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无限道武者路 > 正文 第六百八十章古巫复生

正文 第六百八十章古巫复生

    面对郑吒的惊愕,罗应龙嘿然点头:“是的,循环,总共五十七万四千九百一十二次循环,从头到尾,我在循环中度过了三十多年。”

    “仅仅是幻觉中的循环,还是真正意义上的时间循环?”郑吒刚刚问出这个问题后有意识到另一个问题,接着又问:“还有你又是怎么意识到这点的?而且还数得一清二楚?”

    照理说如果是真正的时间循环,那么每一次循环,罗应龙的记忆都会重新开始,不会意识到自己已经经历过多少次同样情形,但罗应龙却偏偏意识到了这点。

    “并不仅仅是幻觉,时间真正意义上出现了反复循环,但仅仅局限于我自己。不过这种循环并不完美,每一次从头再来,都会有极微妙的某些因素没法彻底还原,让人感到些许微妙的异样,但是整体上却又只能顺其自然地一再重复,而且异样会逐渐淡化。就像从时光长河中抽出一段自我循环的涡流,但一开始又还未能完全独立于时光长河,会受正常时光流逝的影响。”罗应龙解释道,“这种微妙的异样正好可以慢慢磨灭一个人的心力意志,就像西西弗斯推滚石上山一样在无数次重复中不觉全身心沦陷。当你完全不以为异,习以为常之后,也就代表着你已彻底被循环同化,自身的时光流逝从时光长河彻底独立剥离,永远都休想解脱了!

    不过好在我修行的功法恰好比较计较这些微末细节,一直苦苦追寻、扩大这丝异样,才渐渐把握到那一线生机而最终打破了循环。具体技术细节说了你大概也不清楚,只能打个比方:西西弗斯虽然每次推滚石上山后滚石都会重新滚落下来,但如果他心灵不麻木,一直不放弃思考,在无数次尝试中总会由滚石与山体的构造找到微妙的平衡点,让滚石稳定在山上而不再滚落。”

    “原来如此……”郑吒听得不由点头,难怪罗应龙一副心力透支的样子,就这么从每一个动作到每一个念头都毫无自由地循环反复上三十多年,若是意志稍为薄弱一点的,大概就会宁可忽略这一丝异样之处,彻底放弃思考。但罗应龙却还能够一直坚持到最终挣脱出来,如此作为的确无愧于一名高等级修真者的坚韧心性。

    顿了顿,郑吒又试探着问道:“那你所得的古巫遗骨呢?按照你的查探,那图腾又拥有什么主要功能?”

    “毁了,当我突破了这个循环之后,它就像瞬间经历了亿万年一样转眼朽坏化灰……”罗应龙翻了翻白眼,略带几分懊恼说道,“至于图腾的功能那具骸骨之所以能够保留下来,关键是因为扭曲了时间轴而锁定状态,定期自我还原,破坏了这一功能,也就彻底毁坏了。”

    郑吒倒是很好奇对方到底把这种神奇的图腾掌握到什么程度,听起来这种能力用于防守近乎不死,用于攻击则可以将一次攻势在敌人身上反复重现而近乎无敌。不过以眼下双方只初步达成暂时合作意向的关系看,这种关系个人实力与底牌的东西估计问了对方也不会如实回复,所以他转而问道:“那么以你之见,这些明显急于四阶基因操作能力才能构造古巫图腾又是为何会隐藏的陷阱,这种陷阱的目的又是要达成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罗应龙只是耸耸肩,“谁知道呢,或许只是出于自我保密目的,就像一些修真秘籍为了保密,甚至会在书中暗藏陷阱,让阅读者不自觉招来魔头一样。其实,要不是迫不得已,我也犯不着去沉浸于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毕竟哪怕能够从中发掘到不错的能力,也未必就一定适合自己。不过问题是,就目前我们找到古巫遗址、遗物、遗骸来看,图腾除了作为古巫的力量体系之外,几乎就是他们的文字、文化、血脉传承、心灵记忆,以及他们所有法宝、器具的操作印信。对图腾完全不了解的话,要发现古巫遗宝的线索并顺利收取,麻烦可不小!”

    “我怎么觉得判断图腾是否适合自己没那么麻烦?”郑吒皱眉摇头,“只要凭本能直觉就行了,越是能够吸引你,说明对你越重要!”

    罗应龙若有所思道:“是喔……毕竟你已经是四阶中,换了修真的说法就是已经降服心魔,由魔返正,能够控制住自己本能,洞悉自己的直觉,对于你而言,古巫图腾是单凭本能就可以进行吸收解析的东西,前提是不要中了其中引发的陷阱。而我只是四阶初,还要时时遏制本能魔念,解析图腾就比你来得麻烦且痛苦许多。这一趟参与的轮回者中,到了四阶中的据我所知只有你与宋天,而宋天目前估计还没进入,就算进入,也不一定会出现在这一带。

    这样一来,我们就很有合作的必要了,以你为主力收取、解析图腾,而我们在旁兼顾策应,应该可以把凶险降到最低。对于这个提议,你意下如何?”

    郑吒几乎没怎么犹豫就点了头,按照这个提议,他的实力提升绝对是最快的,就算对方弄鬼,自己也不是省油的灯,再不济,还有“四象玲珑塔”这一救命法宝。

    “我已发现一处置于冰封之中,保存完好的大型遗址,其中应该有完好的图腾或者其他宝物,请随我来!”瓦格纳手中骑士枪一引,这柄巨大的战枪顿时无视空间距离地无尽延长,带动瓦格纳人枪合一,一并向前飞驰,而其余两人也各自动身紧随。

    一边赶路,郑吒一边随口问道:“你们已经在这个世界呆了多久了?”

    “在这个鬼地方,我已经逗留了大概六天。”罗应龙漫不经心应道,“整体来说,这里的时间流速是仙秦那边的十倍左右,所以各种东西更容易朽坏,也意味着要找到还能幸存下来的古巫的希望来得更加渺茫!”

    “不至于吧?”郑吒皱眉提出异议:“被仙秦用大都天神煞轰中的相柳,不也支持了上千年都没死吗?刚刚我看到的上古战场中,古巫似乎还有比相柳更强大的存在,这样的人物难道也没法活到现在?”

    罗应龙大摇其头:“但是我却可以告诉你,如果相柳被困在这里,它也尸骨早寒了!如果说仙秦的大都天神煞勉强算战略核武器,这里就是曾经被导致核冬天级别的核爆犁过一遍又一遍。如果还有什么强大存在活着,那么它身上聚集的都天煞气一定会很可观,远比相柳身上的神煞还要强烈数倍甚至十数倍!但是如今这里的都天神煞已彻底沉寂下去,没能发现任何一处有大规模凝聚的迹象,这也就是说,神煞已经基本杀绝了这里一切生灵,古巫单凭自身的强大而硬撑到现在应该是不可能的,除非……”

    “除非什么?”这次却是瓦格纳忍不住问道。

    “除非古巫遗地并非单一的位面,除了眼下的这个世界,还存在其他的位面……”罗应龙有些犹豫说出自己的猜测:“如果是这样的话,或许就存在没有被都天神煞破坏得太厉害,时间流速也相对缓慢的世界,或许会存在幸存下来的古巫。而我们要找的古巫遗宝,也应该会保存在那样的世界。”

    “多半是这样了……”郑吒沉思道:“我之前曾看到古巫奋死拼杀的一幕幕,如果最终仍然没有任何人活下来,他们的牺牲岂不是没有意义?”

    “那也未必,如果将古巫遗地看出一个生命体,那么它已经被都天神煞彻底侵蚀,相当于癌细胞全面扩散,病入膏肓,随时可能毙命。在它内部,最多也就存在症状相对较轻的局部,绝不存在什么完全隔绝了神煞的净土。至于说到牺牲的意义,也未必就是要保护遗地内的某处,也有可能是要给同伴创造逃出去的机会,而且事实上也的确有小部分古巫逃了出去。”

    “喔,是哪一批?”

    “当然也就是蚩尤率领的九黎之族了……这么说你连这个都没有半点了解,看来也的确没什么情报好拿出来交流了!”罗应龙语气中不无揶揄之意:“虽说蚩尤在古巫一族中还算不上顶级的大人物,但在古巫还未亡族的上古时期由于常年对外征战,在诸天万界中也算是薄有凶名了。在蜀山世界,还有一条由蚩尤主持开辟,通向奢比尸界的位面通道,被称为蚩尤血穴。不过后来他与他所率的族人都被怼了回去,通道也被大能强行封印了。而沾染神煞,只有逃出洪荒才有一线生机,只是由于蜀山的通道早被封锁,他所率的九黎族只能逃向另外的世界了。”

    “但是,蚩尤以及九黎,明明也是我们民族的始祖与发源之一啊!”郑吒骤然惊觉,喃喃道:“这么说,我们……”

    “你说对了!从各种迹象看,我们就算不是古巫的后人,也可以算是古巫的远亲了。虽然仙秦大概也算是,但他们毕竟不像我们一样开启基因锁,在这里可就不像我们一样玩得开。要不是这样,仙秦也不会以我们为主力来攻略古巫遗地!”罗应龙哈哈一笑,“说不定我们这么继续走下去,会遇到某个垂死的古巫,正要迫不及待把全部家当外加万年功力都传给我们这种最为根正苗红的继承者呢!”

    三人一边叙话,一边神速向前,一直跨越上万里之外后,郑吒蓦地全身一震,目光凝滞,却是被眼前一幕当场震慑到。

    那是一片千里冰封的战场,巨大的冰凌横七竖八的插在大地上,如同一口口巨大无匹的刀剑,数以百万计的冰雕出现在他们眼前,冰雕中是一头头狰狞凶恶的荒兽尸体,但却都不是仅余骸骨,而是皮毛俱全,栩栩如生!

    罗应龙随手敲了敲一块封住一只独角犀的冰块,只听轰的一声,这只看来活灵活现,仿佛随时可以破冰扑出的独角犀当即随冰一起碎成满天晶莹粉尘,又转眼间融化渗入地下。而随着冰粉融化,又有一股寒流随之扩散开来,令四周的气温明显下降。

    “果然如我所料,哪怕并封入冰中,也无法阻止都天神煞消蚀生机。这些家伙,只是表面上完好而已!而这种望月犀我记得在洪荒界已经算是比较强的冰系荒兽了,连它的躯体也在冰封中极度脆化,其他尸体基本上不可能在解除冰封后保留下来了。”罗应龙毫不意外地继续向冰封的中心地带走,一边向另外两人说道:“不过如果有古巫被冰封其中,他们身上的图腾也自然会保留下来,虽说已经失去任何活性,解封即碎,但我们也可以抽丝剥茧地慢慢一层层解析嘛……”

    郑吒一边前进一边观望四周无数冰尸,心中惊叹:“历经成千上万年的漫长岁月,还能保留下这么大一片冰封地带,这场冰封的规模完全足以覆盖一个行星,这可真够了不得的!只是不知造成这一切的究竟是强大的古巫,还是荒兽?”

    “一定要取得,那冰封核心处的那东西!”瓦格纳看似冷着一张脸,实质气息动荡,一种源自本能的灼热渴望不断从心头涌现,若不是强行以寒冰斗气遏制全身细胞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活力,几乎忍不住要当即失控解开四阶基因锁。

    三人逐渐深入,沿途冰尸无数,但却基本全是荒兽之尸,不见古巫尸体。

    直到又前进近千里之后,郑吒才发现在战场一隅,有着一具身带图腾的古巫尸体,不过图腾却并非覆盖全身,而是仅仅局限于面部与双臂。

    罗应龙走上前去,弹指发出紫光,隔着冰晶扫了一番,点点头道:“这家伙似乎还没有开启四阶基因锁,没法自发形成图腾,这些图腾是来自其他古巫转嫁,也照样可以发挥不错的威力。这种次等图腾虽然差了些,但估计也不会隐藏太厉害的陷阱,你们要试着剖开来看看吗?”

    若不考虑图腾中可能潜藏的陷阱,以及自身基因本能被诱发失控的问题,解析图腾以躯体直接接触,甚至血肉相融为最佳,次之则要以自身生命元气注入图腾,感应、激发图腾的功能。仅仅观察扫描图腾的繁复构造,效果则是最差也是最难有所收获的。再者冰晶虽然外观剔透,但由于在极短时间内瞬间冻结,却质地极不均匀,杂质众多,甚至还可以看到各种神通威能荡起的各种凌乱波纹,隔着冰晶察看,实有不少扭曲干扰,而且也只能观察到图腾表面,若要深入了解,终究要破坏冰晶以及里头的尸体。

    瓦格纳对此明显兴趣不大,不愿在这种小角色身上浪费时间。但郑吒却开口说道:“我试试看吧,权当练手!”

    说罢,将虎魄取出,一挥之下,外围冰晶已在瞬息间瓦解湮灭,紧接着便是古巫尸体上的图腾也随着在无声无息间层层剥落瓦解,露出诸多内里的细节,不过也就在此时,只听一声轻而脆的碎裂声,整具冰尸便一下彻底崩塌粉碎。

    这种冰晶质地奇硬而又奇脆,等闲刀劈斧凿都休想留下半点痕迹,但若是稍稍破坏了一丁点,立即就会引发多米诺骨牌式的全面崩溃,所以唯有极精妙的用力才能将其层层剖解开来,但即使是这样,稍不小心,也会导致全盘俱毁。不过图腾毁去后,除了又一股寒气扩散开来之外,倒是没有出现什么凶险异象。

    罗应龙与瓦格纳对此早有所料,也不在意,只是继续上路。郑吒却微微一怔,随即不动声色拖着虎魄跟上。

    “虎魄接触这些图腾,竟然又生出变化,刀体生出无数细微纹路,看样子……似乎是拓印模拟了刚刚接触到的图腾,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全部拓印完整,但起码比我刚刚体验到的要完整许多!”按捺住心头激动,郑吒悄然将力量注入虎魄,在那图腾作用之下,便见虎魄轮廓出现一丝不明显的模糊,原本霸气狰狞的刀体竟然变得圆润了许多。

    “原来这个图腾的功能就是让身侧空间性质出现一丝微妙异变,化尖锐为圆钝,化粗糙为光滑,虽然只有一指之差,但灵活运用起来,也足以让自己免于刀剑一类锐刺攻击伤害……这个功能偏弱,对于我而言有些鸡肋,远不如之前白骨图腾无限强化肉身的功能适合我,用在虎魄上,也反而降低了虎魄的杀伤力……不过这也一来,岂不是多用虎魄肢解一种图腾,我就可以让它多出一种功能,而且还能通过虎魄去学习拓印下的图腾!?”

    意识到这一点,一路上郑吒只要看到还有存在图腾的古巫冰尸,都是一练手为名义连连动刀,有时候走得急了,干脆一刀下去,数里之内一切冰尸尽成齑粉。罗应龙与瓦格纳虽然也感到有些古怪,但却以为他只是抱着“即使自己收获不了好处,也不要便宜了他人”的想法在干,不过毁去的毕竟都是些不值得耗费心力的次等图腾,倒也没多加计较。

    经过一番测试,郑吒在让虎魄平添十几五花八门的残缺功能之余,也大致试出了虎魄拓印图腾的极限基本上虎魄需要与图腾直接接触才有可能拓印下图腾,而且要尽量用虎魄将图腾粉碎得越彻底越好。而如果只是远距离的刀气杀死或者连带式破坏,却又做不到这点了。而且这样一来,虎魄所藏的图腾纹路就变得越发繁复凌乱,真气灌注其中,也不知会触发哪一种或几种功能,当然这些大都偏弱的功能对于他刀招杀伤力的影响也是有限得很。

    “这也就是说图腾录入越多,越需要有强大的计算力才能在战斗中挥洒自如,看来还是终究要楚轩醒来帮我筛选图腾并辅助我驾驭虎魄才行……万能的楚轩啊,快让我的虎魄也变得万能吧!你要是能够听到,好歹吱一声吧……”

    就在郑吒正暗自念叨着楚轩的时候,映入眼帘的一幕让他当即止步。只见眼前是一座堪称规模庞大,延绵百里的城市,一座座古老的楼阁宫殿大都为天然的白骨质地,而且不少还保留着完整的兽首,俨然是以巨型荒兽的尸体改制成屋舍。其中体型最为巨大的不知名巨兽仅是头颅就比一座小城更为巨大,上下两排狰狞的獠牙犹如天笋奇峰般尖锐高耸,望而惊悚。但即使是巨兽骸骨,也都经过一番塑形修整,精工雕琢,饰以奇金珠宝,衬以奇花异草,虽看上去峥嵘粗犷而又丝毫不显阴森死气,自有一种古朴宏伟,别具匠心的韵味。

    但如今这座别具风格的宏伟古城已然支离破碎,至少在目所能极的边缘地带都是如此,无数墙体、柱体、道路被各种庞大的力量所扭曲,折叠,断裂……无数破败的废墟连同破坏它们的荒兽一并悬浮在天空中,又永远地凝固在庞大如山的冰晶之中。

    这是天崩地裂,而又寂静永恒的景象!

    凝固这一切的冰晶,却并无任何光滑平整的冰体表面,而是处处呈现出熊熊烈焰一般的飞扬凌厉形态,在晶莹剔透之中显出一种燃烧升腾,炽烈张扬的美感。在那无数破碎建筑和残骸的拱卫中,天穹之上,一位体型纤细,长发如银似雪的女性古巫张开双臂,犹如一轮白日冷阳般,以一种凝固的姿态高据天空。单是远远仰望,便会感觉一种噬骨锥心的旷世寒意从双眼透入直慑心神,仿佛再多看一秒,双眼就会被冻结碎裂!

    虽然一切皆以凝固,但看到空中白发古巫的那个身影,却足以让人轻易还原出当年惊天动地的一幕:随着这位强大古巫爆发出最后一击,全身散发辉煌万丈,照彻一切,冻结一切的无穷极冷寒光,所照之处,喧嚷归寂,热量湮灭,如海恣肆、如火燎天的无穷寒冰凭空凝成,将森罗万象连同自身一并尽数冰封其中。

    若非亲眼目睹,三人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单纯的冰系攻击竟然能够达到比任何火系禁咒或者核武攻击还要更加摧枯拉朽,壮烈惊天的地步,而且还将这份壮烈永远保留了下来!相比之下,之前边缘地带的无数冰刺冰凌不过是衰减无数倍的余威波及罢了

    “如果……我的寒冰斗气达到能拥有这种程度,不……哪怕只是十分之一的威力……”瓦格纳仰望着凝固在空中的白发古巫,目光无比灼热!

    罗应龙捻着下巴唏嘘的胡茬,沉吟道:“这座古城已经是眼下所能找到的,规模最大的古巫遗址了,其中就算没有我们要的古巫遗宝,估计也会有相关的线索或者其他有价值的事物,起码空中那古巫身上的图腾就值得争取!不过要弄到这些,首先就要破开冰封!”

    说话间,他已发出探照灯般的粗大紫光扫向冰面,映得眼前冰晶突然紫水晶一般。随即所有人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因为紫光映出的冰晶表面,那浮动的光泽之中,呈现出的俨然是无数纤细繁复的晶莹图腾纹。

    哪怕到古巫遗地以来已见识了诸多匪夷所思之事,罗应龙也一时呆呆愣住,口中喃喃道:“好古怪的冰,竟然连光都能冻结……或者也不是冻结,而是光在这种介质中传播的速度慢得不像话,大概好几天时间才能前进一毫米……这样一来,我们也就不可能在不破开冰层的情况下以光来扫描冰层内部。而且我们所看到的冰中景象也并不是当前情景,而有可能是数千上万年前的情景,这也太离奇了点吧!不过毕竟都一直冻着,估计真实的情景也不会有什么变化才对。”

    郑吒也不胜感叹:“高等古巫,连他们掌控驾驭的能量都是自带无可分割,无法磨灭的图腾纹,神奇之处已是超乎我们想象!眼下这种带有图腾纹的冰晶,应该没有边缘地带那些普通冰晶那么容易破坏吧?那我就多用点力了!”

    说罢,他直接挥动虎魄斩向眼前冰火之海,无声无息间,虎魄刀锋已破冰而入,紧接着亿万密密麻麻的裂痕如同凭空生成的白色雾障在晶莹的冰体内扩散,眼看着偌大一大片冰体即将分崩离析!

    但也就在冰体碎裂的同时,忽然有无数澄清无色,而又森寒透彻的毫光从冰体的每一道裂痕中向外绽放,照中根本来不及回避的郑吒。

    只一瞬间,郑吒被豪光照到的体表一切热量就尽遭湮灭,向着绝对零度飞速趋近,紧接着凭空生成的冰晶已将他四面八方的空间尽数封锁!

    “原来只要我们粉碎冰晶,原本在冰晶中缓慢前行的冰冻射线就会被瞬间释放出来,让我们相当于直接承受上万年前那名古巫的小部分攻击!”罗应龙早有防备,将青索剑化为天幕祭起,挡住射向他的极冷寒光,却也被寒意波及打了个冷战,语音带颤地说道,“这种冰冻射线的威力,只怕足以比拟传说中的先天冻绝神光了!”

    “这还不算触发图腾陷阱吧?只是破冰就这么麻烦!”郑吒皱眉看去,只见原本被他一刀劈开碎裂的一大片冰晶俨然已在爆发的极寒冷光之下重新冻结,依旧不留丝毫缝隙,但里头却多出了一个持刀的人形空腔,体型与他别无二样,却是他在寒冰覆体的瞬间神速退走而留下的印记。在他的面前,还有纷纷莹莹的粉碎冰晶在在飞舞,勾勒出他刚刚退走的轨迹。

    “我觉得我们应该尽可能完整地,大体积将一块块冰晶切割剥落,尽量避免大面积的冰晶粉碎!这样一来,即使冰冻射线泄露,也只是少量。我有两项能力,分别是热力学黑洞与热力学白洞,前者对越热的事物吸力越强,后者则对于越冷的事物吸力越强,不过在一定时间内吸收的量有上限。运用我的能力,能将少量冰冻射线吸收!”瓦格纳沉声说出建议,在此之前胸甲前一个龙首浮雕忽然活化,张开龙嘴将射向他的极寒冷光一口吞没,也是毫发无损,看来也就是所谓的“热力学白洞”了。

    “那我们就一大块一大块地完整地分解开来吧,每一块切割下来,我都会负责收走!”罗应龙骤然目泛奇光,这种每逢碎裂就可以释放极寒光芒的冰晶如果用来布寒冰阵之类冰系法阵,简直就是堪称绝配,他已下定决心,先不管里头图腾有多少奥秘,总之先尽可能多地收走冰晶再说!

    郑吒刚刚才吃了个小亏,闻言顿时面露不快:“听起来,两位是想让我当拆墙挖矿的苦力?”

    “能者多劳嘛……”罗应龙双手一摊表示无辜,“这些冰晶实在太硬了,这里也只有你能够快速破坏分解这种冰晶,换了我来干,可能十天半个月都还进不了城。如果你觉得吃亏的话,我们可以商量一下,让你对我们沿途遇到的古巫图腾都有优先处置的权利,大家看怎样?”

    瓦格纳闻言面色微变,但仍没有流露丝毫犹豫地果断点头道:“我没有意见!”

    “也罢,那我就动手了!”郑吒表面上欣然同意,心中暗自冷笑:瓦格纳玩的正是冰系,对那冰封中的白发古巫身上的图腾明显就是望眼欲穿,志在必得,如今之所以同意,明显只是自身实力在三人最弱,迫于形势而已。而罗应龙这么分配,多半也是为了在自己与瓦格纳间制造矛盾。不过三人原本就是不同阵营,如今勉强凑合在一起,矛盾不用制造就已经天然存在,只是什么时候激化而已。

    定下计划后,郑吒当即大刀阔斧地挥动虎魄,以领悟出的七大限之烈火刀意,斩出道道极锐极热的刀芒,每一刀都在冰面上切割出纵横百丈,直曲如意的刀痕,却又不造成任何多余的裂痕蔓延。其举重若轻,宛若用烧红的钢刀切割黄油,完全无视了冰晶任何奇金铁石更为坚固而又极度易碎的质地。

    每一道纵横刀痕中极寒冷光刚刚溢出,就被瓦格纳以龙首吸走。而罗应龙则将青索剑划出道道流动的青冥天幕,沿着郑吒劈开的刀痕迅速切入,在冰晶自行愈合前就将分割出的冰晶纳入无际无涯的天幕之内。

    眼前延绵似火的冰晶堪称巍比山脉,不过在三名强大轮回者的联手之下,却是用了半天功夫就开辟出一条比峡谷更广阔许多的入城通道。事实上,以冰晶的古怪属性,哪怕用氢弹轰上一整天估计都还挨不到入城的边。

    其实如果三人选择开出一条相对狭小的进城通道,那么进度还会快上好几倍。不过考虑到忽然出了什么幺蛾子而被封在冰层深处的下场,却是三人都不愿尝试的,所以还是选择开辟出转圜余地更大的宽敞大道为好。当然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三人各有所图。

    罗应龙抢着用青索剑所化天幕收取越来越多的冰晶,瓦格纳寒冰斗气始终保持外放,将所有开辟出冰面上的图腾纹都扫荡过一遍又一遍。至于闷声开路的郑吒,一路上虎魄始终保持与冰内图腾纹最深入接触,所拓的图腾纹已越来越趋于完善。

    郑吒闷声发大财,表面不动声色,心中暗自合计:“现在我只要刀气注入虎魄,激发这种图腾文,也能激发这种极寒冻光,放过来还能已虎魄吸收冻光,虽然转化效率还不算高,但如今我以虎魄施展的“冰雹”一式,威力估计已超越了正统的七大限!可惜冰系不算真正适合我,倒不好让自身基因全面模拟这种图腾……”

    郑吒一边挥刀一边暗中尝试,让虎魄屡屡发出极寒冻光,不过夹在切割冰晶所泄露的冻光之中,倒是没有让另外两人察觉。

    渐渐的,三人与空中白发古巫的距离已经缩短到不足十里,不过随着距离的拉近,从切割的冰晶裂缝中外泄的极寒冻光威力越强,给三人造成的压力越来越大。倒是瓦格纳的“热力学白洞”的威力一直持续增强,而且原本淡金色头发也渐渐向纯白转化,看来他体内基因链已通过全力模拟这些冰晶图腾纹而大有所获,极大强化了自身冰系能力。

    郑吒忽然说道:“我建议先不要动里头那名高等古巫,毕竟除了威胁越来越大的冰冻射线外,还有可能触发什么厉害图腾陷阱,如果舍不得,干脆就将她连同四周整一块冰都一起挖走!。

    “既然说好了由你处置,当然你说了算!”罗应龙哈哈一笑,随口调侃,“不过这里的冰都遍布图腾纹,你又凭什么认为不碰古巫本体就不会引发图腾陷阱呢?”

    话音方落,正在切割冰晶的虎魄忽然发出一声仿佛磕到瓷器的尖锐脆响,而且余音不息地向四面八方的冰层传播扩散。

    三人不约而同地面色惨变:“不会吧!”

    根本来不及向后撤走,下一刻,三人面前的整个冰晶世界就彻底崩碎!

    根本没有任何一块稍微完整点的冰晶保留下来,触目所及的所有冰晶在瞬息之间悉数粉碎成无可计数的一片片六棱状霜花。每一片霜花都是奇薄如刃,边缘寒光流转,内里又自带无数具体而微的繁复图腾纹,轻飘飘一划而过,连躯体强如郑吒都难免在皮肤上留下道道白痕,其他两人遇上了,更是难逃遍体鳞伤。而与此同时,大量从粉碎冰晶中释放出极寒冻光又在每一片霜花之间转折飚射,全方位无死角地将三人尽数笼罩其中。

    面对这近乎当年白发古巫以同归于尽的方式发出的搏命一击的重演,三人别无选择,唯有在第一时间全力防守。

    郑吒虎魄光华瞬息转为莹白,上头无数图腾纹一并亮起,绽放如虹如练的极寒冻光,刀芒到处,虚空中晶莹冰墙凭空生成,将袭来的霜花一并裹挟冻结连成一片,四面八方的极寒冻光射中冰墙,在冰中的传播速度顿时转为比蜗牛更慢,无法继续射中郑吒。

    罗应龙将青索剑化为层层天幕护住自身,每一层天幕都有一块块之前收纳的完整冰晶如星辰悬浮,正好迎上射至的极寒冻光。

    瓦格纳全力挥舞龙枪抵挡飘飞雪花,胸前龙首自将袭来的散乱极寒冻光一举吞没,同时背后又有一个龙首浮现,口中喷吐出更为凝练集中,粗大如柱狂舞如龙的极寒冻光,在身边上下刷动制造出道道冰墙,挡下许多不及吸收的极寒冻光。

    极寒冻光不仅威力奇大,穿透力也更胜任何高能激光。若非拥有接近“心之壁”等级的防御,再坚固厚重的物质都会在被冻光射中的瞬间因急骤下降的温度而在最微小的物质层面彻底龟裂瓦解,并使得冻光继续从无数冻裂的缝隙透出,而后才是冰晶凝结,让这些其实已彻底粉碎的物体依旧保持外观上的完整。正是因为如此,普通的物质才无法挡住极寒冻光。不过利用这种冻光所形成的,能够极大延缓冻光速度的冰晶去抵挡,以寒制寒,却反而能够起到很好的防御效果。

    郑吒三人都早已看出这一点,却都并不向其他人说破,这个临时结盟的不牢靠程度,可见一番。

    虽然能够抵挡,但三人依旧感到压力越来越大,罗应龙挥动的流转天幕在极寒冻光的密集攒射下竟越来越显僵结缓慢,发出连串咔嚓咔嚓的脆响,仿佛随时可能冻结碎裂开来。

    “不好,冻光所到之处,连空间都被冻得异常硬脆,而且还出现古怪的收缩趋势,各种扭曲扩展空间的遁法阵法越来越难以施展……”罗应龙招架挪腾稍慢,立即被好几道极寒冻光射中身体,但转眼间就有好几道玄妙的微型阵法在道袍上生出,也不知用什么手段将冻光化解偏转。

    郑吒形势最好,可是在漫天纷飞的淬厉霜花之下,运用虎魄所结成的冰壁也难免时有崩碎,让漏网的极寒冻光射中自己。不过他却及时发动了“痛苦禁锢”,一具青铁色泽的贴身盔甲瞬间护住他周身上下。道道极寒冻光打中盔甲,却不能穿透,也不能结冰,只是如同激光刻印般在上头烙出道道图腾纹。

    郑吒心头大定,这痛苦禁锢毕竟来自督瑞尔这名冰属性魔王,又吸收了自己的“心之壁”能量,看来对抵抗这种冻光有奇效。不过转眼一看,却见瓦格纳已是岌岌可危,前后龙首似乎已逼近吸收与转化极寒冻光的极限,使得他在霜花与冻光之下缕缕受创,创口却丝毫不见流血,血肉在转眼间就会冻结晶化,并带着图腾纹向全身蔓延。

    郑吒看在眼里,只犹豫了极短一瞬,还是向他靠拢,帮他将过半的霜花与冻光都接了下来。

    罗应龙见状也随即靠拢过来,三人互为犄角,形势顿时大见好转。

    瓦格纳松了口气,低声说了声“多谢”,在抵挡霜花与冻光的同时,总算能够分出心神去对付在自己体内蔓延的冰晶图腾了。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出现一股人仙的气血拳意?”郑吒定下神来,顿时发觉在三人抵御四下暴走的霜花与冻光的同时,在相隔十数里外的某处,竟然有一道明显属于人仙的气血拳意冲天而起,不过转眼间,就如暴风雪中的火烛般迅速熄灭。

    “看来是其他来到古巫遗地的人仙暗中潜伏到附近了,人仙自身不漏,若是禁住气息,敛住敌意,我们也是很有可能被瞒过的!”罗应龙不无幸灾乐祸地说道,“不过仅凭他一个还未到拳意实质境界的人仙,在这种阵势下绝对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瓦格纳忽然喊道:“我刚刚感受到入侵我体内的冰晶图腾就像病毒一样正在试图改造同化我的基因乃至于我的思想,感觉就像意图寄生!”

    “呃,这么说……”

    “不妙了!”

    就在三人刚刚回味过来之际,就觉察原本生死一线的巨大压力几乎在瞬息间烟消云散,大量霜花在眨眼睛崩碎成晶莹粉尘,满天极寒冻光化作道道繁复交织的图腾霞链,如同万鸟归巢般流向某处角落去了。

    三人急向霞链汇聚处抢去,郑吒百忙中回头一撇,只见原本冰封中的古城也已化为一派烟硝雾漫的粉尘,连同空中的白发古巫身影也尽数毁去。

    而在那无数图腾霞链的围绕之中,一个披挂人仙神铠的身影忽然铠甲崩散,露出遍布无数图腾纹的身躯,身上三百余正在疯狂震荡的窍穴在图腾交织封锁之下迅速沉寂下去,全身散发的精纯炽盛气血也在图腾霞链的渲染下化为迅速转化为冰雪水银般的森冷澄寂。紧接着他的身躯开始变形,头发疯长并化为银白质地,面容为之大异,一双仿佛蕴藏着一个无边冰封世界的雪白异眸抬起,望向赶过来的郑吒等三人。

    目睹对方与之前那冰封古巫别无二样,却又明显已具备充沛活力的身躯,三人不由去势一顿,身子发僵,只觉无比寒意从心头升起!

    ……………………………………

    “古巫遗地,似乎可以算是我的天然主场呢!”带着一丝神秘的微笑,亚当缓缓伸出一只手指,鲜血从指头滴落,落在一具古巫尸骸之上,转眼间化为无数神纹回路扩散开来,与尸骸上原有的图腾纹重叠交汇。

    ………………………………

    累累骸骨,蔓延遍野,堆积成山,在骸骨之原上,一位一身素白的娇小少女正踯躅而行。

    说是少女,或许还有些勉强,看她不过十余岁的稚嫩容颜,或者应该称呼为女孩。

    虽见稚嫩,却是冰肌玉骨,倾世绝代。只见她始终低眉垂目,一双素手合于胸颈之间,如圣女祈祷,似菩萨合十,圣洁光明,宝相庄严,叫人睹之不仅无法生出任何亵渎之念,连任何多余杂念都无法生出,唯有的,只是一种光明正大而又无情无性的平静。

    她赤足走在无数骸骨之上,每逢落脚之处,就会生出一道剔透而苍白的白莲状火焰,仿佛一点点火星落在油锅中,在连绵骸骨之上迅速蔓延,转眼间,便成燎原之势。

    白火燃烧,却不损骸骨,反而显得火中白骨越发晶莹纯净,污垢尽消,仿佛白玉雕琢,而又渐渐透明,渐渐淡去。

    蓦地,眼前一柄大剑从虚空中探出,一斩劈开了空间,都天煞气随之迸发,但却被剑上燃起的深沉如渊的黑火掩盖湮没。

    “这就是所谓的光明白骨火了?”黑火缭绕中,郑吒大步跨空迈出,目光落到白衣少女之上,咧嘴一笑:“想不到这么快就遇上你了,真是幸运啊!薇薇安!”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