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战国祸末代绝色 > 第三百八十五章

第三百八十五章

    黄筝等宋宪的消息等的心焦也没什么胃口,但是张良在她不能表现的太过于明显勉强吃了些。好在宋宪并没有去得太久,但见张良在座只说下面已经无人。

    说是无人,其实不过因为天晚打扫战场的人要等到第二天天明之后再来。而现在下面人是有的全是死的罢了。悌

    “那么夫人接下来如何打算?”张良看着黄筝。

    “眼下不清楚城父之内的状况,若是平静那自然还是依着原来定好的路回去。若是不太平,那自然是要绕道远一点不怕。”悌

    “现在启程是来不及,不如仍旧回我那宅子等明天我打听了城父的消息再送夫人上路?”

    黄筝看张良说得貌似随意实际却在试探自己,怕是已经在怀疑自己和秦军之间的关系了。

    “若能得了城父的准信那可真是求之不得,这一夜又要麻烦你了。”

    张良看黄筝喜滋滋的答应也去了疑心,自去安排回家不提。这些天接触下来黄筝虽然还不是太清楚张良的来历背景但也大致明白他对秦国的怨念,是以这次他能得到通知先一步跑开一定是与楚国的高层有关联。那项、庄二人虽然没告诉她什么,可他们本身的名字就已经传递出了不少讯息。黄筝不想管那么多,她只想知道昨天晚上从这岩洞下面过去的究竟是不是蒙恬。谀谀

    “黄夫人。”

    黄筝被打断沉思仰头看去是张南。她自己满腹心事所以刚才席间也不曾留意张南是否下了车,现在看她过来便往旁边挪了下身子腾出地方让她挨着自己坐下。尽管一夜不曾好好休息,张南还是让人将自己收拾整齐,除了微微发青的眼眶别的倒看不出丝毫狼狈来。

    “夫人往后还回秦国吗?”

    黄筝不知她为何突然这样一问,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着自己面前的地沉默下来。

    张南看她面露不悦赶紧说,“夫人别误会。我只是想……只想知道夫人去处,免得……免得日后想寻寻不到了。”

    “寻我做什么?”黄筝莞尔一笑。

    张南红了脸嗫嚅道,“昨夜听得夫人琵琶惊心才知道原来世间竟然还有这样的手法,是以……”

    “这样的东西对你来说并不适合,不学才好。”黄筝牵过她的手,“那曲子本该是男人们弹的才对,看你这水葱般的手别坏了。”

    “我不怕,我想学。我家的状况夫人也看到了,哥哥有他自己的事我每日被困在那小小得院子里身边除了丫鬟婆子不仅没个说话的,连怄气都找不到人。”

    见她说的有趣黄筝不由笑起来,“你也不算太小,过不了多久怕是要寻个婆家,那时候自然有姑嫂妯娌与你说话怄气。”

    “我,我还没说婆家呢!”张南又羞又臊的垂下头。

    黄筝知道她这么大的女孩子开玩笑不能过分也就打住了话头,只看她扭过头似乎在看着什么。那方向里站的可不只有赵岩最是显眼么。说起来赵岩快十五岁了。当年自己第一次见到成蟜的时候他正是这个年纪!同样的美颜如玉,同样的翩翩而立,同样的引人侧目。不过在他身上没有成蟜那种天之骄子的狂,倒是傲气不减,也比那时的成蟜更为稳重。那时候成蟜有宠溺他的夏太后,现在的赵岩有什么?说起来自己是答应成蟜会好好照顾他的孩子,这么多年她也没为他做过什么。

    成蟜的婚事上她也许是说得上话的,可是张南?她根本不了解。何况对赵岩最好的还是在咸阳找个稳固的靠山才是上佳的选择。不是她古板非要个门当户对不可,赵岩那态度一看就是对这丫头一点不上心的样子,她也没必要去烦人家不是。所以张南若不请张良来开口她装马虎即可。

    赵岩满心欢喜的站在扶苏身旁只恨周围人太多不得与他好好亲近,哪里知道背后人打了自己几番的主意。回程的时候他名正言顺的与扶苏同车两人卿卿我我只觉时间太快唯一能使这番互通心意稍稍失色的便是不知现在秦军的状况,不知光儿的父亲怎样。

    刚才下山后看到满地死尸一片狼藉苦了众人,黄筝见多不怪偏偏要装出害怕干呕的样子,扶苏一干人是真没见过所以也真将晚饭吐了个干干净净。宋宪却尽量在死尸堆里寻找有没眼熟或时认识的人来以此判断战况。

    “难道今天晚上真的要在他家住一个晚上吗?”宋宪挨到黄筝的车旁小声的问。

    “住下来对我们只好不坏。”

    “可是爹现在的情况……”

    “已经这样急也无用,不如多留一天看能不能从他们嘴里掏出点有用的东西来。”

    宋宪不再出声,只是感叹黄筝这种沉得住气的功夫不管什么时候都能发挥的淋漓尽致。

    再说秦军当初拿下郢都逼迫楚王迁都寿春之后李信就与蒙恬分兵两路南下,许是因为一路都太顺利所以让他们过于冒进,现在楚国的反击排山倒海一般使他们无法招架,幸而两人对形势的判断还算准确快速所以在第一时间都选择往城父方向后撤,合兵一处这才避免被分片围困而是冲出了重围。

    经过昨夜的突围众人都疲倦潦倒,好在驻守在郢都的蒙武在得到信后派出人来接应这才能有今夜的安稳整顿。就着篝火的光宋昭解开蒙恬身上的绷带,乞黑把药递了过去扭开头去准备新的绷带。那伤口他也不忍心去看。宋昭用水洗去血污看蒙恬忍

    着痛不出声那手也有些下不去了。虽然这些年打打杀杀早已经习以为常,可是蒙恬从来没被这样重伤过,起初他还以为那一刀只是堪堪划过他的背,没想到却划的这么深,要不是张焉救得及时还指不定怎样呢。不过要严格说起来还是他们自己太大意,明明就知道推进的过快却没太多防范意识,否则蒙恬也不至于连甲胄都没穿上被杀得这么狼狈了。

    后背上火辣辣的烧痛感让他心里稍微好过那么一点点,这一次被楚国反扑他也算彻底看清楚了。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楚国内部再怎么腐化堕落也不是能轻易吞下的胖子,搞不好还是得用上王老将军的拖字诀。要是让再如等攻下赵国那样等个十年别说大王不愿意等,估计满朝上下也没一个愿意等的。不过楚国与赵国最大的不同就是王权更迭的问题上不好处理。

    乞黑拿了帕子将他头上的汗细细擦了去,宋昭将绷带缠好去把血水处理掉。

    “致勋去拿了笔墨来。”

    “等宋昭来了让他代笔吧。”乞黑只认得字却不是太会写。

    “我给大王上疏也没多少字。”

    乞黑知道拗不过他的意思只得先去寻来了笔墨。

    等蒙恬写完宋昭已经在旁边站了多时,忙去扶了他侧身躺下。“爹,刘悭来了。”

    蒙恬本来疲乏一听来人也顾不上休息让宋昭将人带来跟前。刘悭是他亲自培养出来的侍卫,去年给了蒙光。如今听他来起先觉得意外,再想想就明白一定是黄筝不听自己的话跟来了。

    刘悭跟着蒙恬也有些年头又是被他亲自带出来的对他感情自然比别人不同,他也知道蒙恬有多看重蒙光所以自从跟了蒙光也没有过怨言。如今看蒙恬重伤差点连自己是来做什么的都忘记了,宋昭虽然与他年纪相仿彼此也相处了好些年,但毕竟名分上是蒙恬的养子,所以刘悭并不敢说他。只拿眼睛狠狠瞪着宋昭,那心里的意思自然是怪他没保护好蒙恬了。

    “事出突然也怪不得他,眼下都能好好站在这里已经不容易了。”刘悭知道蒙恬护着宋昭也没再有什么表示。“你这节骨眼上来这里有什么事?”

    刘悭便将前些天发生的事情一股脑儿都说了,听得蒙恬眉头就没舒展过。黄筝胆子一向不小,那天溃退的时候她就在近前也算了,怎么还带了扶苏赵岩。有个万一回咸阳可要怎么交代?不过他还顾不得去深想随口问道,“夫人可是直接回郢都了?”

    “没有,往这边来了。”

    “多久到?”

    “明天白天或许便能到。”

    “既然这么快还派你来送消息做什么?”

    “夫人不知大人在此休整是怕你们往陈都去了所以才命我先追了过来。”

    蒙恬脑子转再快也不明白为何黄筝怕自己去了陈都,“夫人的意思是去哪里?”

    刘悭似乎知道蒙恬会有此一问不假思索的答道,“上蔡方向。”

    蒙恬摆了摆手身边的人都散开了,他闭上眼睛极力想弄清楚黄筝的意思怎奈身上重伤加上劳累疲乏没过多久还是睡着了。

    这一觉睡到天快黑才醒过来,身边没有别人只黄筝坐在跟前。她曲着身子膝盖上一张羊皮地图半搭在地上,看的认真又仔细连蒙恬醒过来也没觉察。

    “你什么时候学着听听我的话呢?”

    黄筝扭过头看他醒了便将地图丢下往他跟前挪了挪,“我哪里没听你的话了?你说不带我来可没说不许我跟来。”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