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同人 > 美丽的丝袜老师妈妈 > 第1部分阅读

第1部分阅读

    俺妈今年才四十五岁,是一名在商界叱诧风云的女强人,七年前就和俺爸离婚了,俺妈因耐不住独守空房的寂寞、于是呼就勾引了我,她把十五岁的亲生儿子:我!当成了她的丈夫,从此我们就一直过着象夫妻一样的生活直至今日。但这几年随着她年纪的增长、俺妈的性能力也越来越差,她无法象以前那样能满足我性的需求。

    ?就说昨晚吧,当我浏览完熟女网站后性欲大增,抱起来正在看电视剧的妈妈、把她扔在床上就操上了,头一次我还没射精妈妈就筋疲力尽了,第二次、第三次妈妈只好趴在我身上用她那性感的小嘴和灵巧的小手为我解决了。

    ???????? 我凝视着熟睡的妈妈,成熟的身体被阳光照的闪闪亮,由于侧着身子两个已经有些下垂的大乳房平摊在床上,褐红色的大乳头贴着我的胸膛,伴随均匀的呼吸乳头也上下蠕动着。

    一双肥藕般雪白的手臂勾着我的脖子,腋下的汗毛刮的干干静静,臃肿的腰上有几道赘肉,但我总觉得它另有情趣,趴在她的身上操她的时候都能感到它带给我的温暖和包容。

    妈妈修长的大腿一条完全打开,另一条插在我的两腿间,不安分的玉足紧紧靠在我的鸡巴旁,说道玉足可是我对妈妈的身体特别满意的几个部位之一,肥厚、白嫩而且散着异香,每次和妈妈行房前都要舔到过瘾。

    我不喜欢汗毛重的女人,妈妈便定期刮去手臂、腋下、大腿的汗毛,为了美观我特许她留下了她那浓密黑亮的逼毛,那黑色亮的逼毛下面、就是我战斗了几年操也操不够的老骚逼。。。两片肥厚的黑色阴唇经历了二十几年的战斗已经疲惫的向外张开,露出了阴道口、由于昨晚的狠操略带红肿、并且留着一些我的精液和妈妈的阴液混合的液体。

    看着阳光下妈妈大白猪似的肉体我情不自禁把嘴贴在妈妈柔软的嘴唇上,睡中的妈妈很自然的张开了小嘴并把舌头送进我嘴里和我的舌头绞在了一起,性起的我毫不留情的把左手中指插进了妈妈的骚逼里,抽送了二十几下妈妈才睁开了双眼,叹了口气轻声说:“好儿子,你饶了妈妈吧,昨晚你差点把妈给操死,现在我的两条腿一点劲都没有,下边也有点痛,妈都这把年纪了、要是真的让你把妈操死了你哭都来不及了。

    “我说:我那能舍得把妈给操死呢,真要是把妈操死了,我的大鸡巴可咋办呀。我不依不饶的在妈妈阴道中加快了手指抽送的度,右手也抓起了妈妈一双肥大的乳房揉搓着说:“那怎么办啊,我的鸡巴都快憋爆了,你总不能看我自己解决吧?”

    妈妈看着我高高勃起的大鸡巴无奈的说:“要不这样吧,给你姐姐打个电话看她在不在家,让她过来陪陪你吧,我可是有心无力了”。。。我说:我到是想操俺姐,可她能让我操吗?妈妈摆弄着我的大鸡巴说;你个小情种!你还不知道你妈我的本事吗,我想办的事,有办不成的吗?我听妈妈这么一说。我的心率加快,我两手捧着妈妈的脸说:妈你真好!你真是我的亲妈,就你疼我,爱我,其实我早就想操俺姐了,怕你生气,我一直不敢说。妈妈用大手指头点了一下我的脑门说:小样,老娘早就看出来了,要不是我岁数大了,我才不成全你俩呢。

    ?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我的姐姐,在我看来那可是地地道道的大美人,遗传的基因,高挑、丰满,皮肤白皙,二十五岁正是女人风采最神韵的时候,早在和妈妈生性关系之前我就暗恋俺姐姐了,我经常偷看姐姐洗澡,嗅着姐姐刚换下的乳罩、内裤来自慰,可惜我还没来得及下手,姐姐她就远嫁美国去了。

    ?

    几年前和美国的姐夫离婚后姐姐回国开办了一家广告公司,早出晚归的姐姐,为了不打扰妈妈和我的生活,便在我们居住的别墅区里另买了一套房子,这样既不影响自己的工作,又能经常回来看看我和妈妈,在我们三人相处的一段日子里,姐姐觉察到了我和妈妈不正当的关系,但她爱于脸面,和外界的压力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了。

    姐姐的归来对我来说是热血膨胀,想操她的欲望也越来越强烈,甚至和妈妈行房时想的都是姐姐白白嫩嫩的大屁股,好多次我要用语言挑逗姐姐,都被她巧妙的回避了。

    ?

    妈妈看我想姐姐想的呆,她生气了,使大劲的捏了几把我的大鸡巴,把我痛的直咧嘴,妈妈笑着说;行了,快给她挂电话吧,就说妈叫她回来吃晚饭,我有办法让你操上她。

    我给姐姐挂了电话,她爽快的就答应了。妈妈把特制的迷药掺在姐姐的晚餐里,没吃完饭姐姐就不醒人事了,妈妈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好儿子,妈妈知道你喜欢你姐姐,只要能让你高兴妈妈干什么都行,再说妈妈也快不中用了,总要有人伺候你的大鸡巴,肥水不流外人田,操你姐姐总要比操外人强,今天,一定要让她屈服在你的胯下,从此不想别的男人只要你的大鸡巴。

    我深情的吻了一下妈妈说:“妈妈,我都操了你好几年了,你还不相信我的本事吗,你放心吧,即使得到了姐姐我一样会疼你、爱你、操你,直到把你操死你为止。”

    妈妈把手伸进我的裤裆用力攥住我的鸡巴套弄了几下说:“我的宝贝亲老公,

    李山正在上课,认真的做着习题,马上就要高考,对于他们农村孩子来说,高考的是鲤鱼跃龙门的机会,一旦考上大学,从此从农村摆脱,不必再面朝黄土背朝天,也不必除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了,每次当他精疲力竭时,想想高考,仿佛一条金光大道正在眼前铺开,立刻浑身有劲,刻苦学习。

    这时,老师走到他跟前,点点他的桌子,道:「李山,出来一下!」他一愣,挠了挠头,有些迷惑,不知道有什么事,自从上了高3,他就没再惹什么事呀。

    出了教室,又是愣了一下,他的表兄正站在外面,见到他出来,他表兄急忙道:「小山,快回家,你爸出事了!」李山皱皱眉,道:「出事了,死了没?」「死了!」他表兄有些傻,显然被他的态度弄呆了,下意识的回答。

    「什么?!」他脱口惊叫,瞪大两眼,震惊的问。

    他表兄这才觉自己说漏嘴了,但他不是会撒谎的人,有些失措,道:「嗯,啊,总之,你快回去看看吧。」李山这才真正明白他表兄说什么,马上有些慌了,心跳得厉害,手脚软,迈不开步子。

    推开表兄的手,用力的深呼吸几次,他又恢复了冷静,道:「走吧!」急匆匆的向外面走去。

    一个星期以后,李山退学了,老师们听到这个消息,都是叹息不已,有可惜,也有可怜。

    李山的爸爸在建筑工地上被上面的东西砸到了头上,没等送到医院,就已经咽气了,他从学校回到家的时候,只见到他的后妈与他的姐姐在放声痛哭。

    先前因为娶后妈的关系,李山与他爸爸闹翻了,离他的亲妈去世不到一年,他爸爸就要娶个后妈进门,实在让他气愤,从此两父子怒目相向,但对这个大不了自己几岁的后妈,他并没有刁难,毕竟,她很贤惠,也很漂亮,他都有些嫉妒自己的爸爸了。

    建筑公司赔的那一万块钱,一部分用在葬礼上,一部分还债,最后一点儿也没剩下,家里只有他一个男人,没有办法,他只能退学,不能上学,无法参加高考,铺在他面前的那条金光大道,眼睁睁的离他越来越远,从此他只能做一个农民,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不管他多么不甘心,在命运面前,他只能屈服。

    他本一书生,平时只是偶尔到地里去帮帮心,对农活,知之甚少,也没有什么经验,好在他聪明绝顶,什么东西,看一下别人,再仔细想想,就能学得个八九不离十,所以干起农活来也似模似样。

    正是盛夏,小麦就要收割了,接着是玉米,再是花生,是最忙的时节,李山想想,就觉得愁,但没办法,自己现在是一家之主,他爸爸在的时候,他还不觉得,失去的时候,才觉爸爸就是家里的顶梁柱,没有这根顶梁柱,这个家就要塌了,他现在只能撑起来了,就是再苦再累,也只能咬牙坚持下来。

    他去田里干活,姐姐与后妈在家织花边,挣点钱,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

    他姐姐长得很像自己的妈妈,非常的漂亮,雪白的皮肤,水盈盈的眼睛,温柔而庄重,平时话不多,但对李山非常温柔体贴,真的是个好姐姐,而她的后妈比他姐姐大不了几岁,两个在一起,倒想是姐妹俩,都是那么美丽端庄。

    正午,烈日当头,李山扛着锄头,敞着怀,疲惫的回到了家。

    家里的狗摇头摆尾的跑过来,亲热的不行,李山摸了摸它,将家什放下,进了正屋。正屋三间,中间是客厅,东面是后妈的屋子,西屋是姐姐李静的,而他则住在东厢房。

    东屋的炕上,母女俩和村里的两个女人一块儿织花边,说说笑笑,好不惬意。

    看到李山进来,后妈李春香下了炕,道:「小山回来了,饿了吧,吃饭?」李山舀了一碗凉水,痛快的喝了下去,摆摆手,道:「还不饿,等会儿再吃,你忙你的吧,不用管我,我先洗洗。」态度说不上冷漠,也说不上亲热。

    李春香知道自己如果再说下去,就会惹得他不耐烦,只好点点头,道:「那好,你先洗洗,好好歇一会儿。」农村民风粗犷,他也不管那些女人,脱下褂子,光着膀子,痛快淋漓的用才压的井水洗了洗,到了他姐的屋子,他自己的屋子面朝西,风根本进不了屋,热得像个蒸笼,晚上睡觉还能凑合,但这么热的时候,简单不是人呆的地方。

    屋里有几本书,是一些书与课本,当初上学时,自己不太喜欢学习,但没有办法上学了,才觉能上学的幸福,变得喜欢学习了。

    但是他实在太累了,躺在炕上,闻着炕上的幽香,看着看着书,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忽然,他醒了过来,却是李春香正在推他,她俯着身子,不停的摇着他的胳膊,轻声道:「小山,醒醒,吃饭了!」他神智尚不清醒,惊的忽的坐起来,没想到怦的一声,感觉自己的头撞到一团柔软之中,「啊」,李春香叫了一声,忙后退。

    李山这下完全醒了过来,看到后妈白净的脸上一片绯红,往下看了看,看到她高耸挺立的奶子,知道自己刚才碰到的正是那里,心下也不由尴尬,摸了摸鼻子,却仿佛鼻子里仍残留着她身上的女人香气,不由回想刚才的感觉,柔软而有弹性,自己的心都融化了,裤子底下的鸡巴立刻坚硬挺立。

    春香无意中看到,脸更红,说了一句吃饭,就匆匆跑了出去。

    这一次无意的碰撞,仿佛一个炸药包,将李山心底蛰伏的欲望完全引爆,使他从一个男孩往男人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