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一个农村神医高手在大城市专治疑难杂症。 > 第223节

第223节

    叶晨自然没有理会那些路人的规劝,蹲下来发现,老者的裤脚下有血迹,正是刚才这个老者的右脚,可能被那个中年男子骑着那辆自行车给碾到,现在已经流出血来。《手#机*阅#读》

    这种情况下,叶晨只能先问了路边谁有纸巾的?一个路人女子拿了纸巾过来给叶晨后,叶晨细心给那个老者擦了擦,发现那个地方还在流血。

    现在叶晨没有止血药,这个地方,只能用到针灸来止血。在他拿出银针将那个地方止住血后,再给老者检查头部和其他地方。

    老年人,上年纪了,无论是身体和骨头,和年轻人比起来,自然是相差很大,现在被撞到,头部砸到,甚至有些骨头就会出现骨折的情况。

    很快,叶晨给老者仔细检查完的时候,发现对方只是头部有些受伤,现在昏迷过去了。

    现在的情况,自然是最好送到医院治疗。叶晨想要给对方治疗,同样需要送到医院才行。在他来到那位出租车司机面前说道:“司机大哥,你先把他载到医院,再带我去长鹿山庄。”

    “小子,你还是别害我了!”那个出租车司机根本就不敢载那个老者,叶晨问了对方后,对方同样不想再载叶晨到长鹿山庄了,急忙开车跑了,连刚才的路费都不要了。

    这无疑让叶晨感到更加奇怪,这个出租车司机为什么那么冷漠,居然连出事躺在医院的老者都不敢载?

    叶晨在那里,继续拦了其他出租车司机,同样没有出租车司机敢停下来,即使是有的刚刚停下来,但是听到要送那个摔倒在地的老者到医院的时候,立刻掉头把车开走了。

    这种情况下,本来叶晨只能骑着那辆自行车送对方过去。没想到,附近一家医院的急救车已经过来了。

    两个男医生和一个女护士,将那个老者轻轻抬到那辆救护车上的时候,那个女护士网问道:“谁是老人家的家属?”

    没有人点头,不过,叶晨说道:“你们先过去,我跟着过去交费。”

    他已经看到不远处那家大医院上面的一个牌子,知道这一辆救护车,应该是那家医院的。

    但是,叶晨很清楚,即使老人被救护车送到医院,但是没有交费用的情况下,医院也不会给他进行治疗的。

    那辆救护车的人确定后,在让叶晨上救护车一起过去的时候,叶晨则是将地上那辆凤凰牌老自行车扶起来,骑着跟那辆救护车过去。

    这个时候,围着那里看热闹的路人才慢慢散开。不过,那些路人都觉得叶晨这个人真傻,居然无端端做这种好事。

    叶晨自然不知道那些人的想法,骑着那辆凤凰牌自行车,跟在那辆救护车的身后,不用多久,也就来到了那家大医院的门口。

    将那辆自行车停在那里,急忙往里面进去,在前台的询问那个刚刚送进来的老者后,那个前台女护士说道:“先到交费处交两万元。”

    叶晨来到交费处那里交了两万元,再到急救室那里,半个小时后,那间急救室门打开,一个主治医生过来问道:“你是病人家属吗?”

    “不是,我只是一个过路人而已。不过,他的医药费我会垫付的。”叶晨说道。

    “病人暂时没事了,只是被那辆自行车撞到,头部砸到地面,出现头皮损失的情况,还有右脚骨折的情况。”那位主治医生谢医生说道。

    叶晨跟着进去看的时候,发现这个老者,躺在那里,依然还没有醒来,不过,现在被打着吊瓶。

    “谢医生,那你等着他醒来的时候,再通知他的家人吧!”叶晨想起自己还要去长鹿山庄找廖老,自然不能拖延下来。

    只是,在他离开前,他还先给医院交了三十万,这样的情况下,即使那个老者出现什么情况,都有医药费可以给他继续治疗。

    从医院出来,叶晨本身想拦一辆出租车过去,但是想到刚才那些出租车司机的态度,也就觉得有些可气。

    看着那辆凤凰牌自行车停在那里,叶晨把自行车撑脚打开,他上到那辆凤凰牌自行车上,准备离开那家医院。

    在老家的时候,这种自行车同样已经不多见了。在**十年代的时候,这一辆凤凰牌自行车也就可以娶老婆了,相当于现在家中有一辆奔驰宝马了。

    他并不知道长鹿山庄在哪,但是他知道应该离并不是很远了。所以,他在路上问了一个路过的男子后,得知长鹿山庄就在前面的不远的时候,叶晨也就骑着那辆自行车拼命过去。

    一路上,叶晨边骑车边看着路边,看看长鹿山庄到底在哪?他发现刚才那个男子肯定是骗他了,对方说长鹿山庄并不是很远,没想到,现在他都骑了二十分钟都还没有到。

    等他都有些累的,运转一圈小周天后,发现前面一个路口上一个牌子写着“长鹿山庄。”

    果然,就在前面不远了。叶晨骑着那辆自行车,往里面进去,大概骑了二百米左右,看到长鹿山庄的大门口了。

    这个时候,叶晨发现自己的手机响了好几次,拿出来看的时候,发现都是廖老打来的,其中廖冰雪也打了两次。

    叶晨拿出手机说道:“廖老,我刚刚到山庄门口了。”

    “你在哪啊?我怎么没有见到你的车?”无论是叶晨开着那辆玛莎拉蒂,还是那辆宾利慕尚,廖文恩却是很清楚的。但是,现在他来到停车场那里询问了很多次,根本就没有看到那个小子过来。

    “我在门口,我看到两个保安守在门口这里。”叶晨说道。

    “那你等一等,我出来接你。”廖文恩和廖冰雪从里面出来,出到外面的时候,东张西望,看到叶晨扶着那辆老牌的自行车站在那里的,显得有些狼狈的样子,觉得很奇怪,甚至忍不住要笑出来。

    按照叶晨来的时间,即使没有早到,同样不会迟到。但是,现在却是迟到了将近一个小时。

    “小叶,你不会是迷路了吧?”廖老走过来问道。

    “廖老,我是差点迷路了。”现在叶晨身上都是汗水,除了是因为刚才救人的原因外,还有因为他着急骑着这一辆自行车过来,还没有靠近的廖冰雪已经闻到他身上那股很浓的男人味。

    “你的车呢?怎么骑这一辆车过来?”看着叶晨扶着这一辆自行车,廖文恩和廖冰雪自然是很奇怪。

    “我的车坏了,这一辆车是别人的。”叶晨刚刚说出来的时候,在廖老身后不少人已经笑了出来。

    有大笑,有讥笑,有嘲笑,同样有不解的笑意,都看向这个显得有些狼狈的叶晨。

    (一个农村神医高手在大城市专治疑难杂症。  )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