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影子前锋 > 286

286

    以下是:<strong></strong>为你tí gòng的《》小说(作者:琅邪·俨 286)正文,敬请欣赏!</br></br>    眼见着弗朗西斯科还想他继续念下去,岳一煌却是好笑得再不想念下去了。他起身把平板电脑放到更远一点的地方去,却是再退回来的时候被弗朗西斯科拽着一个用力的拽倒在自己的怀里,看着许久不见的恋人,弗朗西斯科又一次的吻住了对方。

    这一次,并不是在浴室里那样的急切,甚至是疯狂。

    那是温柔缠绵的吻,能够让被他吻着的那个人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究竟是被怎样呵护着的。

    结束了那个缠绵的吻,弗朗西斯科又睁开眼睛,细细的看起他的影锋,更用手指轻轻的抚弄恋人的头发。揽住对方腰际的手一个用力,就让影锋与自己的身体更为紧贴。

    那让影锋误会了这可能是对方的一个暗示,有些不习惯也不太好意思的拉开弗朗西斯科的睡袍。那让弗朗西斯科不可抑制的低笑起来。他抓住岳一煌正在拉开他睡袍的手,更放在唇边亲吻。

    “今天晚上,我只是想抱着你,听你和我说些什么。你得知道我都两个月没看到你了。你肯定会有很多话想对我说的。虽然我也很想继续今天上午在浴室做的那些,可是一旦男人兴奋起来,就很难好好的,认真的说话了。”

    “这些话……听起来还真不像是你说的。”

    这一回,轮到岳一煌被弗朗西斯科的话给逗得发笑了。于是都灵王子又吻了吻他的影锋,可是他的吻却是只停留在影锋的嘴唇,以及眼睫。弗朗西斯科在用自己的行动告诉对方,他真的是认真的。望着那双深情的眼睛,岳一煌竟是觉得有无尽的甜蜜在心里慢慢的化开。

    “宝贝,新赛季开始前还剩下的十五天时间,就和我一起待在这里好吗?”

    说着,弗朗西斯科又给了自己的恋人一个深吻,直把人弄得心痒痒的。影锋只是看着对方,并不说话,却是已经让都灵王子觉得自己真的很难遵守刚才说的了。

    弗朗西斯科:“别去管那些广告合同了,商业huó dòng也别去管了。如果你的收入会不够花,就让我养你。你把那十五天给我,好吗?”

    岳一煌:“西斯科……我就算一个广告都不接,我的薪水也花不完……”

    弗朗西斯科:“那么,你愿意把剩下的假期全都留给我吗?”

    岳一煌:“为什么不呢?”

    或许是因为幻影之子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太过迷人,又让人太想对他做些什么,弗朗西斯科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后就极具侵略性的压到了岳一煌的身上,带给他更为激烈的吻。

    仅仅是在这一个吻之后,弗朗西斯科就十分尴尬的觉得……他那里……好像又有反应了。于是他看向明显已经什么都知道了的影锋,泄气一般的再次吻住对方,而后说道:“宝贝我好像……又有反应了。”

    岳一煌看着压制在自己身上,眼睛仿佛比天际的星空还要迷人的弗朗西斯科,脸上露出笑意,并伸出手抱住对方的肩背,让自己的恋人可以靠自己更近一些。

    就当他作出这些的时候,他看到了弗朗西斯科眼睛里的狂喜,而后他也吻了吻都灵王子那迷人的眼睛,用带着轻柔笑意的声音说道:“我早就说了,刚才你说的那句话真的不像你。”

    随之而来的……那就是弗朗西斯科那仿佛狂风骤雨一般的吻。

    两具强健的身体在这个静谧的夜晚纠缠着,带着整夜都无法释放殆尽的jī qíng。

    就是在同样的时刻,在意大利的首都罗马也正在进行着长达数日的彻夜大狂欢。罗马警方为了配合因国家多捧得大力神杯而出现的游街大狂欢甚至将几处街道完全封闭,静止通行。而就在一辆经过了精心装饰的双层大巴车上,意大利国家队的夺冠阵容也举着大力神杯,向他们的球迷们尽情展示着。

    可是!就在这样重要而又重大的日子里,摘得了本届世界杯金靴的弗朗西斯科却缺席了!!

    弗朗西斯科虽然缺席了,可是他的经纪人图雷却并没有缺席,此刻这位都灵队内最佳搭档共用的经纪人正坐在意大利队的领队内斯塔先生的旁边,周身气场就好像能让周围的景物全都物理降霜了一样。

    内斯塔:“这么说,弗朗西斯科是和他前阵子邂逅的美人一起去欢度假期的最后时光了?”

    图雷:“是的,当我发现这件事的时候他已经去到目的地了。而且现在他的手机完全关机,所有人都无法联系到他。他倒是发了一份电子邮件给我,告诉我今年的夏季假期他都不打算工作了,我企图通过他的这封电子邮件追踪到他现在在哪里。只是很可惜,他很谨慎的使用了加密系统,连邮件自带生成的发件人发件时间都抹去了,这让我无法追踪到他的时区。”

    内斯塔:“听起来,我们意大利队现在的当家前锋在某方面……还真是比二十六年前的那位还要更精彩。他的确让人喜欢,可是也同样让人很头疼。”

    说着,内斯塔看向图雷,露出了一个颇有深意的笑意。他在看了看时间后十分抱歉的对图雷说道:“抱歉,我要失陪了。我还和一位朋友约好了今天一起去喝酒。”

    图雷向内斯塔点了点头,而后这位在二十四年前即使因为所属球队出线财政危急而被甩卖,甚至是贱卖都能以三千万欧元转会费成交的后卫离开了那个被意大利国家队所包下的,能够很清晰看到意大利国家队所乘坐双层大巴的咖啡厅。

    当他离开那里的时候,他的手机铃音响起,来电联系人的显示……分明就是托蒂。

    那么,意大利国家队的领队离开了,图雷或许应该好好的收拾一下那两名他所带的,同时失踪的球员了。他很有理由去相信,这两个人现在根本就在一起!而且他更有可能相信,那个让弗朗西斯科这个花花公子来到意甲两年都没有找新女朋友男朋友的关键,很可能就在岳一煌的身上。

    真是够了!让人不省心的有弗朗西斯科一个就够了!他真的不希望像岳一煌这样的,所有经纪人都会梦寐以求的球员也被弗朗西斯科给感染了!

    想到这里,他又再一次的打开了岳一煌在之前发给他的那封电子邮件。

    这名球员在中国市场上潜力无限,甚至在不远的将来很可能会创造出不亚于弗朗西斯科的经济效益。可他却是在本届世界杯结束之后给他发了那样一封邮件,说希望从现在开始全线停止有关中国方面的广告代言和商业huó dòng。甚至近乎洽谈完成的他也希望立刻终止。

    而岳一煌做出此项决定的理由,竟然是让图雷哭笑不得的……既然他们都不喜欢我,我就更不应该收取那些商人的钱,用以去挣那些不喜欢我的人口袋里的钱。

    也许,岳一煌的这项决定多少还是带有一些赌气的成分在里面。但是那却出乎意料的让图雷得到了某项灵感。他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本他学习中国成语和古话,谚语时用的笔记本,快速的翻阅起来。

    他确信有一个他曾经学到过的词很适用于现在的情形,却是一时有些想不起来。

    他将那本笔记本翻遍了却也还是没能找到他所想要的那个词。

    于是图雷又飞快的回到了他位于意大利的家,并翻箱倒柜的找起了他的另外基本笔记本。

    终于,他在三小时之后找到了那个词:【欲擒故纵】

    脸上已经乌云密布了一整天的图雷终于再一次的露出了商人算计般的笑意。不过,他或许得想个办法,想个办法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挣到足够的钱。

    几乎是在三天之内,中国的数家媒体报道了岳一煌同时与多家中国的公司及品牌中止了合同的消息,并且引发许多门户网站的争相转载。

    而后,更为引起轰动的事件发生了,岳一煌注销了他的微博账号。

    世界杯的帷幕才刚刚落下,甚至许多国人还在为意大利队的最后捧杯而沾沾自喜,因为他们好歹也和本届世界杯的冠军交手,并且还踢出了3:1的比分,甚至还贡献出了许多精彩的瞬间。

    可就是在这个时候,那场比赛上的进球功臣却是如此直白的扔下了这么一个重磅炸弹。

    但是那个人掐掐还是扔下了这样一枚炸弹就走了,根本不管自己在中国引起了怎样的轰动。

    不过,此时他顾不上的或许不仅只有中国那里的事。

    应该说……此时与他的恋人以外的事,他全都无法顾上。

    岳一煌和弗朗西斯科在那间专门为了他们的夏季假期而准备的,位于新西兰的别墅中疯狂的做口口爱,也一起去到海滩边上,坐在礁石上亲吻彼此,甚至还去到那座弗朗西斯科先前和自己的恋人提到过的书屋。

    那里虽然无法装上暖气片,更没法做出地暖,可是在这个仿佛diàn yǐng魔戒中精灵们居住的地方却是能带给人更多的乐趣。并且……只要当两人彼此依偎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感受不到寒冷。

    “小、小心!在树上别这么玩!”

    当岳一煌几乎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弗朗西斯科才爬上这个建造在一棵大树上的树屋。可是他刚刚爬上来,就直接从背后突袭的把自己的恋人抱起来,然后扔到床上去。

    这是一间装饰较为简陋,却又别有风味的树屋。

    屋子里几乎只有一张大床,在墙面折角的地方放着一个小柜子。那里可以放一些杂物。当然,弗朗西斯科也许只会在里面放润滑液。

    而在屋子的外面,延伸出去的一条小过道上放着一些软垫,天气好的时候可以坐在那里,感受原汁原味的丛林气息。

    几乎是在把影锋扔到床上之后,弗朗西斯科就又从床底下的储物空间内拖出好大好厚的一条被子,扔到了床上。而后把被子在自己的背上一个展开,这就在被子的包裹下脱起了影锋的衣服。当然,也脱起了他自己的。

    弗朗西斯科:“宝贝,试试在这里做一次吧,一定会……很刺激。”

    岳一煌:“混蛋,你就不怕把屋子给弄塌了吗!”

    弗朗西斯科:“啊,如果那样的话,摔下去的时候我也会记得抱着你背着地的。”

    岳一煌:“可是我一点也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

    弗朗西斯科:“你居然当真了吗?放心吧一煌,这间屋子以前属于一对环境学家夫妇。他们带着三个孩子住在这里,三个小恶魔都没能把这里弄塌,我只是好好的疼爱你一会儿,它怎么可能坏掉。就算要坏,也只能是你被我弄坏了。虽然……我说过不希望你哭泣,但是在某些时候,我还真的是……很想很想把你弄哭。”

    当弗朗西斯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岳一煌竟是感觉到……那个混蛋居然已经不知道怎么弄得把润滑液涂到了他的后面。

    “你……你……”

    只来得及说出这句话,他就的唇就已经再一次的被弗朗西斯科吻住。而与这个动作同时进行的……是有力的手指危险进犯的动作。

    作者有话要说:琅邪大年夜那天的半夜里就要和家里人一起出去玩啦。大概三四天回来的样子吧。不过电脑会带着,尽量不断更!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