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医色生香 > 第189章 古怪的老太婆

第189章 古怪的老太婆

    ……

    “那个……叶老前辈,大蛇标本丢在草地上不要紧吗?”

    “要你放下就放下,怎么那么多话?你要是觉得不过意,你就扛着好了!”

    “哎?”一听这么说,秦远急忙将肩头的大蛇标本扔到脚下的草地上,“好了,我放下了,我最听话了。”

    “放下就好,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别傻站在这里碍眼!”叶老太坐在凉亭里,头都不回,只给了秦远一个背影。

    真是个古怪的老太婆!心里腹诽着,秦远顺着碎石小径走出竹林,回到了屋里。

    自打来到疑难杂症科,秦远就一直没闲着,忙东忙西的,这回也有点累了,进门之后,找了把凳子靠窗坐下来,从窗里打量着凉亭里的叶老太。可恨竹影摇曳,叶老太到底在忙什么,秦远也看不清楚。心中却只记得井台边的石碑上的三个魏碑大字——月中天。

    月中天,名字起得挺美,可惜跟这个鹤发鸡皮的叶老太没有一点搭配的地方。

    秦远心里正想东想西着,却听门外脚步声响,有人在门前停下,敲门道:“请问,这里是疑难杂症科吗?”

    “请进!……请进!”竟然真的有人上门来看病了,秦远真是惊呆了。

    更让秦远惊呆的还在后头,怯生生地推开门,将一个小脑袋探进来,看了看屋里的秦远,这个小家伙忽然好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喜道:“咦?是你吗?小秦神医?”

    “你是……?”秦远有点想不起来探着脑袋进来的这个小男孩是谁。

    “爸爸,快来!是小秦神医!”小男孩缩回脑袋去,喜出望外的声音却从门外传来。紧跟着,门就被人欢天喜地地推开,小男孩拖着一个壮汉的手,闯进门来。

    秦远再看进门来的壮汉,猛然想起这不就是那个脑血肿瘤患者吗!大半个月前在公交车上遇到的那个独眼壮汉。

    “呵呵,原来是你呀,小家伙!”也算是半个故人,秦远笑着起身相迎,看着小男孩身后的独眼汉子说道,“看来老哥气色不错,这段时间脑血肿瘤没给你添麻烦吧?”

    下意识地捂着脑袋,独眼汉子咧开嘴来,脸上露出一个比哭都难看的笑容,对着秦远道:“托小秦神医和孙老神医的福,这段时间病情的确是安稳了不少,不过……”

    不过,脑血肿瘤一日不除,终归是心腹大患,换谁也是这样。

    “也难为老哥你了……”秦远明白独眼汉子的苦衷,点点头道,“正好,家师的鬼脉神针也已传授给我,我就代替家师给你诊治吧!”

    “多谢小秦神医!多谢小秦神医!”小男孩听秦远这样说,更是欢喜异常,“我爸有救了,我爸有救了!我不会没有爸爸了!”

    “先不要高兴得太早啊,小家伙!”秦远看着小男孩由衷的兴奋,心中实在不忍打击他,但作为一个医生,又不得不如实相告,“你爸爸的病情,现在具体怎么个情况,我还需要诊断一下,然后才知道有没有把握治好……”

    “一定会的!一定会治好的!”小男孩儿一脸坚定的表情,“小秦神医是神医,一定会把我爸爸的病治好的!”

    呵呵,你说能治好就能治好吧。秦远笑眯眯点了点头,给了小男孩一个鼓励的眼神。

    但是能不能通过鬼脉神针给独眼汉子治好脑血肿瘤,秦远心中并没有把握。因为他所精通的医术,总体说来,就是符医术。通过符咒来治病,而单纯通过鬼脉神针来治疗脑血肿瘤,秦远真的没有把握。而且最关键的一点,这几天一直忙东忙西的,竟然一直没有空闲来制作五行灵符,所以,即便他想利用符医术,目前也是不可能的。

    多项选择变成了单项选择,对付脑血肿瘤,秦远手里唯一可用的武器就是鬼脉神针了。

    不对!秦远忽然想,我如今是在疑难杂症科,主任医师是叶老太,而不是我秦远,我怎么能越俎代庖呢?

    “那个什么……老哥暂时稍等一下……”心里这么想着,秦远就回头去往窗外竹林里的叶老太,“我要请示一下……”话说到这里,戛然而止,竹林里的凉亭此刻竟然空无一人,顷刻前还坐在石凳上的叶老太,此刻竟然不见了踪影。

    这……这是神马情况?

    秦远心里奇怪,但另外两个人却不知道秦远在想什么,还以为秦远有什么为难呢。

    “小秦神医,这里是一千块钱……”两只手哆哆嗦嗦地从贴身衣兜里摸出一个手帕包裹,独眼汉子双手将油饼一样的手帕送到秦远面前,“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

    “老哥!”秦远看着独眼汉子脸上堆出的讨好笑容,心里却是疼得一抽,伸出手去,按在了独眼汉子的手上,“你这是瞧不起我!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本分!你这是在打我脸啊,老哥!”

    一旁小男孩俨然是在观察着秦远,自从父亲患病以来,小小年纪的他就见惯了人世冷暖,自然读得懂秦远表情的真假。

    “小秦神医,这是我爸爸的心意,您无论如何都请收下!”小男孩语气坚定地说,“只要爸爸的病能好,只要爸爸一直都活着,我早晚会挣更多更多的钱!所以,这些钱看起来很多,其实根本就不算什么!往后我会挣更多的钱!”

    话,虽然跟秦远曾经说过的不一样,但挣钱的心愿却是一样的。而且,小男孩的出发点比起秦远的出发点来,更加高尚、纯洁!

    秦远想挣大钱的心愿是金屋藏娇,三宫六院,而小男孩的心愿只有一个,那就是救父亲,无论多少钱,只要能让他患有脑血肿瘤的父亲活下来,就是他最大的心愿。

    同一个心愿,一个庸俗,一个朴素。

    “说得好,小家伙!”下意识地脸一红,秦远拍着小男孩羸弱的肩膀道,“你爸爸总有一天会以你为荣!”

    “呵呵,我一直就是爸爸的骄傲!”心安理得地接受秦远的夸赞,小男孩仰起头来,笑着仰望身旁父亲,“我希望等将来,等我长大了,做一个像是小秦神医这样的人,我爸爸会更加骄傲!”

    “小明!我的好儿子!”两只眼不分好坏都湿润了,独眼汉子感动得差点落泪,“小秦神医,这一千块钱你无论如何都要手下,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感同身受,乐观的情绪在默默传染,秦远也备受鼓舞。

    好吧,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家伙都能有豪情壮志,我这个二十岁出头的成年人更加不能落后了!去尼玛的什么挣大钱,老子还是先尽医生的本分再说!

    按着独眼汉子的手一紧,让独眼汉子收回钱,之后秦远态度坚决道:“老哥,心意我领了,而且我保证,我会尽我最大的能力,为你治好脑血肿瘤!”

    说治就治,秦远也不去过多俗套,就站着为独眼汉子把脉。

    从独眼汉子的脉象来看,师父孙鼎微的鬼脉神针的确是与众不同,功效强大,这么多天过去了,一直还在发挥着效力。独眼汉子脑血肿瘤的情况基本上是乐观的。

    “来,老哥,你这边坐。”屋里实在也没有一个正儿八经的地方可以招待患者落座的,秦远就一伸胳膊,将屋子中间实验台上的零零碎碎推到一边,清理出来一角,“这么说吧,老哥,家师的鬼脉神针运阵需要自身的修行与元气,我的修行比起家师尚有差距,估摸着一次治疗效果不会完全根治你的脑血肿瘤……”

    “您只管治,小秦神医!”独眼汉子感激地道,“哪怕就算是把我当成一个试验品,我也愿意!只要你能摸索出诊治脑血肿瘤的经验,我就算是当成一只小白鼠,我也高兴!”

    “你误会了,老哥!”秦远从独眼汉子的话里听出他的意思来,“我是说你的病,我为你施针一次,效力达不到最好,必须多针灸几次,才能彻底根治你的脑血肿瘤,所以,也许这个治疗过程会过于漫长,请你不要过于焦急。”

    “哦!原来是这样!”独眼汉子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不着急,一点都不着急!死马都能医成活马,我还有什么可着急的?”

    “还有,”秦远吸了一口气道,“您的治疗费用……”

    “我一定会想办法凑齐的!不管多少钱,我都会想办法凑齐,不让秦医生为难的!”独眼汉子说。

    “呵呵,老哥,你又误会我的意思了,”秦远笑了笑,低声说道,“下次你直接来找我,我免费为你治疗!所以,出去不要声张,免得我营私舞弊,给你走后门。”

    “那……那……那怎么可以?”独眼汉子难以置信地看着秦远,欢喜无限。

    “好了,废话我就不多说了,咱们还是赶紧治疗吧。”说着话,秦远就从怀里取出了他一直贴身收藏的陨铁神针,对着独眼汉子笑道,“老哥别紧张,放松,放松一点,你就当着关老爷刮骨疗毒,我就是那个神医华佗!”

    “哈哈,我这种粗人,哪敢当忠义无双的关老爷!”独眼汉子恭敬地说,“倒是小秦神医完全可以做一个再世华佗。”

    一位是关老爷,一位是再世华佗,这不过是一个随口说笑,但却无形中缓和了独眼汉子紧张的心理。

    当独眼汉子浑身肌肉完全松弛下来,秦远对着独眼汉子施出了鬼脉神针。

    房中术就是有房中术的好处,本来元气严重不足的秦远,经过两天来的采花行径,早就元气充沛,所以,犹如顺水推舟,那鬼脉神针施展起来也是格外得心应手。

    长长的陨铁神针几乎每一次都深深扎入独眼汉子的头颅,从另一个角度看,完全就是一个谋杀的节奏,但妙就妙在是治病救人而不是杀生,不一刻,独眼汉子在秦远鬼脉神针的作用下,浑身大汗淋漓,身体都微微都颤抖起来。

    “好!”随着一声轻叱,秦远潇洒地一反手,抽针收功,同时,左手轻拍独眼汉子肩头一下。

    独眼汉子身体骤然一顿,下一瞬,哇的一声,一口黑血吐出,吐了一地。

    “怎么样?感觉?”秦远擦拭了一下陨铁银针,再次贴身收好。

    “好,好多了!”独眼汉子摇了摇头,晃了晃脑袋,很是惊喜地道,“真的是好多了!”

    “呵呵,还是先把你鼻孔里的污血擦一擦吧,”见自己的鬼脉神针大功告成,秦远也是满心欢喜,“那个什么,我也不留你们两个了,半个月后再来,估计到时候再来一次,兴许就大功告成!”

    “啊!那……那真是太好了!”独眼汉子和小男孩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过,我希望你们千万不要声张哦,”秦远笑道,“我希望做一个深藏功与名的大侠,你们要是出去给我搞口碑宣传的话,那我就永无宁日了!……好不好?算我求你们了!”

    “好,好的!”独眼汉子认真地点点头,却又犯难地说,“但是……但是如果有人问起我来,是谁治好我的时候,那我要怎么说啊?”

    怎么说?这还真是个难题呢。

    秦远略一思忖,一本正经说道:“你就说,是华佗老神医给你治好的!”

    嗯,我老汉就是华佗在世,这点不算是说谎!哈哈,哈哈哈!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