    “要快,行,亲我一个,我大病初愈没力气踩油门,亲一个就有力气了!”

    苏凝听话地在张旸的右脸亲了一口,随后不由自主地说了一个属于冷罗刹的口头蝉:“踩油门,立即。”

    立即、立即。

    张旸好怀念那段天天被冷罗刹骂的日子,那时候他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菜鸟,冷罗刹则是高高在上的恶毒女上司,他很怕冷罗刹。只是,一切已经成为过去,他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菜鸟,冷罗刹亦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恶毒女上司,他们都被生活改造得面目全非。

    很快,张旸和苏凝到了张存住的小区。

    把车停好,上张存家,走了一半,张旸突然想起又忘了买礼物,所以问苏凝:“你买了礼物没有?”

    苏凝说:“我买了只金表。”

    “金表?”张旸瞪大眼睛,“这个……”

    “怎么了?买错了?”

    “我这么跟你说吧,你给我家里人买东西要站在他们的角度考虑,不要用你的生活标准衡量,你看你朋友亲戚同学之类都非富即贵,我家里人是庄稼汉,送金表,你让我大伯戴只金表去种田?显然有问题,他不会戴,而后辈送的礼物又不可能拿去换钱,放家里还担心安全问题,你看你送这个就完全没有意义,反而弄得他们不得安宁。”

    苏凝哦了声,瞥着嘴。

    “不过你很有心,这次就算了,下次要站在他们的角度考虑,知道不知道?”

    苏凝说:“是的,张总。”

    “你用不着这样吧?故意恶心我是不是?”

    “不是。”苏凝笑,“我们要不要去换份礼物?”

    “估计要。”张旸想了想道,“要不这样,你先上去汇合他们,我自己出去买,你们出了给我电话,过来接我。”

    苏凝同意了,张旸把她送进电梯,然后返回,其实他也不知道要买些什么礼物,不过知道小区大门右边直走一百米有一个大型的购物市,或许能选购到适合的礼物吧!

    张旸刚出小区门口,就听见有人喊,是凌啸风,开着那天开到医院接他们那辆巨大商务车。

    “干嘛去呢?”

    张旸说:“到前面的市给我大伯买点礼物,你怎么在这里?”

    “哦,买东西。”凌啸风回避了问题,继续道,“你大伯生日,你准备买什么礼物?”

    “不知道,买些烟酒人参补品之类吧,可以吃的,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大伯生日?”

    凌啸风还是回避了问题,他走下车,打开车后门。

    随即,张旸看见许多个箱子,还有许多个……女人,蒙芸、梅玲、马宁燕姐妹。

    “这一箱是人头马、这一箱是红酒、这一箱是香烟、这一箱是补品,有人参、燕窝……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就这些吧,都有,所以……你不用去买了!”凌啸风笑着说,全然不顾张旸的惊讶,说完又补充道,“前面还有好几箱,衣服、电子产品什么的。”

    “我靠,你都准备了?不是,你怎么和我想法一样?不是不是,你怎么也……”张旸指了指车内的她们,“大家都知道我大伯生日?你们还参加?”

    梅玲说:“今天周六。”

    马燕燕说:“我们去玩。”

    蒙芸说:“巧儿告诉我的。”

    凌啸风说:“上车吧!”

    张旸上了车,不一会儿张存和何巧儿、苏凝出来了,提着大包小包上车,苏凝事先不知道那么多人的,所以一上车亦吃了一惊。

    车子上路,一路上大家嘻嘻哈哈的聊着,往张韵就读的学校驾去,接到同样带着大包小包的张旸以后,才取道往张旸的老家而去。由于车里人多,大多数还是女人,说话吵个没完,都是尖锐的声音,说的大多是些时尚化妆美容之类的女性话题,别扭的很。

    不过,气氛无疑很好,属于张旸最满足的一次回家旅途。一方面是因为已经好久没有回去,另一方面是因为有苏凝的陪伴,还有大家的陪伴。可惜,天公不作美,走了一半路突然下起了大雨,一直下,到了那条乡村泥路,凌啸风一脸苦瓜,说没有安全感。

    梅玲说:“什么男人,我来开,让你们知道什么叫车神。”

    “你行不行?”集体问。

    “我不行?”梅玲看着张旸,“你第一次见我在什么地方?”

    “法国,一个仓库聚会里。”

    “记性不错啊!”梅玲笑了笑,“仓库外面是不是停了许多跑车?其中一辆就是我的,我还参加过跑车大赛,技术肯定比你们几个加在一起还要好。”

    凌啸风说:“那是跑车,这是……大车。”

    “你不要那么想,要这么想,我是职业车手,你们是业余的。”说着,梅玲把凌啸风从驾驶座轰走,她自己一屁股坐下去,试了试手感后问了一个令集体昏倒的问题,“这不是自动波啊?怎么挂档的?要很用力吗?”

    车子上路,看似危险,最后往往化险为夷,梅玲的操作技术的确好,反正惊险是惊险个没完,最后仍然安全地把大家送到目的地,用她自己的话说:“过程不重要,看结果。”

    停了车,天公算给他们一点补偿,雨停了,搬东西的时候不用冒着雨。

    看见他们不但人回来了,还那么多,而且一箱箱东西搬进屋里,张大冬和陈春燕,以及张旸的父母都愣了,还有家里的许多叔伯兄弟。张大冬办的是大寿,家乡风俗大寿得请整个村子许多叔伯兄弟吃饭,所以有五张桌子,男男女女大人小孩好几十人,乱哄哄一片。

    “怎么这么多人?”苏凝问张旸,她有点不太自然。

    张旸说:“多就多呗,又不会吃了你。”

    “有点不好意思。”

    东西搬完,凌啸风抹了抹汗,拆了两条香烟出来,每个桌子放了几包,马燕燕则负责拆酒,好烟好酒一下就把那帮叔伯兄弟弄尴尬了,香烟的价钱其实就几百块一条,可他们平常抽的大多都是三四十块一条那种,十倍的价钱啊,酒更加离谱,是一百倍的价钱。

    “别客气。”凌啸风笑呵呵道,“晚辈带回来的,哦,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张旸的……私人秘书。”凌啸风的介绍把张旸弄的很无语,接着还往下把所有人都介绍了一遍,梅玲成了张旸的私人助理,蒙芸是……保姆,马宁燕姐妹一个是管家,一个是厨师。

    “不是,别听他瞎吹。”张旸解释道,“他们都是我的同事,爱开玩笑,大家别介意。”guanm,最快更新本书最新章节,清爽,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