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猎艳都市 > 434 师徒共一夫

434 师徒共一夫

    银冲想不到这女人会有如此真情流露的一刻,心中不由的有点感动,他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柔声道:“你的心意我领了,等一下你如果吸不出的话我就给你好了,我们现在先好好的玩一下好不好?”

    美女呻吟着道:“我也想好好的玩一玩,真的太爽了,我就不相信你真的可以控制住,我要在自己实在做不到了的时候才让你给我,因为我还没有碰到过对手,我不想现在就对你认输。”

    秦南也想借她的真气解开自己的位。然后再凝聚自己的真气,如果是自己解开位的话,那以后就不要受她的讥笑了,如果自己就这样的任她为所欲为的话,以后自己的心里也会留影的,而她以后就要压在自己头上了。当下就笑道:“那好,我们就赌一下,你如果是实在不行了的话我就助你把功夫练成。只要你以后听我的,这一点小事算不了什么。”

    美女一边套着秦南的宝贝一边说道:“那好,我如果吸不出来的话以后就听你的,但如果我要是把你的金子吸出来了的话以后就得听我的,我这话没有说错吧?赌局是要双方平等的是不是?”

    秦南听她这样一说不由的觉得自己有点忘形了,自己现在还被她控制着,如果自己冲不开道的话,以后不就要受她的控制了?但现在话已经说出了口,想要后悔也来不及了,当下就只得硬着头皮道:“当然是这样了,我是不做赖皮的事情的。”

    美女一边着小屁屁一边呻吟着道:“那你今天肯定是输定了,就你可不要认为就我一个人,我还有四个徒弟呢,我就不信我们四个人都奈何不了你。她们几个也是有功夫的,比平常到人可要厉害多了,为了能够让你能够在我们的身边,就是我们五个人轮流的来也是在所不惜的。”

    秦南这才觉得事情有点严重了,要是自己没有被她制住倒是不怕,现在这个美女有阴气给自己的宝贝吸也可以稳住,要是她的徒弟没有阴气给自己的宝贝吸的话就惨了,就她们死个都可以把自己的金子给吸出来,当下只得说道:“虽然我们没有说是几个人参赌,但也没有说你可以来几个人是不是?再说如果你们五个人一起来的话,那不是你们师徒都得做我的女人了?这可是有违伦常的哦,我看还是我们两个分输赢要好一点。而且我就喜欢美女,如果不是美女我可不跟她做的,你就是打死我也不做。”

    美女只觉得他的宝贝都顶到自己的肚子里去了,那种舒服的感觉还真的说不出个所以来,她一边用力的着一边呻吟着道:“既然没有说明是几个人参赌,那我们随便来几个都没有关系了,为了能够把你留下来,我们五个都做你的女人也没有关系,就怕你没有这样的本事,因为我们练功夫的人都很能持久,一般的男人是很难满足的。至于我的徒弟都是美女,你以为我没有审美观是不是?”

    由于被美女控制了真气,秦南现在比一个普通的男人还要差多了,他一边被动的享受着美女给他带来的快感一边说道:“真的都是美女吗?我听说美女都喜欢带几个丑女在身边,这样就显得自己更美了,我还以为你也是这样呢。”

    “你以为我也和那些小气的女人一样就错了,我的徒弟可都是大美女,就是你在客厅里看到的四个人,只不过我不想惊世骇俗让她们都化了装,我现在就叫一个来让你看一下。”说着就叫了一声道:“张媛,你出来让这个帅哥的眼睛幸福一下。”

    她的话音刚落不久,房间里就多了一个美得无可挑剔的美女,她的脚步曼妙多姿,轻移玉步来到了床前。银冲见她果然生得明眸皓齿,阿娜多姿,她穿着一件紫色的旗袍,把她的身材衬托得凹凸分明,旗袍的开衩很高,可以看到她那白嫩的大腿,大腿上是一双肉色的长统丝袜,脚上是一双四寸高的高跟鞋,比起客厅看道事的样子还真是大不相同,就是比起和自己的这个美女来也不惶多让。

    她静静地立着,也许是看着他们两个在那里有点不习惯,她含羞的低着头任由银冲的眼睛放恣地在她美丽的娇躯上巡游。

    秦南舔了一下嘴唇道:“身材和样子都不错,只不知道脱掉衣服是个什么样子,她叫张媛,那你叫什么名字?”他的脸皮之厚可说是绝无仅有,若是他自认天下第二,恐怕没人敢认是第一。

    美女呻吟着道:“我叫秦枚,你这个小家伙还真是一条色狼,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张媛,你就脱了让他饱一下眼福吧!但重要的部位不要露出来。如果她连我都对付不了,被他全部看去了就吃了大亏了。”

    张媛一听灵巧地转了一个身,再面对秦南时裙子已飘落在地上,只遮掩着重要部位,做工精致的红色包裹着她那的小白兔。一双透明的丝袜包裹着修长的美腿。浑圆的小屁屁翘得高高的。细小的纤腰仅堪一握,那性感的娇躯足可使任何男人激起最原始的。

    秦南不知道她练了一种什么内功,但见她的每一个动作都美至无以复加,却又没有丝毫低下的亵意味,使人觉得美不胜收,目眩神迷。房间内的空气忽地炙热起来,温度也直线上升。她那美丽的身体也就呈现在了这个男人的贪婪目光下。

    秦南笑道:“她长得确实不错,就看她的床上功夫怎么样了。”秦枚从秦南的身上爬了下来道:“那现在就先让你领教一下她的功夫好了,”说完就对张媛道:“你上来玩一会吧,这个帅哥的功夫不错,我有点累了。”

    女人是世界上最简单、最复杂、最易懂、同时也是最神秘的一个群体。任凭你再怎么聪明,再怎么工于心计,只要你不是她们中的一员,你就永远无法真正的将她们弄懂,就当你自以为了解了一切该了解的东西时,她们总有办法让你惊奇。

    张媛也是这样,她的一举一动都是那样的令人捉摸不透,秦南本来想她是一定要亲自来吸自己的金子的,不到自己极度疲劳的时候是不会换的,想不到她一下就换上了张媛上来了。

    秦南看着她慢慢的上了床,但不是空泛的在看,眼睛的焦点就在她那双可称为极品的美腿上,但见她紧靠在一起的小腿修长笔直,圆润的膝盖形成两道柔和的弧线,小腰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薄薄的透明裤袜和四寸的高跟鞋向外放射出不可阻挡的性信号。秦南看得血脉喷张,几乎不能自制了。

    秦南就在秦枚要从自己的身上下去的时候,忽然觉得体内的真气一下子翻涌了起来,把整个丹田都涨得满满的,他忙运起那股气向脑后的玉枕冲了过去。

    美女的那根金针已经没入了他的位内,她本来想到银冲已经被自己封了位,本身的力气还不如一个平常人了,想要把那根金针吸出来是不可能的,没想到她练的玄阴真气帮了他的大忙,孟南秦南的真气本来就靠女人的阴气而练成的,在秦枚那强大的玄阴真气的引导下,把秦南那体内的真气都激发了出来,这可就不是她的功力能封得住的了。那根金针被秦南的真气一冲就被激射到了他脑后的墙上,可怜的秦枚竟然不知道自己的真气帮了秦南一个大忙。

    秦南一见自己可以动了就把正要下去的秦枚一把抱住道;你玩了我那么久,现在轮到我来玩一下你了。说着就把她扑在床上,用真气把她固定成一个式,然后从她的后面进入她的花径里用力的冲了起来。

    秦枚一见他恢复了功力不由的大吃了一惊道:“你的功力怎么恢复了?这是不可能的,我不但封了你的位,还用金针把你的真气也封住了,你怎么还可以有力气解开自己的位?”

    新站推荐:新书库:

    秦南笑道:“你不是在打我的真气的主意吗?我的真气是靠女人的阴气练成的,因此我也就有了很多的女人,但那些女人的阴气很有限,我并没有得到多大的好处,但刚才和你做的时候却有一股股的阴气往我的丹田里钻,以至我的丹田里都布满了真气,现在你的什么金针当然是控制我不住了。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