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妖界淫游记 > 第八夜 下

第八夜 下

    银螈有些伤心,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身上的这个女人一定会离开自己。6zz9送她来的人一定不可能是一般的妖怪,生活在这里,而且能够有能力把她送来的妖怪一定不是普通级别的妖怪。而自己恐怕并不能保护她。虽然只是几个小时的时间,虽然只是知道她的名字,但是他却觉得自己好想保护她,好想留下她,因为她是唯一能让他安心的女人。

    忽然,他抱住了她的双腿,然後别有深意地看了看她有些迷离的眼睛。“女人太主动了不好。”说著他将玲珑压在身下,然後将她的腿完全分开,让她那有些肿的蜜口正对著自己。他的手掌间突然产生了很多粘,他把粘一下在了自己的热龙上,然後重重的了进去。“你会为我疯狂起来的!”

    玲珑不知道,银螈这次在粘里加了一些毒,而这些毒将进入她的身体,让她的身体亢奋起来,这会使她在这场游戏里获得更多的快感。对於别人来说,这可能会造成疯狂的後果,但是这也是银螈对玲珑的一种保护。

    粘里的毒迅的进入了玲珑的身体,她的呼吸更加急促了,心跳的节奏有些凌乱,银螈知道这是毒的作用。玲珑用力抓住他的手臂:“我…我…现在需要你,你,你动啊!快一点!”银螈看著有些迷糊了玲珑,他知道自己要和自己竞赛了。这是一个危险的游戏,他要和自己的毒来意场竞赛了。

    他用力抓住了玲珑的双腿,狠狠地吻了一下玲珑:“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两个人的身体猛烈地撞击起来,腻滑的粘和蜜水在玲珑的身体里构成一条无障碍通道,银螈的热龙则得以进入她身体最深的部分。

    摇摆的圆,浑浊的泪水,蓬乱的头,玲珑此刻更像一个妖怪的模样了,而银螈的样子却越冷峻了。玲珑有一刻忍不住在想:我的银螈真的好酷啊!但是一瞬间,她又觉得自己很疯狂,居然想把这样一个冷峻的男人变成自己的唯一。虽然到现在她也没有弄清楚自己为什麽来这里,又为什麽遇到这麽奇怪的事情,但是她第一次现自己居然很想留在这里,为了眼前这个男人,更为了身体里的那个男人。

    银螈的心在这个女人的叫声里一点迷失了,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但是身体的感受是直接的,是疯狂的。他对周围的一切的感知变得模糊了,开始他还想控制,因为他害怕危险;但是很快那蜜道里的感觉就让他丧失了警觉,他也变得和玲珑一样疯狂。他狠狠咬住了牙齿,让身体的撞击频率达到了最大,他突然有些失控了,一股热直冲进了玲珑的身体的最深处。

    没有人知道银螈分泌出的毒的解药是什麽,而几乎被点燃的玲珑也不知道自己的玉壶里接受到了什麽。他的热就是他的毒药的解药。毒药在玲珑身体的最深处中和了,那些粘因此会在玲珑的玉壶里形成一个透明的保护膜,这样其他的妖怪及时再碰玲珑,玲珑的身体也不会因为他们的妖气受害了,更不会受孕。

    玲珑的手指用力抓住了银螈的手臂,被泪水变得模糊的双眼已经看不清楚这个男人的面貌了,只能看到那双冒著火的眼睛里的痛苦。为什麽他会有这麽多痛苦呢?对於他来说,自己不是一个练功的道具吗?泪水从她的眼睛滑了下来,这让她能够看到更多的东西,看到他眼睛里的不舍。为什麽要舍不得呢?

    玲珑被他抱了起来,放在了一个古怪的盆子里面。里面没有水,但是有一种好像果冻的东西,,暖暖的,柔柔的。“这是什麽?”“这是一种特别的植物水泡的洗澡水。当它接触到一种药的时候,就会变成这样的。”“真不错,好像泡泡浴。”“你现在身体有些虚弱,需要恢复一下。我去给你拿点吃的。”

    玲珑看著他非常有型的背影,忍不住想:他为什麽不是自己呢?他一定会是一个贴心的男友。每天的送到床上来,晚上还会给自己按摩。到哪里去找这麽好的男人呢?为什麽自己遇到了却不敢奢望拥有他。她的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在说:他是妖怪,而你是要回家的。有一刻,玲珑好希望自己也是一个妖怪,如果只是一个住在银螈附近的小妖怪,她将没有别的奢求,只求能够每天看到他而已。

    “这是这一带最甜的一种浆果。”玲珑用力咬了一口,果然很甜,红色的汁顺著她的嘴边滴落在了她雪白的脯上,一点点的,很是诱惑。银螈依旧冷著脸,没有什麽特别的表现,但是他脑子里现在最想的就是把玲珑捞出来,狠狠亲个够。“真的很甜,要是你能用这种浆果的汁和浴盆里的体一起混合,不知道是不是能做出果冻来呢?”“你想尝尝?”“如果太麻烦就算了。”“我会去试一下的。”“你肯定会是一个好老公。”玲珑大口吃著果子,趴在浴盆边看著他那有些怒意的眼睛,心里多少有些遗憾,因为她没有说错,但是却不应当这麽说,至少不应该说出来。这样对他们两个人都好,不是吗?她向後靠了过去,抬头看著洞顶,想之前的夜晚。

    不知道过了多久,银螈突然出现了,他将一些什麽倒进了浴盆,盆里的水立刻变得清亮了。他将玲珑扶了出来,然後给了她一块布,让她自己擦一下身体,他则用另一块帮她擦了擦头。然後他把一套他自己的衣服给玲珑穿了上去,当银螈给玲珑挽裤脚的时候,玲珑的手指不知觉地进了银螈的头里面,那种顺滑的感觉真的很。银螈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要吃果冻吗?”“你真的做出来了?”

    银螈拉著她来到桌子边,桌子上摆了一个翡翠颜色的碗,里面装著不少红色的果冻。玲珑伸出食指来,沾了一点,将手指放入口中一吮:“味道不错,你可真厉害。”银螈坐在了桌子边,拿起了碗来:“你还想吃吗?”“你要喂我吗?”“对,不过,我们要换个吃法!”银螈突然拉开了他的衣服,将他那早已挺立的热龙露了出来,玲珑的脸上一热,她立刻明白了这个新吃法是怎麽吃的,但是她还是有些害羞地看著银螈将果冻涂满了他的热龙。

    玲珑跪在了他双腿之间,用两只小手握住那热龙的部,然後探出她的小热舌,将上面的果冻一点点的舔进了嘴里。当果冻消失以後,露出了他突起的血管,玲珑吮吸著热龙的每一个部分,最後将它最热最滑的一部分含在了口中。银螈深深吸了一口气,这真的很需要定力,不然他早就泄出来了。那小舌头不仅热,而且很滑,每一下都让他的青筋一跳。那种挑逗的感觉让他好想一举挺进去,但是他知道,等待才能得到更好的。

    上下套弄了一会儿以後,玲珑抬起了头:“我的嘴好酸啊。”“是你上面这张小嘴酸,还是下面的那张酸呢?”银螈戏昵地看著她的小红脸,玲珑嗔怪地撇了他一眼,站了起来,转身作势要走。不妨被他按倒了桌子上,银螈拉下了玲珑的裤子,然後将那早已昂扬起来的热龙一举了进去。因为早已经动了情,蜜水在里面早已泛滥了,著使那层膜更加腻滑了,银螈抽著她,让两个人的热情同时获得了最大的释放。

    他扶起了她的头,用力地吻住了玲珑。他的舌头滑进了她的小嘴里,和那条小热舌搅在了一起。那一瞬间,两个人的身体似乎是完全相通的,有什麽东西在两个人的身体间流动著,那份激情恐怕不是他们两个人以前曾经获得过的。当银螈放开玲珑的时候,玲珑觉得自己几乎不忘记了如何去呼吸,她大力地吸著气,意识却越来越模糊了,突然她全身一抖,一股热淋在了她的贝上,烫得她忍不住叫了起来。银螈向後退了一步,看著她两腿间滴下的自己的热,他的心猛烈地跳著,他真的好想再进入到那温柔之中,但是他不能,因为他看到洞口处的东西。那是给他的诊金。送诊金的妖怪居然能送到洞口而不让他知觉,他知道自己的能力和对方相比恐怕不止差一两个级别。如果刚才对方下手的话,恐怕自己早已经死了。

    银螈走了过去点了玲珑的道,让她入睡了。他将她的身体擦干净,然後用芭蕉叶子包好,将玲珑放到了外面的芭蕉树下。这一切做得非常理所当然,一切都和平时一样,但是银螈知道一切都不一样的。因为他以前做这一切的时候,并没有什麽特别的感觉,而这一次是自己在控制著自己的思想,故意让一切那麽正常。

    当他把玲珑放在树下以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回来,他不能让人知道玲珑本已经成为了他的一个弱点。他不能让玲珑知道自己的想法。他更不能让自己知道自己的想法。他坐在凳子上,安静地坐了很久,久到他已经不知道多久了。忽然他站了起来,他伸手去戴手套,一切都要回到原来的样子了。而他注定要一个人去承受一切的。

    突然,他定住了。他的手指,虽然只有四,但是那,那分明是人类的手指的形状的手指!玲珑果然可以帮助他们提升能力,果然帮他达到了之前他无论如何修炼都达到不了的境地!

    外面的月光好亮啊,银螈却大步走了出去。芭蕉树下空无一片。

    玲珑找到了自己的姻缘,但是却和银螈无缘。第八夜。终。

    《妖界淫游记》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