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金屋多娇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再返古镇】

第一百一十三章 【再返古镇】

    吃过中饭,林静开车带着华言进了市区。因为知道华言有正事要办,林静便自己去美容院了。

    分手前,林静问过华言要不要用她的车,华言当然不会同意,只是想着,似乎自己也该买辆车了,不然这么进进出出还真是不方便。不像之前,他只是家里和思岱会所两点一线,现在真的是有不少事情要经常外出的。

    跟邵夜玉约了就在邵氏企业见面,华言便打了辆车,直奔目的地。

    到了邵氏企业,邵夜玉却又跟他一起到旁边的一家咖啡馆,点了两杯咖啡坐下来聊。

    不用说,看到华言身上竟然带着伤,邵夜玉又是担心又是八卦的问了老半天,华言简单的把昨天的事情说了一下,邵夜玉颇为义愤,还问华言要不要她跟邵隽亦说从港岛调点儿打手来帮忙,搞得华言连连摆手说不用。

    “这些事情我自己能搞定,好歹我也是个社团老大啊,靠女人那以后在江湖上还怎么混?”华言吐槽。

    邵夜玉翻了翻白眼:“早就跟你说,让你不要搞什么社团,现在你看看。”

    确信华言真的没什么事儿之后,两人开始谈起关于建筑用海砂的订单来。

    海砂的事情聊不了几句,邵夜玉连去调查宏阳采沙场的情况都懒得调查,这一点她完全信任华言。几乎是直接掏出合同,让华言签订了之后,华言发现,似乎自己那边需要再新购两台抽砂机了,洗砂机也有些不够用,这段时间业务量节节攀高,原先的机器已经近乎于满负荷运转了。

    “你父亲那边的调查怎么样了?黄伯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谈完了订单,华言也关心了一下邵夜玉家里的事情。

    “好像没什么进展,我昨天也还问爹哋的,他说查不出黄伯铨跟东胜社还有什么联系,你说这件事会不会就是一个巧合?黄伯铨刚好知道我的身份,他毕竟也是东胜出来的人,所以顺便阴我一把。”

    邵夜玉终究还是单纯一些,或者说不叫单纯,仅仅是根本不知道人心的险恶究竟会到达什么地步。邵隽亦肯定就不会像她这么想。

    华言没必要跟邵夜玉多强调,反正邵隽亦肯定会追查到底的。

    “没其他事的话,我就先走了。那个,你的车能借我用用么?”跟邵夜玉又聊了会儿,华言突然问到。

    “喂,你不是的吧,好歹我也跟你签了个能让你赚不少钱的订单呢,你竟然连一顿晚饭都不请我吃?”邵夜玉很是不满意。

    华言拿起手机,打开看了一眼:“我看看时间啊,现在两点过点儿,你要是不着急吃晚饭,我七点左右来接你。下午还有些事要办。”

    “什么事!”邵夜玉不依不饶的问。

    “男人的事儿你们女人少管。”华言板起脸。

    “华言,你……”邵夜玉当然知道华言是在开玩笑。

    “我好歹也是个社团老大,总有些事情要处理的”,华言指了指自己被开了瓢的脑袋,“这事儿还没处理完呢。”

    邵夜玉这才略带着点儿关心的说道:“那你小心点儿,要是有什么需要,就跟我说。”说罢,她把车钥匙扔给了华言,不是之前那辆宾利,而是邵夜玉给自己订的一台玛莎拉蒂,她第一次来滨海,知道自己以后恐怕要在滨海常呆之后就下的订单,前几天才刚刚到货。

    华言没跟她多客气,拿了车钥匙就离开了,然后开着那辆簇新的玛莎拉蒂,一路西奔,很快上了高速,出了滨海市的范围。

    他其实早就料到,从邵隽亦那里查不出什么。

    远星社有内鬼,这是百分百的事实,有些事不用证据,看也能看得出来。从邵隽亦的表现,那个内鬼显然跟他有很亲密的关系,所以邵隽亦才显得有些被动。

    而既然邵隽亦不肯从他所怀疑的人下手去查,自然很难查出什么来。再蠢的内鬼,也不会把证据摆在表面上让人查,更何况这是要跟另外一个敌对帮派合作的事情,就算是远星社里原本支持他的人也绝不会支持他这种做法。

    根据华言上次的分析,邵隽亦必然在邵夜玉身边安排了人,希望可以找到一直跟踪邵夜玉的那个人。但是内鬼也不是傻子,这次的事情东窗事发,他唯一的机会就是让线索从东胜社那里断掉,怎么可能在这样的敏感时期还让人跟着邵夜玉?

    现在能剩下的最好的调查手段,当然是直接去找黄伯铨,可是邵隽亦似乎并不方便这么做。

    华言并不想多管闲事,可是这事儿摊在了他的身上,再加上邵夜玉对他的心思他还是明白的,凭良心说,邵隽亦对他也相当不错,华言找不出不管这事儿的理由。

    既然邵隽亦那边查不出什么,华言当然就要亲自去查查这件事。

    一个人开着车,华言的速度就快了许多,高速公路限速是一百二十公里,允许正负十公里的偏差,华言就基本上让车子达到一百三十公里的样子,仅仅用了四十分钟,就进入了嘉湖县,十几分钟之后,也就开到了西池古镇。

    西池古镇的门口,有个长发青年已经在等着他了。

    慕容羽原本是跟着华言和邵夜玉回了滨海的,不过这段时间他在滨海也没什么事儿,薛昆在里边肯定是出不来了,但是薛昆还有家人。

    薛昆的老婆其实还算不错,虽然薛昆进去了,而且这次肯定是重判,她也并没有过多的埋怨慕容羽。或许在她看来,她的老公本来就是罪有应得。

    只是薛昆进去之后,这家酒吧也就开不下去了,西池古镇上像是薛昆这种混球不算多也绝不算少,既然薛昆出了事,就有人把脑筋动到他的酒吧上。薛昆的老婆肯定是没能力继续经营这家酒吧的,于是就想转让出去变现,可是在西池古镇上其他混蛋的招呼之下,正经生意人不敢接手他的酒吧,而那些混蛋开出的价格,就跟白送没什么两样。

    薛昆的老婆无奈,打了个电话给慕容羽。慕容羽始终是个念旧之人,明摆着跟薛昆不是一路人都能做到对他的承诺,更何况他对薛昆的老婆印象一直不错,而且薛昆之所以肯掏出三十万来帮慕容羽的小姑看病,也有他老婆做的许多工作。

    二话不说,慕容羽就直接回了西池古镇,有他在,那帮混蛋再不敢欺负薛昆家的孤儿寡母,但是正经生意人还是不敢接手那家酒吧,谁还不怕那帮混蛋秋后算账呢?

    慕容羽虽然还断着一条胳膊,但是却依旧表现出了他剽悍的一面,干脆直接找到放话的那个家伙那里,把话给他挑明了。要么,按照慕容羽报的价——当然是一个比较公道的价格——把那间酒吧接手,要么,慕容羽就把他也打出西池古镇。

    那家伙哪受过这种威胁?自然不同意,慕容羽果然就按照他自己所说的出了手,直接把那人扔到了河里。并且告诉他,如果不按照慕容羽的报价收购,他以后每天都到他这里来把他扔水里一次。

    华言打电话给慕容羽的时候,慕容羽又一次的把那家伙扔河里去了。

    这是第四次。

    派出所方面也有动作,只是一听说是慕容羽,他们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批评教育”,找慕容羽谈了谈心也就罢了。本来也没什么可处理的,慕容羽又没伤人,连民事赔偿都用不上。最主要是上次的事情余威还未散尽呢,谁也不希望自己跟老汪老吴一个下场,那可是当场就扒了警服,现打不赊着。

    听到华言说要过来,慕容羽原本都是看着那厮从河里爬上来的,这次也没了兴趣,直接抬腿走人,站在西池古镇口子上等着华言。

    “你电话来得急,我直接就出来等你了。还没来得及打听。不过前两天我倒是关心了一下,那个黄伯铨的工厂就开在嘉湖县,不过他自己在古镇上也有个客栈,开着玩的,平时多数住在这边。”华言一下车,慕容羽就把自己了解的情况告诉了他。

    华言点点头,买了票走进古镇,跟着慕容羽就朝着黄伯铨开的那家客栈走去。

    “步步生莲怎么样了?卖出去没?”路上,华言问。

    “没呢,那家伙不肯按我说的价收,其他人也不敢买。我开的是老实价,薛爷人不咋地,不过他老婆人还不错,按辈分我还得叫声婶子,总不能让他们孤儿寡母的吃亏。”

    “这事儿也不好解决吧,做生意愿买愿卖,他不买你总不能逼着他买。”

    “那就让他每天下河洗个澡,顺便喝点儿水呗。第四天了,那小子好像爱上这口儿了,我都要怀疑那河里的水是不是甜的。”

    华言哈哈大笑,慕容羽这小子看上去木讷的很,其实也有一肚子坏水。

    “那你也就权当锻炼身体了,这样你的伤还能恢复的快点儿。”

    慕容羽笑着回道:“谁说不是呢,就看他熬不熬得过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那个名为呼吸客栈的地方,客栈不大,也就三百平方的样子,估摸着也就五六间房,中间还有个小院子,风格倒是很古朴,跟小镇的整体感觉一致。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