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不是这么回事 > 仅寄相思

仅寄相思

    临行前的上午十点,我骑车到了县城,本打算着是直接去老一中看看,却在广场上犹豫起来了,去之前,我必先想好用怎样的一种心情去看,是带着失落,是满怀遗憾,是平静怀念,是铭记心中……不,都不行,我只是去看看。

    想清楚这些时,已经是下午三点了,不晚,真的不晚,选好了心情再去看,哪怕看一眼,目的都已经达到!我骑着车子赶到了老一中门口,还好,是星期六,大门是开着的。

    在校园里转了一下,刻意去寝室和高二的教学楼看了看,直接就赶到了高一九班的那个教室,停下车子,快步到了门前,抬头才看到,上面写的是初三某班,不知何时,这间教室已经成为初中学生学习的地方了,也好。

    教室里有几个学生在闲聊,有几个在读书,有几个看到了我,他们有些讶异,门外的那家伙是谁,跑到这里来看什么,他那个眼神,好像是这里欠了他许多似的,总不能让我们还吧?有病!

    移开了目光,我淡淡一笑,学弟学妹们,不是的,这里并不欠我什么,我来看看,只是因为这里是一切开始的地方,开始美好但过程结局都不美好,但愿,你们都有一个美好的开始,也有一个美好的结局,我说的是,学习。

    停留了十分钟,我就骑车到了篮球场上,高一时所有的欢声笑语仿佛汇集成了一声呐喊,我听到了,也就知足了,骑车就出了一中的校门,再去,就是西边的那座桥上。

    每到这里,我的心里总会纠结一下,这里,是所有不美好开始的地方,当然,我是不会不能也不敢责怪于这座桥的,只是在心底盼望着,终有一日,我还会回来看看,带着满心的安宁和满身的辉煌!

    继续西行,到了我们曾经租住房屋的路口,这里的变化不大,只是我们曾经住过的那间屋子,已经没有人住了,小卖部也换了地方,这里啊,是很多错综复杂开始的地方。

    回来时,停在了原来‘医生哥’所开诊所的门前,物是人非了,可还有一个念想,那日我们喝多,我和军到荒地里吐的时候,鸽子和牛啥红就是站在这个地方看着我们俩的,那时,真敢喝啊,可能是因为,心知有鸽子陪着吧!

    路过这座桥,到了与郎哥多次抽烟品茶的地方,烟不是好烟,茶不是好茶,坐的地方是一堆隆起的泥土,可我和郎哥,真就那样快乐地过了许多个中午,烈日炎炎,河水在东流。

    出来,进了一个胡同,是钩子租住的地方,这里也积聚着很多有关我们的回忆,太多了,一时想不起来谁的具体事,临走时,我才想起来了,高三分别那日,鸽子他们就是从这个胡同口回来的,十一就是从这个胡同口走的!

    再过两个胡同,我探头朝西边望着,怎么能忘了呢,被潇潇她大舅吓出来时,我踉跄至此,爬进了郎哥所住的地方,砸烂了那个狗窝,惊到了那条神奇的狗,还有,郎哥。

    一路向北,到了二路,转向西边,到了东边的这座桥上,天色还早,桥头上是其他的商贩,西边卖牛肉面和对面卖水饺的都不再,那两年里,可没少照顾了他们的生意啊,不过,我还是得感谢那两位老人,牛肉面太好吃了,尤其是饿了三天的那次。

    自桥头往东,则是鸽子在下雪夜陪着我走过的路,将到三路时,鸽子突然抱住了我,送上热吻,我感动的心暖,热泪盈眶,紧紧地抱住鸽子,爱情,也曾在我们之间!

    回到二路桥头,往西是几个网吧,两年不见,这里的网吧更加破烂了,可能来的多是醉鬼吧,酒精也腐蚀了他们的门槛,里面,一定还是乌烟瘴气的,可我,曾经是那么贪恋这个地方。

    一路向南,到了十一姐姐家小区门口的对面,那个马路牙子啊,曾被我坐了多少次,嘿嘿,其实,它应该感激我,被坐总比被踩强吧,再次坐下望去,还是那些熟悉的景物,里面的人,好像都没怎么变。

    只是,他们也在里面,曾几何时,我心中所有的不甘,都是拜他们所赐啊,还有许多未解开的谜团甚至仇怨,哎,也都放弃了吧,但愿以后,他们能善待十一,不然,也没什么不然了。

    来到二路最南端,到了我只停留过一次的桥头,那日,我从鸽子那里狂奔而出,嚎叫至呕吐,这座桥头,就是最好的见证啊,它在告诉着我,你走了,就不必亏心,我不亏心了!

    一路向东,到了六路往北,就是新一中前面的路了,这些路虽然很新,我和我的朋友们却未走过几次,一直没想明白,是我们不适合它,还是它不适合我们。

    行至中间,我不觉停留一下,就在这里啊,那日,他们把我叫出,鸽子在深夜知晓,必须回家,我在网吧颓废一夜早出,走不过十步,十一到了我的身旁,两人相拥而泣,情更深!

    再走就是新一中了,说也奇怪,我在这里也是呆了两年的,而且都在一个教学楼上,却不想多看这教学楼一眼,为什么?一直未想明白,大概是因为,教学楼太新了吧,而我是个念旧的人,那时。

    走到后面的宿舍,才有了点感觉,记得最清楚的,就是高三离校前夜,我们所有的男同胞们,把寝室的热水瓶都扔到了楼下,在牢笼般地寝室里狂吼乱叫,连校长都给惊来了,但我们疯狂不止。

    再走,就是最后一个地方了,开水房后面的夹道里,虽只进过一次,可我深深地记得,比对这新一中里其余所有地方加起来都深,那夜,我可是第一次发现,夜空中,竟然没有月亮!

    出了一中,就是东面路上的歪脖树下了,我和十一曾多次长聚于此,缠绵悱恻尽在不言中,而后,老大我们几个,是经常上树呆坐闲聊,记得有一次,几个孩子经过,见我们盘踞树上,不甘示弱地要上树,可心太急,摔了几个,老大我们笑的不行了……

    再往东走,就是桃林所在之地了,我没有进去,总觉得,这里给我的印象不深,后来才想明白,桃花太过绚丽夺目,不适合我与十一,桃枝也不行,要是梅花就好了,凌寒独自开。

    到此处,已然转了一个大圈了,县城里所有该去的地方,都去过了,再往东走,到了一根新架的电线杆子前,必须来这里啊,我和十一的爱情就刻在这上面,经风雨不退色!

    突然,我又在上面看到了一行新字,那应该是一首现代诗或者词,我愣住了,这是分手之后,十一又刻上去的,其中意境,多为劝我走向美好之意,十一,到底是十一!

    之前,准备好的所有心情被十一留下的这几行字给大乱了,我掏出一根烟,点着,手缠斗着抽完,再点着一根,一连五根烟之后,我的手才停止了颤抖,而心,却开始抽搐了!

    十一,果真,你还是我心中的那个十一,再想起你,还是高一看你微笑时的那一幕,可,我们,我们啊,怎么就分开了呢?郑重地告诫过自己,不许再落泪,可我,还是忍不住落下了两行。一行书信千行泪,寸寸相思,寸寸灰。

    喘息不定,我跨上车子,一路西行,从县城东面到了县城西面,那座学校的门口,夕阳西下,本该是晚饭的时间,这里却空无一人了,在那一刻,我心中又做了一个决定,若十一出现,我将不顾一切,将她拥入怀中,心可死灰复燃,爱情必将永久!

    可,十一久久没有出现,我再一次带着失落回城,回到城中,不再思念十一,但心已经乱了,到了广场上,夜幕将临,我颓然坐在路边,久久不敢起身,一直在喘息着,无可避免地在品尝着过去四年中的点滴,品尝至咀嚼……

    再抬头,已是华灯初上,来之前,曾与父母交待,今晚可能不回家了,可就是在满目绚丽的那一刻,我突然下定了决心,回家,我一定要回家,县城于我,已再无半缕牵挂!

    不曾回头,一路疾驰到家,父母做好了饭菜等我,我笑眯眯地洗去了脸上的泪痕、伤痕,伺候父母吃饭,那一夜,我睡的格外的安稳,自那夜之后,高中四年也就留在我的梦中了!

    开学那天,父亲将我送至县城,同行者将我接过,父亲迟迟不肯走,恍惚间,我看到十一来到,在远方眺望,待我跑过去时,她却又不见了踪影,其实,我只是想跟她说一句平平淡淡的话。

    南行的车太快了,待我回头看向县城时,它已经被层层叠叠树木房屋挡住了,只露出了几处端倪,已足矣,别了,县城!

    火车一夜,我都在回忆着,没想到,回忆真的是太多太多了,想闭目一刻都不行,那里,都有谁呢……踏上南地的第一步,回忆戛然而止,沉重悄然随行,举头望,旭日东升!

    ……

    四年后,才写下此文。故事有些凌乱,过程不乏累赘,结局浑然不清,但真实。现实里,有多少,是清晰的呢?

    不为纪念,仅寄相思。十一,鸽子,我的朋友们……我想你们,你们听见了吗?

    全书完。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