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极品蛇王在人间 > 爱情争夺战

爱情争夺战

    天空压得很低,很低,狂风卷集着那密布的乌云飞快的向东方而去。现在的这个季节应该是秋末冬初,一切生物都卸下了绿色的葱翠,换上了它应该有的颜色。

    满目望去,一片枯黄,偶尔有几片枯叶还在树枝上挣扎着作着最后的留恋。风吹过,将那单薄的身体吹得更加瑟瑟,好生凄凉。

    丛林里那些个生灵此时也不知到了哪,总之,世界显得异常的安静,没有太阳,没有秋雨,只有那狂风撕扯着一切。

    方小亚她们从时间山脉走出后看到的便是这满目的苍凉。让人的心情也忍不住的一直向下沉,向下沉。。。。

    一行三人站在空旷的地上,谁都没有说话,再次重新踏上这片朝思梦想的地面,心中竟然没有了那股子狂热,反而异常的平静。

    “我们,真的回来了吗?”

    方小亚喃喃自语着,曾几何时,多么的渴望站在这里,真正属于自己的世界。

    慕凌飞轻轻的揽过她那纤瘦的腰间,像是对她,也像是对自己,轻轻的说道:

    “是的,我们回来了。”

    “那我们现在首先要作的是什么?”

    “找墨辰。”

    方小亚心中一动,是啊,她怎么忘记还有墨辰!

    “那你的意思是说,墨银可以重新恢复她的原形了吗?是这样吗?”

    方小诺激动的一把抓过慕凌飞那飘逸的水云袖,晶亮的眼睛带着重生的希望,就那样的看着他,希望从他的脸上得到一丝肯定的答案。

    但是,很遗恨的,那张清冷的脸上没有他想要得到的答案,慕凌飞淡淡的将他的手从自己的衣袖上拿开,双眼并不看他,只是望向远方。

    “不是。”

    “为什么?为什么不是?!我们不是已经回到属于自己的未来了吗?我们去南海,直接去找南海龙王,请他救墨银,她不是说自己是南海的公主吗?那龙王一定会救她的!”

    一时情急的方小诺也顾不得太多,边说边分辨着方向,当找到南方的位置时,他便伸手指向远方。

    “幼稚!银儿是背着龙王私自出宫,若是这样唐突的带着她的魂魄去找龙王,岂不是会让龙王大怒!并且会禁止她永远不得踏出龙宫半步!到那时,别说你们俩人之间的姻缘,恐怕银儿也会恨你的。”

    慕凌飞皱了皱眉头,这南海龙王是出了名的暴躁脾气,可不像东海龙王那样好说话。

    “什么?会有这样严重吗?”

    一时语结的小诺也不得不低下声音,紧咬嘴唇,有些不知所措。

    “可是,我们为什么要先找他哥哥,不是说要将你身上带着的那些个异类重返这世的身体吗?”

    方小亚也有些不明白,疑惑的看着清冷的慕凌飞。

    “对,是要将他们送到他们应该去的地方;只不过,现在的情况我们一无所知,而唯一对这里熟悉的只有墨辰!”

    冰冷的眸子在眼眶中流转,态度坚定不移。方小亚姐弟二人不便多说,只好默默的跟随着他的脚步。

    “对墨辰行踪熟悉的只有灵蛇,看来,又要这个小家伙出面了。。。”

    边说着,就要召唤灵蛇。方小亚此时才想起,因为时间关系,还未来得及向他解释关于灵蛇的死因。

    “那个。。。飞。。。”

    “嗯?怎么了?”

    “灵蛇。。。灵蛇它。。。。”

    方小亚别过头,不敢去直视他那锐利的目光。而慕凌飞面对着她的喏喏不语,心下生疑。猛然间这才想起在那边她说过的话。

    “灵蛇不在了?”

    大脑像是被突然抽空了似的,整个人怔在原地,她明明说过灵蛇已经不在了的事实,只是当时只忙于其它事宜,一直没有深究而已。

    “飞,它是为了救你而灯枯油尽的。”

    许久,慕凌飞那冰冷的脸上才挤出一丝牵强的笑意,

    “是吗?也怪不得它,以它的灵力,能将我们从魔灵的手下逃脱并治愈了我的伤势,也算得上千古异事了。”

    风,更凉了,吹到身上,都忍不住瑟瑟发抖。慕凌飞细心的将身旁的方小亚揽入自己怀中,紧紧的抱着。

    方小诺清楚的看到从他那双阴冷的眸子里无声滴落两行清泪。

    谁让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能让自己亲眼看到狂傲自居的慕凌飞凄 然泪下,也是此生一大幸事。与亲人分别的痛苦如果不是亲自经历,是不会领悟到其中针扎的疼痛。

    =======分割=======

    蛇宫

    左护法缓缓的向关走着,这条路是通往慕凌昊寝宫的路。但每走一步都让自己忍不住心惊胆颤。

    以往生机盎然的蛇宫,此时却像是在地狱,到处笼罩着黑暗与那刺鼻的血腥。蛇宫内原来的那些个守卫都已经不存在了,他们的精血已经成为那魔灵成长的食物。

    而蛇宫之内哪里还看得到当初的金碧辉煌,到处犹如那残酷的天牢。十步一绞架,五步一锁链。

    那些被生生吸干了精血的生灵五官扭曲的倒在地上。而那绞架上还用那锁链捆绑着待用的新鲜生灵。

    痛苦的低吟,绝望的漫骂与那空洞的眼神时时的抽打着左护法的心。

    是的,他承认自己是一个卖主求荣的卑鄙小人。甚至为了得到那至高的权力不稀挺而走险!

    但是,有一点他算错了,那就是他从来没有想到慕凌昊心中的恨会如此之深,更不会想到他会将那被冰封了上万年的魔灵解初封印!

    他清楚的知道,现在的慕凌昊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蛇界二王子,而是一个已经被魔灵掌控了心智的木偶。

    就算自己再卑鄙,但见到那些个枉死的亡魂与那撕心裂肺的哀号也禁不住动容。

    当想到那心中只有慕凌飞自私透顶的四公主绿儿时,他就恨的咬牙切齿!

    若是她没有太多的顾虑,按自己所言早些上报给玉帝这里的情况,也许不会变得如此糟糕!

    要知道,那慕凌飞被魔灵重伤,又下落不明,鬼才知道他此时是生是死!更何况,就算他重返丛林又能怎么样?!

    玉帝交给他的任务恐怕还未完成,要想通过他上报给玉帝,着实是有些勉强!

    罢了罢了,为今之计,还是小心为上,不要触怒了慕凌昊,否则到时间,恐怕自己的小命也会成为那枯骨中的一位。

    这样想着,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寝宫门外。门前有两位慕凌昊的贴身小妖,见到是他,其中一个向着宫内高声喊了声:

    “王,左护法到,是否让他见驾?”

    “请!”

    从宫内传来一声低吼,再次使左护法的心脏猛烈的跳动了几下,这种现象不是一个好兆头。

    头上的冷汗悄然而下,随着那声请,门自动打开。

    他瑟瑟的踏入行宫,只见宫内的风景与宫外却截然不同!如果门外是地狱,那门内便是春天。

    慕凌昊很会享受,他半倚在那轻纱软帐之内,四名绝色美女妖娆的围在其周围尽心的服侍着。

    放荡的嬉笑与那裸露的肌肤透过那半透明的纱帐让人看到禁不住心神荡漾。

    在门口与床之间是一张腥红的地毯,屋内香气迷人。

    左护法刚要跪拜,却从那纱帐之内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

    “免跪!本王要你监视着时间山脉有何消息没有?!”

    “回王,暂时还未发现有慕凌飞的踪影。”

    听到这个消息,慕凌昊不再温柔,猛然坐起,对着周围那四位美女怒吼道:

    “你们都给本王下去!”

    “是!”

    四个人见状不好,慌忙应了之后便如同一阵烟雾一般消失在空气当中,就仿佛这间屋里从来没有出现过她们一样。

    慕凌昊掀开纱帐,那半裸的肌肤显示着它的强壮与惑人的魅力。那张阴狠而帅气的脸上骤然变得很难看。

    左护法见到这样的慕凌昊慌忙说道:

    “王,虽然暂时还没有发现慕凌飞返回的迹象,但是,小人觉得这也许是件好事。”

    “什么?好事?!”

    “是的,王,您想,他未返回异界,这说明他受到的伤必定很严重。若得不到及时的相助,也许。。。。。”

    “不可!本王是要他死,但是,本王要他死在本王的手中,而不是其它任何一个人!就算是受了极重的内伤,以他的能力,还不至于这样容易就倒下,否则他就不是慕凌飞!

    去,继续监视!如果十日之内还未发现他的踪迹,那么本王就要独闯时间山脉!”

    冷,左护法感觉到一股极阴的冷气就这样从自己的脚底一直凉到心头。

    时间山脉是何种地方?是跳出三界之外的空间,没有一定的把握,谁敢闯时间山脉!

    难道说,他的魔性又增长了?

    “是,王,小人这就亲自去时间山脉,一旦发现慕凌飞的影子,一定以最快的速度前来回报!”

    说完,便慌忙退下。只留下慕凌昊一个人站在那充满了大红血腥的房间独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