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烟袋锅子 > 第六章 水清悉心调教牲口 帝江初试殖民太空6

第六章 水清悉心调教牲口 帝江初试殖民太空6

    禺草一听水清要买股票就急乎乎的说:

    “我可跟你说,你怎么胡闹也不能现在卖股票!你没看见现在的股指就像拉稀似地往下掉,我的经验表明,再等半年肯定触底反弹,坚持到股指站在五千点时再卖!另外你把整个保健都停了,你想干什么呀?总不会等还完贷款你就抽吧成问号了吧,再严重一点儿,还完贷款你就上西天了,成了句号了,到那时我弄个小姑娘来当这个豪宅的女主人,这亏本儿的买卖你能做吗?”水清气得啐了禺草一口说:

    “你真行啊!现在你就想我死了你如何快活的事儿了,你那是痴心妄想!我要是死在你的前面,我就像慈禧对待光绪那样,先把你弄死我再死,便宜不了你!哼!对了,你要是不让我卖股票,你就把你的收入和工资都拿出来,每个月留下五千元的零花钱,咱们买单的应酬一律停止,怎么样?”禺草一听就急了眼了,他怒气冲冲地说:

    “我靠!你这人怎么这么黑呢?这刚刚说好的我那付,你还月供,一天没过你就变卦了!我的收入得还人家承虎,你又不是没听着,五百万呢?就这样我还得再从双山丰心那儿借两三百万呢,那些钱不都得我还!想什么呢?你现在就弄死我算了!真是的!哼!妈妈的!整天钱、钱、钱的,我说你还能不能有点儿别的,整点儿高雅的不行吗?”水清瞪着眼睛没有好气儿的说:

    “少在我这儿哭穷!你说说,人家承虎凭什么借你五百万!你说你手里只有几百万,打死我也不信!”禺草学着老外的腔调,两手一摊的说

    “嗯哼!我怎么说你才能相信呢?”水清忽的一下站了起来,顺手操起茶几上禺草喝茶的紫砂壶啪的一下就摔到了地上,紫砂壶摔得粉碎,茶水和茶叶溅得到处都是,水清就像个疯婆子一样破马张飞的瞪着眼睛说:

    “你怎么说我也不信!告诉你!付你付,月供一人一半,就这么定了,爱咋咋地!”禺草心疼的看着地上破碎的紫砂壶说:

    “你又把我的茶壶摔了,我使什么喝水?我算看好了,你这倒霉的娘们儿不管有多少钱、有多高的地位,你也改不了你那粗野低俗的毛病!靠!你这是逼老子上吊啊!”水清气的歇斯底里似的喊着说:

    “你使什么喝水?你倒是喝尿呀!姑奶奶我就这样了,修理你二十多年了,我还得修理你!怎么着!想死啊!好啊!吊死吧!你要是嫌疼就跳楼!不过在这儿跳不行!摔残了还得我养活你,去国贸或者京广中心、京城大厦什么的,一跳就融化在了蓝天里了!”禺草瞪着眼睛指着水清说:

    “好!好!好!我明天就建一外宅、养一二奶,让你看着干着急,气死你!”水清一听眼珠子瞪得滚圆,操起她穿着的拖鞋就扑向了禺草,啪啪的一顿乱打,禺草用手招架着,水清一边打一边声嘶力竭的说:

    “我看你的皮子是又紧了,看我给你熟熟皮子!说实话了吧,你敢告诉我你的外宅在哪儿吗?我把它烧了,给你们当火葬场!”禺草也气急了,一把搂住她,把她使劲的摔倒在了地上,骑上她就扒她的上衣,一边拔一边气汹汹的说:

    “你以为我不敢打你是吧,我是让着你知道不?我也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收拾你的!”正在他们滚在一起,打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水清的电话响了,水清拿起了电话,按了一下接听键,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董事长吗?您忙着呢吗?有个事儿得跟您汇报一下,可以吗?”水清的表情就像变戏法那样的又变回了一个集团董事长专有的表情,只见她和和气气的说:

    “哦!是高总啊!我没事儿,听着呢,有什么事儿你就说吧。”电话那头的高总说:

    “水总!是这样的,税务局的的李处领了一个人到咱们集团来了,说是想你了,来看看你,我看是来找饭辙的,您看怎么办?”水清立刻就像什么事儿都没生那样既严肃而又谦和的说:

    “他带的人是男的还是女的?”高总说:

    “是个女的!”水清说:

    “我告诉你呀,这种情况你们陪他那是费力不讨好的,他肯定也不愿意你们去当灯泡,这么着吧,你找一个信封,装上两千元钱,把信封封好,就说我赶不回去了,这是给他的材料,好吗!”水清那泼妇的形象跟着电话的放下就又回来了,她看着禺草说:

    “你听听这就是你们那些狗男女干的好事儿,妈的!没钱就别泡妞,跑老娘这儿化斋泡妞,你瞧你们男人那点儿出息,让我瞧不起!哼!你是不是在外面也干这样的事儿啊!”禺草看着水清冷笑着说:

    “靠!你跟我什么猫秧儿,有本事你别给钱呢!”水清长长出了一口气说:

    “你懂个屁,他要不是税务局的我才不理呢?”禺草幸灾乐祸地说:

    “这不就结了,人家是要得着才找你,可是话又说回来了,你知道你犯什么错误了吗?”水清哼哼的冷笑着说:

    “我根本从来都不犯错误,谁像你在一个坑里能摔一百个跟头!吃一百个豆也不知道豆腥味儿!”禺草点着一支烟说:

    “你真他妈的不可理喻!人家李处找你要钱,这多被动!这说明你根本就不知道人家的能量,或者说你有什么短处在人家手里。”水清顺手吧禺草手里的烟夺了过来,掐在了烟灰缸里说:

    “客厅不能吸烟,你不知道呀!我说你别放屁放他妈的一半儿就憋回去了行不行!说!放完!”禺草扑哧一下笑了,水清顺手把那只拖鞋也脱了下来,举得高高的,凶神恶煞的说:

    “你笑什么笑!你说还是不说!”禺草赶忙举起双手说:

    “我说!我说!我他妈的又成了你的阶下囚了,像李处那样的权利男人在晚上不给你打电话直闯你的集团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告诉你要识相,二是跟你不外,搞个突然袭击,看看你什么反应!”水清啐了一口说:

    “呸!狗臭屁!要我看就是突然搞个马子,没钱了,慌乱之中跑我这儿要饭来了!”禺草有些安心的说:

    “要是这样的话,他就欠了你一个大人情了,以后你们出口退税的时候要找补回来。”水清得意的仰着脖儿说:

    “你不知道就别瞎嘚啵,人家对我们不错,哪次办税不给我省下几十万!”禺草说:

    “那我就放心了!”水清扑通一屁股就坐在了禺草的怀里说:

    “不跟你瞎白话了,说正事儿,还款的事儿就那么办了,有困难自己解决!”禺草按摩着水清的后背说:

    “我给出个一揽子解决还款问题的主意好不好?”水清娇嗔地说:

    “就你那一肚子坏水能有什么好主意?”禺草拿捏着说:

    “听不听?不听就算了,你以为我愿意说是不是?”水清一骨碌站起来又把拖鞋举了举说:

    “说!你要是不说我能打出你屎来你信不信?”禺草看着水清手里的拖鞋说:

    “你放下拖鞋我就说!”水清放下拖鞋说:

    “看不出来你的脾气见长啊!说吧!”禺草诡异的看着水清说:

    “在这儿说影响情绪,怕说不完全,这叫天机不可随便泄露,必须得配上呱唧呱唧的美妙乐章才能文思奔涌,说得完全!”说着禺草一把抱起水清就直奔卧室而去,水清在禺草的怀里象征性的边挣扎、边捶打、边骂骂咧咧的说:

    “你这个臭流氓!”禺草的脑袋在水清的脖子上拱着说:

    “你看看这个臭流氓怎么给你熟熟皮子!”他们在床上操练完了之后,禺草和水清都泄了心火,禺草搂着水清说:

    “你别紧张兮兮的好不好!只要你的风水先生我老人家同意你买豪宅就有办法还钱,还他妈的董事长呢?饭还没吃屁就出来了,没劲了吧。”水清揪了一把禺草的命根子说:

    “真能得瑟!快说!”禺草哎幺一声说:

    “第一、准备还五六年的钱就行!”水清贱不嘚的说:

    “为什么呢?”禺草轻描淡写的说:

    “你呀住几年就新鲜够了,到那时就把它给卖了,能赚几、、、。”禺草的话还没有说完,水清一骨碌翻身骑上禺草就抽了他一大耳光子说:

    “不行!坚决不卖!老娘就要老死在那里!”禺草卯足了力气,把水清翻在身下,用膝盖压住她的两只胳膊说:

    “你这败家的娘们,你打人有瘾是不是?老子舍不得招你,你登鼻子上脸是不是?我告诉你!我能卸了你信不信?你再破马张飞的老子就把你给绑了!”他们就这样在裸翻中交换着标的上千上万元生意的看法,禺草骑在水清的身上,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说:

    “刚才说到哪儿了,这第二嘛就是你那跑车,老子告诉你怎样能卖二百万,你呀欠着你的供应商的货款,等欠到二百多万的时候就不从他那里进货了,这二百多万不就可以还贷了吗?等他逼你还钱急得要到法院告你的时候,你就说拿这个跑车顶账,告诉他如果同意还可以在他那里进货!并且你告诉他以后进货时给他现款,他保管同意。”水清心说这个混蛋的坏水听起来还可以,于是就把他从自己的身上掀了下去,她坐了起来说:

    “说!把你的坏水都倒出来!”禺草看水清听上瘾了就接着说:

    “接下来你就开始清理库存,把已经过时的布料突击做成款式好卖的衣服,甩!至少能甩出一两百万!你在找税务局的李处,让他把管你集团增值税的头儿介绍给你,开些假的增值税票,等避税、逃税、退税到了一两百万就停止作业,你看有了这五六百万不就解决问题了吗?”水清不安的说:

    “别的都好办,就是假税票上哪儿整去呀!再说这也犯法呀!”禺草非常老道的说:

    “这些事儿我比你明白,现在国家的票真假识别系统还没有弄好,我的哥们儿说最快也要一年左右,你给税务的那个人十万八万的,他不积极查那还有谁管呢,是不是!我给你弄票,怎么样!你急个屁!你应该学学老子,策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哈哈!”水清白愣了禺草一眼说:

    “就是不能给你好脸儿,一给你点温存你就开吹!那你得跟我说说你上哪儿弄假票去,在马路上弄票我的心里能踏实吗?”禺草饶有兴致的捏咕捏咕水清的说:

    “靠!咱是谁呀!是你老爷们儿呀!对不对!实话跟你说吧,我的一个很尊敬的前辈,他叫马扁,这个人有一个强大的造假集团,那么说吧,就是假总统也能造出来,保证比真的还真的!”水清有些不安的说:

    “那我就更不放心了,他要是进去了那我们不是跟着就进去了吗?”禺草哈哈的笑着说:

    “他进哪儿去了,他是给国家造假的,我家老兄千里草的变身术都出自这个马扁之手!”水清笑着说:

    “别扯王八犊子了!没听说过国家还有造假的?”禺草说:

    “靠!这有什么不好理解的,这每一个国家在地球上不就像是一家又一家人家过日子吗?家家对外不都是真真假假吗?这有什么稀奇的!国家战略是什么?战略者、诡道也!你们这些暴户要是没有老子这样的人经常给指导指导,大不了也就是个土里土气的土财主!哼!苍天啊!这样一个伟大的人才竟然在一个充满暴力的家庭里苟活,不公平啊!”

    《烟袋锅子》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