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无限之绝对疯狂 > 第九六二章初战异种与铁血

第九六二章初战异种与铁血

    readx;    铁血星,一望无际的荒原与烈日中似乎除了呼啸狂风之外与沙烁击打在钢铁表面的噼啪声之外,也就只有源源不断向地下钻动的轰鸣声了,而一名名如之前灰袍般的身影则是就如矿工般推着一台台的板车,运送着矿箱与如油桶般散发着刺鼻异味的长罐。

    与标准所谓的铁血战士完全不一样,这些铁血族人看上去明显显得矮小瘦弱,全身除了面罩,腰带与护膝等极少数防具之外似只是简单的用布将自己包裹了起来了而已。

    在这个讲究勇武与力量的种族中,如斯巴达般的战斗烙印印刻在了他们的骨髓之中,那些相对先天瘦弱畸形的族人就如奴隶般劳作,而有资格成为猎手的强壮族人则是夜以继日的磨练他们的战斗技艺,狩猎中展现出自己的力量,从而获取晋升到贵族的机会,唯有其中最英勇强大的存在才有资格晋升到整个种族的统治阶层。

    对于他们而言,壮硕的身躯,敏锐的感知以及战斗技巧就是根本,是能够保证权势与财富唯一的凭借,从来就不存在任何社会地位上的继承可言,整个种族一直都按照这个森严的秩序运转着,只是如今这一份平静似乎要被打破了。

    “哔…………哔…………哔……”

    在刺耳尖锐的警笛声中,一名铁血矿工被掘地虫缠绕住了双腿,虽说体内的剧痛让他跌倒在地,但他仍旧用手死死握住了一旁的岩石。

    滚落一地的矿石,工具,身上已经爬满了病瘢并且大块大块溃烂的同伴,以及正在将其拖入地下的狰狞恶虫,如果这一切放在任何一个智慧种族的矿场中首先引发的必然是恐慌,哪怕身上穿着如机甲般的厚重装备第一反应仍然会是后退,寻找掩体躲藏起来,然而这些铁血矿工们却是不同,那竟是一种愕然但却散发着渴望的目光。

    渴望,没有错,那就是一种仿佛饿狼看到了羊群般的光芒,其中一名矿工将手中长杆尽头的齿轮敲落,透露出那锋锐的金属棍后一把握住,双手高高举过头顶后一跃而起,接着跳跃后下落的力道直接令金属杆没入地下近两米。

    作为矿工,一般而言他们是不可能有面对战斗的机会的,这也意味着晋升之阶的远离与关闭,但这次意外却是一个好机会,只要能够将来袭的恶虫杀死,那么他最起码就有资格去接触并且学习战斗技巧,拥有成为战士的可能性。

    众所周知,身躯结构越是简单原始的种族生命力就越强,相对于人兽飞鸟,虫类生物的生命力之强往往令人发指,而作为萨马斯特进行培养出来的异种就更是如此了。

    骤然遭受重创,暴怒的掘地虫扔下了那具已经被寄生的躯体,带着锋锐倒刺的触须直直脚底刺入了这名铁血矿工的身体,掘地虫携带着的剧毒孢子顺着血液在其体内急剧扩散,而他非但没有任何想要挣扎逃脱的迹象,反而用脚围绕着触须旋转了起来,用自己作为坐标将掘地虫顶死在了地下后,只是将金属杆拔起刺下再拔起再刺下…………

    毕竟掘地虫在定位方面只是类似抱面虫一类,为了将卵植入目标体内的一次性生物,哪里能够承受住这如打桩机般的疯狂穿刺,很快就被挖掘了出来如一具标本般送入了基地。

    一开始这一幕根本就没有引发驻守铁血战士的关注,毕竟掘地虫以他们的标准看只能说是一种极其弱小的生物,那名铁血矿工脚上的伤势也似乎很快就被稳定住了,但很快就不对了,大量失踪的矿工名单爆了出来,而且那些来自于病毒罪痕的超自然疫病也慢慢从伤病员体内爆发了出来,从抽搐,低热与反胃呕吐之类的并发症到咳血甚至皮肤表面大范围的溃烂,很快感染区域就彻底失去了控制,一时之间与医疗中心相邻的区域都被感染了。

    理论上不论病毒本身传染性多么强烈多么无解,都需要空气,血液或是液体等媒介来承担,只要密闭隔离以铁血的医疗科技体系也不是无法控制,只是隔离层还未来得及放下基地监视屏就出现了一道似曾相识的身影。

    那是一道近三米高的黑影,除了异形标志性如外骨骼般的甲壳之外,如铁血战士般扩张型口器与长发更是证明了他的身份,铁血异形,只是那原本应该乌黑发亮的甲壳上却多了些许幽兰的色泽。

    “这是……居然是灵能波动,非但是法曲异种,而且还是融合了灵能天赋的法曲异种么……”

    通过窥伺眼观察着这一切的生物母舰中,对灵能波动最敏感的精神生命体风海涛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严格意义上来说可不是我的手笔,事实上一开始在各自实验体中,只有以德莱尼人或是吉斯洋基人这种灵能极其发达的种族作为宿主的种族才会出现显现出灵能天赋的异种,哪怕以灰矮人作为宿主的异种出现灵能天赋几率都微乎其微,但然而以铁血战士作为宿主的异种激发灵能几率还要在灰矮人之上,只是铁血异形呈现出的几乎只有灵能自塑方面的……”

    萨马斯特的话语无疑证明了铁血战士拥有自塑系灵能天赋这一事实,不过这也正说明了为什么这个种族为何如此执着于个人勇武与意志,或许只有在生与死的拼搏杀戮中,才有可能完成灵能觉醒,而且战意强弱直接与灵能强度挂钩,不过,这种只是激发出基本自塑灵能天赋的法曲异种,只是他一系列研究改造中最基础的一个品种而已。

    作为铁血星上的一个中小型采集场,这里真正经历过狩猎历练的铁血战士不超过四名,总统领也就只是一名精英猎手而已,寻常巡逻基本都是以预备铁血新兵为主。

    一方是经过萨马斯特通过灵能与奥法基因增强过的铁血异形,一方面只是没有通过成人礼狩猎的预备役战士,这其中的差距已经不是用数量或者武器优势能够弥补的了。

    感染区域边缘,还未等隔离门完全落下突如其来强酸侵蚀所产生的滋滋声就已经不绝于耳,一般意义上不论什么异形,如果想要依靠强酸完全腐蚀穿透铁血的合金大门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是当铁血异形距离大门还有一段不断距离的时候,向四周裂开的口器中却突然钻出了一道被深色**缠绕着的舌管。

    不同于寻常时的细长,眼下的这根舌管仿佛被液体从中撑开膨胀到了一个极限,有些像是女性寻常和临盆时**的差别,当其一点点被挤压推送至舌管的尖端时,一团闪耀着刺眼绿光的电浆球直接将合金大门打出了一个大洞,一名铁血预备战士毫无准备之下,直接被随后急速射入其中的舌管洞穿了咽喉。

    似乎是受到了血腥的激化,这名铁血异形就如一道黑影般从合金大门的缺口中窜了进来,而剩下的两名铁血战士们也在嘶嘶声中握紧了手中长矛,分别从左右两个不同的方向奔着异形的头颅与腹腔刺去。

    预备役铁血与真正的铁血战士相比,虽说在心态与战斗技巧会稍显稚嫩一些,但他们此时手中拿着的可不是狩猎时的金属双头伸缩长矛,而是标准的战争配备,只要稍微刺伤擦到些许,离子震荡波就会将目标彻底撕裂粉碎。

    如果是普通异形这一刺之下可以说是必死无疑,然而此刻这名铁血异形嘴中却突然发出了一声凄利刺耳的尖啸,寻常毒气或是孢子病毒或许在铁血战士的防护面具面前无可奈何,但音波显然不在这防护之列,仿佛要将脑浆绞的一团乱的剧痛不得有让铁血们动作停顿了一下,而正是这个停顿将原本猎杀生死逆转了过来。

    如钢鞭般狭长的尾部抽打在了这两名铁血战士前胸,脑部的剧痛与胸腔窒息般的焖击之下他们尽管依旧死死握住了手中长矛,但此时此刻这强大的武器却已经变成了如拐杖般的支撑点了,如何还能够做出什么像样的威胁,在力量,速度与体格上本就拥有不小劣势的情况下还失去了对于身体的控制,这无疑是相当致命的,还未等他们重新站起来,那如镰刀般的前肢就已经穿透了他们的胸腔…………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