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奴隶的女警 > 下

    -----    第五回地狱的开端当孙嫣翎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在房间里,她观察了一下,门已经上了锁,房里并没有像囚禁犯人用的手铐,反而好像普通房间一般有家俱,甚至还有电视萤幕。这让嫣翎非常讷闷,身上也换上洋装。

    「奇怪,我怎么会在这里?」嫣翎开始思索。慢慢的,她想起自己在道场上跟陈威比赛,但是因为陈威在道服上做了手脚,自己被抹上春药,慾火焚身,不但没有击败他,还被陈威奸淫了。

    想到这里嫣翎不禁脸颊泛起红潮,那巨大的和巧妙的技术,让她达到一次又一次的。虽然说嫣翎不是个未经人事的处女,但是这样激烈又美妙的还是第一次,那阴部又分泌出阵阵的花蜜。

    「啊!我怎么会这样?难道自己真的是好色的女人吗?」不禁把手伸进裙子里,抚摸着自己的,用手指刺激着跟阴核,想要抓住一点的余温。

    突然间,房间的门打开了,陈威走了进来,看见嫣翎正在。

    「果然不出我所料!」陈威对着嫣翎笑说:「大警官,这样子是达不到的,让我的大来帮妳吧!哈!」

    听到陈威的笑声,嫣翎才回过神来,看到自己的淫荡模样被陈威看见了,心里不禁又羞又气。

    「你……你想怎么样?」嫣翎心虚的问道,现在的她已经不像刚来时的咄咄逼人,因为她知道自己身处险境,必须要忍耐。

    「喔!我没有想怎么样,只不过……」

    「只不过怎样?」

    「嘿嘿!」陈威的口气转趋严厉:「只不过要把妳调教成我的奴隶吧了!」

    「什么?要我作奴隶?办不到。」嫣翎听到陈威的变态要求,义正词严的拒绝了。

    「妳以为有妳拒绝的余地吗?」陈威一步步走向嫣翎。

    「你……你不要过来!」

    在道场里的比赛,已经让孙嫣翎知道自己跟陈威的功夫相差太远,所以面对陈威的步步逼近,嫣翎显得有些胆怯。

    「不,我不能坐以待毙。」孙嫣翎脑中出现了放手一博的想法,于是她决定向陈威展开攻击。

    陈威看见孙嫣翎摆出攻击的架势,颇为不屑:「妳以为妳能打得过我吗?」

    孙嫣翎并不理会陈威的冷嘲热讽,只是在悄悄寻找空隙。突然间,她挥出了一拳,命中了陈威。

    「得手了!」她乘胜追击,继续对陈威展开进攻,但是后续的攻势都被陈威化解,只是陈威并不急着反击。他像猫戏弄老鼠一样,一边拆招一边还说一些挑逗的话刺激嫣翎。

    孙嫣翎看到自己的攻击没有效果,心里也急了起来,动作也慢慢迟缓。

    「不要再浪费时间了,乖乖的让我调教吧!」陈威开始展开反击。

    原本攻击就没有效果的嫣翎,现在面对陈威的进攻,更显得捉襟见肘。

    突然,陈威一脚踢中了嫣翎的腹部,嫣翎痛的蹲在地上。

    「怎么样,还要反抗吗?」陈威以胜利者的姿态接近嫣翎:「告诉妳,虽然妳的功夫不错,但是在我的眼中,只不过花拳绣腿不堪一击。哈……」

    嫣翎勉强站起来注视着陈威,她知道自己打不过眼前的敌人。「陈威,你知不知道把我囚禁在这里是犯法的?如果你再不放我走,过不了多久,警局里的同事就会发现我失踪了,到时候你就逃不了了。」嫣翎企图以绑架的严重性来威胁陈威。

    「是吗?如果得到当事人同意就不算绑架了吧!」

    「你是什么意思?」嫣翎完全不明白陈威的意思。

    只见陈威拿起大哥大给嫣翎:「现在我要妳打电话回警局,说妳正在南部休息,需要请假一个礼拜。」

    嫣翎半信半疑的拿着电话,心里一直在揣摩陈威的想法。

    「喔!我差点忘了告诉妳,妳在道场里的淫荡模样,已经被制作成精致的录影带,如果妳敢不照我的意思说,这些录象带明天就会出现在各大电视台上,想想看美丽能干的女警,居然是摇动屁股追求男人的淫荡女人,那是多令人兴奋啊!」

    这些话像一根根的针刺进了嫣翎的心里,「你……你骗人!」嫣翎还试图为自己辩解,但是当她看见电视萤幕里出现了男女的场面,而影片中的女主角正是她自己时,她知道自己已经落入他的陷阱里。

    她颤抖的拿起电话,拨着警局的号码,耳朵里听到的是一阵阵浪声,是非常满足的声音。

    陈威在旁边看着她打完电话,关掉电视:「这样才乖嘛!好好在这里接受调教吧。」

    「不可能,虽然我被关在这里,但是我决不屈服的。」嫣翎斩钉截铁的反驳陈威。

    陈威摆出攻击的架势,一步步的靠近嫣翎;嫣翎一步步往后退,一直退到墙壁。

    「怎么样?你已经无路可逃了,乖乖听话吧!」

    「不,我绝不……啊……」

    陈威无情的拳头落在嫣翎的身上,打的嫣翎招架不住,嫣翎虽然很想忍耐,但是身体的疼痛已经瓦解了反抗的战意。

    「求……求你不要再打了,我愿……愿意接受调教当奴隶。」从来没有屈服于任何人的嫣翎,终于屈服在陈威的拳头下,答应做奴隶。但是嫣翎心里反而有种刺激的新感觉,彷彿在期待着什么。

    「现在我们来继续刚刚的动作吧!淫荡的奴隶,来,表演给我欣赏欣赏吧。」

    「这……这我作不到,好丢脸。」

    「真的吗?那妳刚刚的行为又做何解释呢?不要再装纯洁了,其实妳很喜欢有人看妳的表演吧!」

    听到陈威的话,嫣翎的脸慢慢泛起红晕,心里也有异样的感觉。

    「快一点!不然我的拳头可不等人的!」

    原本还犹豫不决的嫣翎,想到陈威的拳头就屈服了。

    「我已经逃不了!只有听从吩咐了。」这样自暴自弃的想法,漫延在嫣翎的脑海里。于是她扭动屁股,双手也隔着衣服抚摸着自己的,也许是紧张让嫣翎的动作显得僵硬。

    「看来需要一点声音来陪衬一下。」陈威拿起摇控器,再打开电视,马上就出现嫣翎淫荡的模样,陈威还特别把音量转大,整个房间里马上充斥着嫣翎的淫声。

    当嫣翎听到自己的淫声时,脑海里浮现出在道场的激烈镜头,身体受到这样的刺激慢慢发热起来,阴部流出了,也坚挺了。嫣翎沉醉在当时的情境下,动作也流畅许多,口中不断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

    「把洋装脱掉吧!」

    听到陈威的命令,嫣翎一边摇晃着屁股,一边用双手拉下拉链脱下了洋装。

    脱掉洋装后的嫣翎,只穿着一件蕾丝边的丝质内裤,阴部的地方早已因为的分泌而若隐若现,茂密的阴毛几乎清晰可见。

    没有了衣服的隔绝,嫣翎更加没有阻碍,她忘情的扭腰,摆出各种疗人的姿势,两手抚慰着,用手指轻触因兴奋而挺立的粉红色,快感的电流充满全身。嫣翎慢慢的将手顺着、腹部抚摸下来,到达自己的阴部,她先隔着内裤用手指轻轻的画圈圈,刺激着阴核,然后把内裤脱掉,露出茂密的森林和充斥着分泌物的口。

    这时候的嫣翎已然完全,没有任何遮蔽的衣物了。

    「果然是人间尤物!把她训练成奴隶一定很过瘾。」陈威这样想。

    嫣翎不停的用手指刺激着阴核,另一只手也搓揉着跟,口中更急促的发出「啊……啊……」的声音。

    当然这样精彩的画面,陈威是绝不会放过的,他早已准备好摄影机完整的拍下整个过程。

    终于嫣翎达到了,满身大汗的站立着,双手的手指还沾满着自己分泌的。

    「表现的很好,不愧是我的奴隶,现在妳到床上坐下,我要好好的观察、观察。」

    嫣翎顺从的坐到床上,现在的她完全没有反抗的意愿,不但是因为陈威的拳头,或许自己早已有成为奴隶的感觉吧。

    「把大腿张开。」

    「是……」嫣翎慢慢的打开大腿,露出自己的阴部。

    「还不够,妳要用双手把大腿撑开到最大的角度。」陈威严厉的命令着。

    嫣翎看到陈威的脸,再想起他的拳头,就完全不敢反抗。她咬着牙,用手慢慢地抬起大腿,撑开到近乎成一直线,而为了要保持平衡,嫣翎必须要直挺着上身,更让自己的显得突出。

    陈威蹲下来仔细的看着嫣翎的红肿阴部,口因为张开大腿而扩张,还汨汨的流出。陈威用手指抚摸着嫣翎的,刺激着阴核,甚至把手指插入进行的动作。受到挑逗的嫣翎不自禁的又感到慾火焚身,她的舌尖舔着嘴唇,发出淫荡的叫声,眼中充满慾火。

    陈威看见嫣翎的表情,知道自己的抚慰、挑逗已产生效果,「妳是不是想要男人的啊?好色的奴隶!」陈威一边抚摸着嫣翎,一边用话挑逗她。

    陈威不停的用手指搓揉着阴核,嫣翎也陶醉在陈威的抚慰下,口中发出呻吟声:「啊……嗯……好舒服,啊……」

    陈威看到嫣翎如此满足的表情,便故意放慢手指的动作,让嫣翎心痒不已。

    「啊……再快点,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嫣翎不顾羞耻的要求陈威,现在的她并不是因为春药的刺激,而是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要求着。

    「如果妳要我快一点,就要听我的话,知道吗?」

    「好……我什么都听……嗯……」

    「首先妳先将双手撑起身体,双脚打开,把自己的暴露出来。」

    嫣翎顺从的撑起身体,还分泌出阵阵的。

    「然后用自己的食指跟中指撑开两片,说:「我是下贱的奴隶,请主人尽情享用我的身体吧!」否则我就不让妳满足。」

    当嫣翎听到陈威的无理要求时,理智上告诉自己不可以,但是对插入的渴望以及陈威一直以手指挑逗着阴核的效果,让她的理智完全崩溃。她用手将拨开,口中还说:「我……我是下……下贱的奴隶,请主人尽情享用我的身体吧!」

    「那妳承认自己是我的奴隶了?」

    「是……是的,我是主人的奴隶,快快凌虐我吧!」因为无法获得满足的嫣翎,被陈威一步步引导说出自己是奴隶的话,这正是陈威调教的第一步。

    「很好,现在妳把屁股对着我,我马上就给妳最爱的!」

    嫣翎把身体翻过来,将屁股对着陈威,嘴巴还发出引诱的呻吟声。陈威掏出早已一柱擎天的,奋力一插。「嗯……啊……嗯……」嫣翎随即发出满足的哼声,腰部还配合着陈威前后律动着,完全像只发情的母够,一点也不像是精明能干的女警。

    陈威尽情的,嫣翎也不停的达到了。终于陈威满足的射精,而嫣翎早已因为如此激烈的,瘫软在床上。

    陈威拿出准备好的狗环套在嫣翎的脖子上,嫣翎还来不及反对,就被套上。

    「从此以后,妳就是我的奴隶了,明天开始,我会正式调教妳。哈……」陈威说完这些话就离开了,只留下在房间里对未来茫然若失的孙嫣翎。

    第二天早晨,陈威手中拿着一条皮鞭跟一个袋子走进嫣翎的房间,对着嫣翎说:「淫荡的奴隶,从今天开始,我要好好调教妳!先把这件衣服换上。」

    说完,就拿出一件“衣服”,说是衣服,实际上是只能够遮住重要部位的皮革,在的四周也有皮革围绕。当嫣翎换上这件衣服时,自己突然觉得好像真的是奴隶,虽然自己口口声声说:「不会当奴隶」,可是却又毫不反抗的换上耻辱的衣服让陈威凌辱。这样矛盾的情况,让嫣翎陷入迷惑。

    嫣翎顺从的换好衣服,也穿上陈威为她准备的黑色高跟鞋后,陈威就拿出一条链子扣在狗环上,挥舞皮鞭说:「好了,我们来散步吧!」随即用力扯动链子让嫣翎跌倒。

    「很好,下贱的母狗,现在开始爬吧!」

    嫣翎坐在地上犹豫不决,但是看到陈威手上的鞭子,再想到陈威的拳头,她就心寒了。于是她把双手放到地上,抬起臀部开始一步步的爬。

    「啪!」一声,陈威的鞭子打在嫣翎的身上,痛得嫣翎说不出话。

    「快一点!」

    嫣翎不得不加快爬行的速度,那臀部也因此左右扭动。

    「现在我们到调教室吧!」陈威拉着嫣翎往外走。

    房间外是一条长廊,陈威就像溜狗一般让嫣翎在前面爬,而嫣翎虽然在陈威的威胁下不得不爬,但是却慢慢习惯像狗一般在地上爬的行为,心里也出现异样的感觉。

    走着走着,突然间嫣翎发现在走廊的两旁有好几张放大的相片,就在她的通道旁。嫣翎好奇的看着相片,却让她面红耳赤、心跳加速。原来这些相片都是陈威调教的画面,每张照片的女主角都不同。有着被捆绑起来鞭打的内容,也有帮陈威的画面。而且每个女主角都在照片旁边签名,承认自己是陈威的奴隶。依照女人的直觉,嫣翎知道这些女人的表情都是满足的,这些画面也刺激着嫣翎,流出阵阵。

    「难道,我也会变成这样?!」嫣翎第一次有当奴隶的感觉。

    陈威也发现到嫣翎的动作,他笑着说:「哈!哈!这些都是我的奴隶,她们都是心甘情愿接受我的调教,妳也很快就是其中一个了。」

    终于快走到长廊的尽头,嫣翎也因为在地上爬行以及那些照片的刺激而香汗淋漓、气喘吁吁,分泌的早已跟汗水混合在一起,散发的味道。但是她觉得很奇怪的是,这最后一张照片的女主角并没有露出真面目,照片旁也没有署名。

    「奇怪,这个人好像我认识?」嫣翎看着照片里张开双腿的人,心里充满疑问。

    第六回母狗的凌辱

    一进入「调教室」,映入嫣翎眼簾的是一张附加手铐的椅子,另外在墙壁上挂着各式各样的「刑具」,不但有粗麻绳、蜡烛,甚至还有各种尺寸、样式的假,让嫣翎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这里就是以后几天里,要把妳调教成奴隶的地方。」陈威看着表情错愕发呆的嫣翎,说出了他的目的。

    嫣翎虽然明白陈威的想法,但是她却万万没想到,陈威居然要以这些道具来折磨她,这对从小在正常环境中长大的嫣翎来说,是个非常恐怖的梦魇,不禁使嫣翎对将来的日子感到悲观。但是,她知道陈威并不会对她不利,至少到目前为止,她还是很安全的。

    「先渡过这几天吧,再想法子逃走。」于是她脑海里做出如此的决定。只是她没预料到,自己的本质是个完全的被虐待狂跟暴露狂,一但被像陈威这种老手发现,是根本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到最后只有乖乖当奴隶的份。

    就在嫣翎暗中计划要伺机逃走的时候,陈威已经拿出形状奇特的「刑具」开始要进行调教了。

    嫣翎趴在地上看着陈威手上像狗尾巴的东西,心里觉得非常奇怪,突然间,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这是作什么的?」

    「嘿!嘿!这是让妳作母狗的道具。」陈威一边把玩着手中的刑具,一边详细的介绍着:「看!这细细长长的部分,不正像是狗的尾巴吗?」

    当陈威在介绍的时候,仍然不忘同时挑逗嫣翎的性慾。他的皮鞭游移在嫣翎身体的每寸肌肤上,那皮鞭的前缘还特别作成毛绒状,如此一来,每当鞭子轻轻拂过,那又酥又痒的感觉,一阵阵刺激着嫣翎的神经。慢慢的,嫣翎的慾望被挑起,不自觉从口中发出「嗯……嗯……」的声音。

    「而下面球状的东西,就是要插入妳的屁眼里,这样一来,当妳在地上爬的时候,屁股的尾巴就摇呀摇的!不就像只母狗嘛!哈……」

    原本嫣翎还陶醉在陈威的抚慰下,一听到他这么说,满腔慾火顿被浇息一大半,如此羞辱的行为,以前嫣翎根本连想都没想过,现在居然要发生在她身上。

    「这……这太过分了!我绝对办不到。」

    「喔!是吗?」好像早已知道会有这种回答的陈威,轻描淡写的说着:「可是妳想想,这几天来哪一次妳不是义正词严的拒绝,到最后却裸露着摇摆屁股要求我插入?而且妳也承认了是我的奴隶了。不要再挣扎了,乖乖的接受我的调教吧!妳是暴露狂的事实是无法改变的。嘿……嘿……」

    这些话像当头棒喝般冲击着嫣翎。「那……那是因为你使用卑鄙下流的手段暗算我,我才会屈服。」嫣翎试图替自己的行为作辩解,但是心里却隐隐约约响起不同的声音:「是这样吗?我真的是因为他的暗算才屈服吗?难道不是因为自己的被虐待狂性格。」这样子的念头使嫣翎觉得恐惧。

    陈威慢慢的蹲下来,一手拿着「尾巴」,一手抚摸着嫣翎。嫣翎感觉到陈威的企图,不由自主的往旁边闪避,「你……你不要再过来了,我……我不要做母狗!」她的声音因为恐惧而显得颤抖。嫣翎努力的想避开陈威的双手,但是受限于链条跟狗环,根本没有办法逃避陈威的双手。

    陈威带着嘲弄的语气不疾不徐的说∶「再逃啊!妳再逃啊!看看妳能逃到哪里,乖乖的听话吧!哈!哈!」

    嫣翎发现自己一步步走向地狱的深渊,却没有人能救她。陈威动手把嫣翎身上仅有的遮蔽衣物脱掉,露出嫣翎雪白的皮肤跟丰满的胸部。

    因为嫣翎是趴在地上像狗一样,胸前的双峰随着嫣翎的身体晃动而左右摆动着,圆滑的臀部此时更完全呈现在陈威的眼前。

    「多漂亮的圆弧,多完美的曲线啊!充满弹性的肌肉、雪白得近乎无瑕的皮肤,不管什么时候看都让人血脉贲张,这么好的屁股,如果再加上这条「尾巴」

    表演,一定会获得满堂彩。」

    嫣翎听到陈威这样讲,心里又凉了半截。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嫣翎拼命的思考着逃生的方法,事实却完全打击着嫣翎的信心。

    陈威抚摸着嫣翎的屁股,用手指把润滑膏涂抹在嫣翎的屁眼里,嫣翎感觉到自己的肛门有异样的感觉:「你……你抹了什么?」

    「没什么,我只不过涂上一种润滑膏,让妳上天堂的药吧了,等一下妳就会需要尾巴了。哈……」

    陈威的话像一把利剑,刺进了嫣翎的心里。慢慢的,她觉得自己的屁股里开始产生又热又痒的感觉,为了要消除这样的感觉,嫣翎不停的摇动屁股,摩擦着肛门的内部,可是这种感觉却越来越强烈,嫣翎忍不住的发出「嗯……啊……嗯嗯……」的声音。

    「是不是很痒啊?试试用手指吧!」陈威像催眠一样,在嫣翎耳朵旁说。双手还不停的搓揉嫣翎的,刺激着嫣翎。

    在无法获得满足的情况下,嫣翎开始用自己的手指插入屁股里。她先用一只手指插在屁股里,不停的摩擦想要止住这种感觉,但是却反而变本加厉的越来越热,后来嫣翎就用两只手指,依旧无法改善。此时嫣翎已经全身发热,也流出阵阵。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不够啊?屁股里又热又痒的感觉让妳很难过吧?」

    嫣翎无意识的点点头。

    「我有办法解决妳的痛苦,不过妳要先说妳是自愿的。」

    听到陈威这样说,嫣翎已经想到陈威的计划了,虽然嫣翎的理智告诉她不可以,可是屁股里的强烈刺激却淹没了理智的声音。

    「不要挣扎、不要再反抗自己的想法了,妳现在想让自己舒服,不是吗?」

    再加上陈威在一旁劝说,嫣翎的理智溃堤了,再次落入陈威的圈套里。她不顾羞耻的说:「啊……给我吧!我好痒啊!」

    「妳要什么啊?」陈威像猫戏弄老鼠一般,故意装作不知道。

    「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我……我要尾巴,我快受不了。」

    「那妳是自愿成为母狗的喔?」

    「是的,我是自愿的成为母狗。」

    听到嫣翎的回答,陈威满意的拿出「尾巴」,在上面抹上润滑膏,走到嫣翎摇晃的屁股旁,用双手把原本密合的双丘撑开,因为摩擦而显得红肿的肛门,此时随着肌肉的收缩而蠕动着,他慢慢的把前端球状部分插入嫣翎的屁股里。

    「痛啊!」虽然自己的屁股又热又痒,很难受,但是嫣翎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验,因此屁股的肌肉显得紧绷,再加上粗大的球状部分突然进入,让她痛的大叫。陈威一边把尾巴慢慢塞入嫣翎的屁股,一边用手抚摸着她的身体,让她心情舒缓一下,也趁机挑逗她的情慾:「放轻松点,等一下妳就会很舒服了!」

    嫣翎在陈威的抚摸挑逗下,慢慢忘记屁股的疼痛,肛门的肌肉也放松许多。

    「快了,就快进去了!是不是觉得舒服多了?」

    随着尾巴的插入,嫣翎也摇晃臀部,好让它能够顺利进入,嘴巴也不停发出「嗯……」的淫声。

    「终于成功了,我陈威的第一个狗奴隶出现了。哈……」陈威看着摇晃屁股的嫣翎,心里自豪的想着。

    终于尾巴完全的进入了嫣翎的屁股里,那种充实的感觉让嫣翎的慾火稍微平息。

    「怎么样?好色的母狗,舒服多了吧!看看妳自己的吧,流出那么多的,还要否认妳是被虐待狂的事实吗?」

    嫣翎看着自己的下体,从流出的还不停流着。「啊!我真是一个好色的女人,被强迫当母狗还会兴奋。」嫣翎自暴自弃的想法,反映了她现在的处境。现在的她身上没有任何遮蔽的衣物,脖子上戴着狗环,四肢着地,再加上那条尾巴,简直就是一只不折不扣的母狗。

    陈威蹲下来对着摇晃屁股的嫣翎说∶「再多动一下,这样才会更舒服的!」

    那尾巴的球状部分已经完全的进入了嫣翎的屁股里,只要嫣翎每动一下,就会在屁股里滑动,进而摩擦着双丘,刺激着嫣翎的神经,挑逗着性慾。此时嫣翎的性慾已经燃烧起来,她忘我的摇动着身体,尾巴也随着身体的摆动而有节奏的摇晃,嫣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因为尾巴的插入跟自愿当狗的羞辱而性感起来。现在她不但是屁股搔痒难忍,连也热起来,两片一开一合的期待着大的插入。她不自觉的用手抚摸着,口中忘我的发出浪声,但是却无法满足她的性慾,反而更加刺激着。

    「啊……嗯……我……好痒啊……我好想要……」嫣翎不顾羞耻的要求着。

    陈威早就把身上的衣服脱掉,露出巨大的,站在嫣翎的前方,嫣翎双眼充斥慾火注视着陈威的,双唇早已乾燥,她不停用舌尖舔舐嘴唇。

    「是不是很想要我的大啊!如果要的话就慢慢爬过来。」

    陈威的话像催眠的咒语一样,让嫣翎不自觉的照他说的话做。她慢慢的爬到陈威的面前,坚挺的已然说明了现在的她性慾燃烧到最顶点,全身充满了慾火。

    「嗯!很乖,现在用妳的舌头替我服务一下吧!」

    嫣翎早已迫不及待的伸出舌头舔舐着陈威的大,她先从部份轻轻的吻起,然后慢慢把整个吞入嘴巴里,让粗大的在口中有节奏的进出。

    「唔……嗯……唔……」的声音刺激着陈威:「表现的很好,看来妳常替人这样服务吧!」

    对于陈威的话,嫣翎完全没有听进去,因为她现在正专心的品尝着大。

    虽然这是嫣翎第一次的经验,但是表现出来的技巧完全不像个新手。

    「果然有成为奴隶的天份,跟云奴一模一样。都是个被虐待狂、暴露狂。」

    陈威在心里想着。

    他已经勾勒出未来让两人见面之后的计划:「让她们两个白天在公司里让我凌虐,晚上再到我的舞厅里表演,替我赚钱,哈……」

    随着粗大的在嫣翎口中进出,陈威终于达到了,满足的射出精液在嫣翎的嘴里,嫣翎也毫不排斥的吞下。

    虽然陈威才刚刚射精,但是马上又再雄赳赳的勃起。而嫣翎早已忍不住了,红肿的和充斥着的,已经让她的慾念完全的散发出来。她不断的摇摆插着尾巴的屁股,表达着她的慾望。

    「快一点嘛……嗯……」嫣翎不停的挑逗着陈威。

    「做的不错,值得好好嘉勉!背对着我,下贱的母狗!我要给妳最喜欢的大!」

    嫣翎高兴的转过身,高高的把臀部挺起。陈威看准了目标,用力的插入。

    「啊……嗯……好舒服啊……」嫣翎马上发出满足的声音,身体也随着陈威的而前后摇晃。陈威更在的同时,握住尾巴摩擦着嫣翎的屁股,让她感受到来自肛门跟的双重刺激。

    「嗯……啊……我……我受不了……我……我要丢了……」终于在陈威的卖力再加上尾巴的刺激,嫣翎达到了。

    后的嫣翎无力的趴在地上,陈威穿上衣服后,把狗链重新扣在狗环上,再拿出一个手铐跟脚链把嫣翎绑住。

    「你……你在做什么?」

    「没什么,我只不过让妳做母狗吧了。」

    因为手铐跟脚链中间有一根铁棒,刚好撑住嫣翎的身体,让她无法站立,必须像狗一样趴在地上或是半蹲着。

    「你……你太过份了!」嫣翎羞愤的几乎哭出来,但这只是陈威的第一步计划而已,在往后的日子里会更多的残酷手段等着她!

    第七回大街上的暴露

    自从嫣翎屈辱的接受了尾巴之后,陈威便开始了调教的过程。在这个几坪大小的调教室里,陈威用他的大跟皮鞭彻底的征服了嫣翎。

    陈威利用一次又一次的凌虐与羞辱,挖掘出潜藏于孙嫣翎心底深处的变态慾望,让嫣翎不自觉的掉入被虐待的地狱里。

    对嫣翎而言,在这里她已不是处处受人尊重的女警跟吸引男人目光的美女,她只是陈威的奴隶,一个没有自我意识跟自尊的母狗奴隶。更让嫣翎害怕的是,她居然慢慢习惯成为陈威的奴隶,甚至渴望成为被虐待的奴隶。

    这样的转变不禁让嫣翎开始相信自己正如陈威所说的,是个不折不扣的被虐待狂跟暴露狂,当初果决的抵抗陈威的信心也在不断的在被虐待的过程中消失殆尽。深藏于内心的变态慾望正一步步的侵蚀她的道德堤防,摧毁她的理智,让她由内心承认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奴隶。

    终于七天过去了,陈威知道是该放嫣翎回去的时候。

    陈威了解到自己的初步调教已经成功了,现在的嫣翎已经对他服服贴贴,完全把陈威当作主人而自己是个奴隶。

    走在往调教室的走廊上,看着两旁自己的成就,陈威满意的评估自己的调教成果:「能把这么漂亮的女警训练成我的奴隶,嘿嘿!真是愈来愈佩服我的手段跟眼光了!哈!!!」

    陈威一边走一边想,很快的就到了调教室。他一推开门,就看到嫣翎跪在地上,身上仍然只有一件皮内裤遮住,四周也用绳索捆绑着,脖子上带着狗环,恭敬的对陈威说:「淫荡下贱的母狗奴隶向主人请安!!」

    这句话是陈威强迫嫣翎说的,但是现在嫣翎已经很自然的说出这样的话,并不会感到羞耻。

    「果然这几天的洗脑非常成功。」

    陈威不但强迫嫣翎早上要说出自己是下贱的母狗奴隶,连晚上都强迫她说:「我是陈威主人的母狗奴隶。」

    这样的话,嫣翎开始很反抗,但是现在已经不觉得难为晴,就好像是很平常的话。

    「好色的母狗奴隶,今天是妳离开调教室的日子,妳也该回去上班了。孙大警官!!」

    听到陈威的话,嫣翎心中为之震惊。

    「是啊!七天已经过了。」她回想起这七天来的过程,想到自己不但被陈威奸淫,还成为他的母狗奴隶,心中不禁百味杂陈。

    「我要怎么面对我的同事跟长官呢?难道我真的要做陈威的奴隶!!」

    而陈威胸有成竹看着嫣翎若有所思的表情,心中早已经盘算着以后的计划,「不用再想了,妳已经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陈威在心里想着。

    ……

    嫣翎坐在陈威的敞篷跑车里,看着窗外呼啸而过的车子,嫣翎想到该怎么面对警局的同事跟长官。

    现在的她上半身穿着几乎裸露半边的黑色薄纱低胸礼服,里面当然没有胸罩,只要一沾水,那粉红色的便若隐若现,下半身则是穿着超短的黑色迷你裙,裙子的下摆只能勉强遮住黑色森林,自然陈威也要求她不穿内裤,再搭配上黑色的丝袜与高跟鞋以及如舞女般的浓妆,任何男人看到嫣翎都会忍不住亢奋起来。

    「哈!下贱的奴隶,这样暴露的装扮才能满足妳的变态慾望吧!!」

    陈威一边开车一边抚摸着嫣翎的,陈威的手从开始,有节奏的慢慢挑逗着嫣翎,口中还不停说着淫荡的话来刺激着嫣翎。

    原本嫣翎极力克制自己,不让自己产生性感,但是已经被陈威挖掘出的性慾却不自主的让自己慢慢产生性感,「啊!啊!……嗯!……」在陈威的挑逗下,嫣翎不自主的发出哼声。

    在调教室里,陈威已经彻底的击垮她的道德防卫,让她全身都成为性感带,只要男人的手指触碰到她的身体,就会不自主的发软,产生慾念。

    「啊!好舒服啊!!主人再快一点!……嗯!!……」嫣翎在陈威的手指刺激下,已经渐渐要达到,的也渐渐流到大腿根。

    陈威把插入在嫣翎的手指拔出来:「好色的奴隶,看看妳分泌出的吧!才不过几分钟而已,就流出这么多的,妳还想否认妳是个变态的被虐待狂和暴露狂的事实吗?!」

    原本期待的嫣翎,突然间身体感到空虚,她看着陈威的手指上面沾满了她的,身体的慾念却还不能获得解放,的还在汨汨的流。

    「啊!!不要欺负我了,主人快让我解放吧!!」慾火焚身的嫣翎撒娇般的对陈威要求。

    但是陈威却在此时一言不发,只是专心的开车,如此反常的举动让嫣翎感到纳闷,心中原本高涨的慾念也瞬息消弭了大半。

    终于陈威的车子到达警局的门口,当嫣翎正准备开门下车的时候,陈威却叫住了她:「好色的奴隶,刚刚为了行车的安全,所以没有给你我的大,现在来对它打个招呼吧!」说完就把他的巨大掏出来。

    「在……在这里?!」嫣翎疑惑的询问着陈威:「就在警局的门口,现在又是上班上课的时间,万一被人看到或是被同事看到,这……」

    「哼!妳以为妳能反抗我的命令吗?不要忘了,在调教室里亲口发誓要忠心的作我的奴隶的人是妳喔,现在敢反抗我,我看你很想成为全国男人都知道的A片女主角。」陈威不留情的打断嫣翎的话。

    「更何况,其实妳的潜意识里不也希望表现妳的淫荡模样,在这里最多人看到,不正符合妳暴露狂的本性吗?!!哈!!」

    其实当陈威说要在这里的时候,嫣翎就已经产生莫名的兴奋。幻想着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作出如此淫邪的行为,嫣翎的就不自觉的搔痒起来,慾火也被点燃了,又看到陈威的巨棒,这七天来被训练凌虐的身体自然的产生性感。

    所以一听到陈威的威胁,再加上本身的慾望,嫣翎便走向陈威,蹲下来就要为陈威。

    「慢着!!」陈威却阻止了她:「妳不能蹲下来,要把妳的大屁股裸露给他们看,这才符合妳的暴露狂本性嘛!!」陈威指着街上的行人对嫣翎说。

    「啊!不要这样折磨我吧!好……好羞耻喔!」嫣翎哀怨的对陈威说,但是还是听从陈威的话,其实她心中也分不出到底自己是被强迫或是自愿的。嫣翎把迷你裙的裙摆往上撩,露出自己的修长大腿与白皙的臀部。

    「嗯!这样不是很好吗!看看妳的淫荡模样,真让人精神亢奋!我的已经忍不住了!快来吧!!」陈威催促着嫣翎。

    嫣翎扭着24的柳腰,用非常挑逗的姿势走向陈威,她看着陈威坚挺的,脑海里闪过这七天来的调教画面,一幕幕都让嫣翎意乱情迷。

    「就是这巨大的,害我受到无情的凌虐。」嫣翎虽然心里如此想着,但是她的身体已经变成被虐待狂跟暴露狂的身体,再也离不开陈威的巨大了。

    她慢慢的把头低下靠近陈威的,胸前双峰立刻展现在路人面前,那粉红色的早已因为陈威的爱抚跟暴露的羞耻感刺激下而挺立,更流出到双股之间,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增添了几分的气氛。

    她伸出了丁香小舌,缓慢而有节奏的舔着陈威的,慢慢的将陈威的往口中伸入,另一方面,嫣翎感觉到也搔痒难当,手指头不自觉的抚摸着阴部,口中发出「嗯……嗯……」的声音,陈威也闭上眼尽情的享受嫣翎的服务。

    嫣翎忘我的舔着陈威的,一只手握住陈威的,让它在嘴巴里一进一出,另一只手的手指头则在阴部不停的抚摸,配合着的节奏,抚摸着自己的。此时嫣翎已经忘记自己是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脑海里只想着让自己能够达到。

    终于嫣翎完成了对陈威的服务,自己也达到了,残留在双股间的,彷彿提醒着嫣翎,自己是个变态的事实。嫣翎拉下迷你裙的裙摆,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让她又成为受人注目的美女。

    「哈!好色的奴隶,刚刚是不是又达到了啊!看看妳的淫荡模样,真是个的身体啊!」陈威看到嫣翎拉下迷你裙,非常不悦的说:「谁叫你把裙子拉下的?我还有更重要的东西没给妳呢!」

    嫣翎听到陈威这样说,心里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是……是什么??」

    嫣翎带着恐惧的语调询问着陈威,她的直觉告诉她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陈威颇有深意看着嫣翎,从车子的前座拿出了一支有电动装置的假,形状非常特别,除了原本又粗又大的假外,又多了一只比较短的,而这两只假却是附着在一件皮制内裤上,上面有一个像小型发报机一般的接收器。

    「哈!!知道这是做什么的吗?」陈威故意询问嫣翎。

    其实经过七天来的调教,嫣翎几乎闭着眼睛就会想起假插入自己的情境,而且只要想起这样的情境,就不自觉的流出。所以当她看见这支又粗又大的,就知道是要插在自己的里来折磨自己。

    「不……不知道!!」虽然如此,但是羞耻心与道德感还是让嫣翎说不出它的用途。

    「怎么会不知道呢?真是枉费我的教导!」陈威故意以老师教学生的口吻责备嫣翎:「它每天带给妳酥麻的快感,让妳达到,代替我让妳的流出的花蜜,妳居然不知道它的用途,现在我要惩罚妳,拉起妳的裙子!」

    嫣翎哀怨的看着陈威,但是却不敢反抗他,顺从的拉起迷你裙的裙摆。

    「要……做什么!?」嫣翎询问着陈威。

    「哈!!妳今天上班,裙子里如果不穿内裤,那可是会被长官责备的,这件就是我为妳准备的内裤啊!现在我要妳穿上它去上班,知道吗?!」

    「要在这里穿!?」虽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暴露,但是在大庭广众下,做这样的羞耻行为还是头一遭,嫣翎不禁涨红了脸,但是从大腿根部分泌出的蜜汁,却证明了其实她内心深处期待着如此大胆的行为。于是她慢慢的拉起裙摆,露出那浓密的黑森林,忍受着路上行人的异样眼光。

    「真不愧是警局第一淫女,连的形状都这么淫荡,真让人忍不住想干一次。」

    其实陈威这些话是故意在大街上讲给嫣翎听的,目的是要测试她是否已经完全沉溺在暴露跟的快感里。结果让陈威很满意,因为光听到这些话,嫣翎就已经陷入意乱情迷的状态,胸口不停的起伏,也坚挺了,更别提从流出的了。

    「嗯!现在用妳的手指头拨开妳的。」

    「是的!主人。」嫣翎用一只手拉住提起的裙摆,用另一只手的中指跟拇指拨开那两片。

    陈威拿起假,慢慢的往嫣翎的里推送。

    陈威故意的以慢动作来挑逗着嫣翎,他先以假在附近画圈圈,刺激着嫣翎,然后再慢慢的插入她的里。

    随着他的动作,嫣翎忍不住发出「啊!!……啊!!」的淫声。

    终于假顺利进入她的。

    「很好!现在转身,然后将屁股撑开。」

    听到陈威的命令,嫣翎几乎吓了一跳,虽然几天来的调教,嫣翎的屁股已经能习惯的插入,但毕竟还是个处女地,是承受不了假的折磨的。但是陈威严厉的眼神不容许有任何的怀疑,于是她转过身来用双手拨开屁股的双丘,陈威在那只较小的假上抹了润滑膏,好帮助它插入嫣翎的屁股里。

    在陈威完成了动作之后,将皮制内裤的扣环扣上。陈威满意的看着嫣翎,两支假同时插入奴隶的跟屁眼,还是他第一次的尝试,现在看起来效果还不错。

    「好色的母狗奴隶,感觉怎么样啊?」

    嫣翎早已经因为假的插入而产生奇妙的感觉,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好了,妳现在可以去上班了。记住!不准脱下妳的内裤,我会来接妳下班的。」

    「是的,主人。」嫣翎就往警局大门走去。

    陈威看着嫣翎的背影,心里正盘算着下一步的计划……

    第八回警局的羞辱

    进到警局的嫣翎立刻就吸引住大家的目光,同事们看它的眼神包含着疑问、不解、……但是却有更多的淫邪。

    大家都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美女,那几乎遮不住隐密私处的迷你短裙,剪裁合身充满挑逗的黑色薄纱礼服,再加上浓妆,让警局的男同事眼中都喷出了熊熊慾火。

    在往办公室的路上,嫣翎满脑子想到的都是大家看到她的淫荡打扮,「啊!

    他们一定都看到我的身体了。」这样的想法充斥在她的脑里。

    嫣翎一边想,一边手却无意识的抚摸自己的胸部,隔着薄纱礼服抚摸自己的,手指头也在挺立的上慢慢画圈。另一只手也在那迷你裙的深处不停抚摸,两眼充满着挑逗的眼神看着警局的男同事,舌头舔舐着嘴唇。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作如此大胆的行为,她只知道当大家都看着她时,彷彿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支配着她,让她毫不羞耻的做出淫荡的行为。

    就这样子一路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那被假插入的早已分泌出阵阵的,全身已陷入亢奋的状态。甚至当她坐到椅子上的时候,面对窗外的同事,脑子里还充满着的想法,久久不能平复。

    在这个时候,嫣翎桌上的电话响起了,打断了她的冥想。

    「喂!请问那位?」嫣翎很自然的接起电话。

    「哈!!!淫荡的母狗奴隶,我现在正在窗外看着妳。」

    一听到这个声音,嫣翎的心中立刻有不祥的预兆,马上起身到窗边一看,看到陈威正向他挥手致意。

    「让大家看到妳的身体一定很爽吧!妳的一定流出阵阵的!」

    「你想怎么样?这里是警局,不要乱来。」嫣翎故作强硬的对陈威说。

    「嘿嘿!!叫我不要乱来,妳以为妳有资格跟我说这样的话吗??不要忘了你可是我的母狗奴隶呢!!」

    「你不要再威胁我了,我……已经决定要摆脱你的控制。」嫣翎彷彿下定决心的对陈威说。

    「哈!!妳不会的,因为没有任何女人在被我教育以后,能忘得了的快感,尤其是像你这样暴露狂的女人。如果妳想摆脱我的控制,在你进来以后就会把插在你的假拿开,但是你没有这样做,因为妳离不开假给你的快感,忘不了它带给你如潮浪般无穷无尽的愉悦,妳更无法否认自己是个的变态女人,所以妳永远都离不开我,永远都是我的母狗奴隶。」

    「你……你不要再说了!」

    嫣翎的决心在陈威的这一番话下瓦解了,她急忙的挂下电话,像是要逃离陈威的魔掌,但是这一番话却一直在她的脑中盘旋不去。

    「我真的是个的女人吗?是个有变态慾望的女人吗?」虽然她很想摆脱这样的想法,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行为,就无法说服自己。

    突然间,嫣翎觉得从自己的下腹部传来异样的感觉,原本插入在的假开始转动起来,慢慢的律动刺激着的最深处。

    感受到假刺激的嫣翎,那稍微喘息的慾火又延烧了嫣翎的全身,从大腿根的最深处开始,一直蔓延到全身,酥麻的快感不禁使嫣翎从嘴巴里发出的哼声,手也不自觉的伸往大腿的深处。

    「啊!怎么会……啊!嗯!……」慢慢地,里的刺激越来越强烈,她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啊……不可以在这里……啊……」

    分泌的顺着皮制内裤的边缘流下来,双脚也因为假的震动而张开。

    假不停的转动,电话又再度响起,嫣翎知道是陈威打来的,她急忙的拿起话筒。

    「哈!哈!……淫荡的奴隶,妳忘了我为了恭贺妳第一天上班,特别替你穿上的内裤了吗?!大的感觉如何?」

    「你……你……快关掉开关啊……啊……」嫣翎对陈威说。

    「关掉开关?妳舍得吗?我现在才把开关开到第二级而已,还没有到最强力的级数,妳就已经受不了了吗?」

    嫣翎已经无法回答陈威的话了,因为陈威在讲电话的同时又把开关加强到第二级的威力,加快了转动的速度。

    「怎么样啊?虽然比起我的大还差一点,但是已经足以让你流出的浪水了吧。哈……」

    陈威不断的说些淫荡的话刺激着嫣翎,让原本在假刺激下已经快要疯狂的嫣翎,此时更是几乎忘我的发出淫声。

    「不行啊!……我不可以在这里……」

    虽然嫣翎告诉自己不能在神圣的警局做出下贱的行为,但是办公室外同事的视奸让她已有了放浪的想法,再加上里的假下,嫣翎的理智几乎到达溃堤的边缘。

    随着假的转动,嫣翎也越叫越大声,她已经到达忘我的境界,手上的话筒也掉到桌上,只想着迎接的来临。

    但是此时原本高速转动的假却停止动作,让一心期待的嫣翎立刻若有所失的样子。

    她拿起桌上的话筒,却发现话筒的另一端早已经挂断。嫣翎心中感到疑惑又失望,在即将达到时,它却停止了动作,让嫣翎可是从云端掉落地面,只能抚摸自己的身体细细回味。

    「叩!叩!叩!」

    「谁啊?」

    突来的敲门声,打断了嫣翎的思绪,

    「孙姐!外面有人找您。」

    「喔!请他进来。」

    嫣翎整理了一下服装,可是当他看到进来的人时,却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原来进来的人正是陈威,他决定要让嫣翎彻底的解放自己,让她了解自己的处境。

    「你……你怎么会来这里?」嫣玲的语气充满着讶异跟不安,她隐约的觉得自己已陷入不利的情境里。

    「哈!刚刚的假一定插的妳很爽吧!不过可还比不上我的。」陈威顺手将门带上,一步步走向嫣翎。

    当陈威的目光扫向嫣翎的身体时,嫣翎就感觉到一股电流穿透而过,她想起了那七天的调教,想起自己淫荡的动作跟他的,身体自然而然的产生反应,也分泌出了。

    「这里是警察局,如果你敢乱来,外面的同事可不会放过你的。」

    嫣翎出言警告陈威,一方面是掩饰自己的惶恐,一方面也是希望能让陈威有所顾忌。

    「喔!那妳放心,我不会乱来的,你可是我最爱的母狗奴隶,我怎么会乱来呢?!不过如果你想让大家都看到这些照片的话,妳就大声叫吧!」

    陈威把他带来的牛皮纸袋丢在桌上,里面的相片马上散落出来,都是一些的照片,有帮人的,有张开双腿自慰的,也有绳子捆绑后的照片……里面的女主角都是嫣翎。

    嫣翎急忙收起这些照片,更马上放下百叶窗隔绝外面的目光。

    「这样子妳还能离开我吗?我只要把这些照片往外面一丢,你马上就……嘿嘿……」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嫣翎无助的对陈威说。

    她现在就像是无助的羔羊对邪恶的豺狼求饶,却不知道自己已经一步一步陷入堕落的深渊。

    陈威走到嫣翎身边,低下头吻着她的耳垂,「刚刚是不是觉得很舒服啊?」

    陈威在耳边以带点魅惑的音调对嫣翎说。

    「没……没有。」嫣翎像是被窥破心事般急忙否认。

    「喔!是这样吗?那再来一次吧!」

    「别……别……啊……」

    嫣翎还来不及阻止,陈威就按下了手上的开关,隐藏在嫣翎身体里的假马上震动起来。

    「啊……嗯……啊……你……你快住手啊……」

    「怎么样啊,是不是很舒服?」陈威一边在嫣翎的耳边说,一边还轻轻的在她的上抚摸。

    这使得原本稍稍冷却的慾火,此时不但再度被点燃,更如野火燎原般迅速蔓延至全身,原本极力抵抗的心态也软化。

    「嗯……嗯……」嫣翎已经顾不得自己的身份,只知道身体的刺激一次比一次更猛烈,让她不得不叫出来声音。

    「很舒服吧!感觉很棒吧!说,妳很舒服。」

    「嗯……啊……很……很舒服。」

    嫣翎在假与陈威的挑逗下已经全心全意沉浸在淫慾里,

    「那……是哪里舒服啊?」陈威又诱导性的问嫣翎。

    「是……是……不要逼我了!」嫣翎略为迟疑。

    「快说,不然我就停止它。」

    「不……不要停,是……是很舒服,啊……」

    看到陈威作势要按下停止的按键,沉溺在淫慾里的嫣翎急忙说出令陈威满意的话。

    「这才是我的乖乖奴隶嘛,不过妳要说是妳的很舒服。」

    「是……是我的很舒服……啊……呜……」

    假仍然不停的转动着,嫣翎也一次又一次的靠近的顶点。她的理智已经濒临溃堤,全身发软的依靠在陈威身上。

    陈威仍然不停的抚摸着嫣翎的身体,先从开始,用指甲慢慢的在四周触摸着,然后向下延伸到腰际,再到大腿,每一个动作都那么富有韵律,具有挑逗性。渐渐地,陈威的手指往大腿根伸去,抚摸着被皮制内裤包住的私处。

    「啊……」

    陈威的手指在皮制内裤外不停的搓揉,让震动的假更深入的撞击嫣翎的肉壁。

    「啊……嗯……嗯……」嫣翎的叫声不断的迴荡在办公室里,交织着假的马达声,完全不像在严肃的警局所应该出现的景象……

    此时的嫣翎正双目微闭享受着刺激,但是陈威却停止假的转动,让嫣翎突然失去了快感的来源,她张开眼睛看着陈威,充满着疑问的眼神。

    「主人……为什么停下来?」嫣翎不解的问陈威。

    「刚刚是不是很舒服啊?」

    「嗯。」嫣翎红者脸点点头。

    「那想不想再来啊?」

    已经尝过两次从云端跌落地面滋味的嫣翎,当然不想再错过。

    「不要再欺负我了。」嫣翎撒娇似的对陈威说。

    「如果妳还想要,就要听话,先坐到办公桌上。」

    嫣翎听话的坐到办公桌上,面向着陈威。

    「很好!现在把双脚打开。」

    「啊……不行我办不到……」似乎察觉出陈威想法的嫣翎不停反对。

    「哼!妳难道不想要这个吗?」陈威拿起手上的控制器对嫣翎说:「何况妳还有资格拒绝我吗!?」

    听到陈威的话,嫣翎知道自己是反对不了,也或许在她心里正期待这样的暴露机会才不反对。

    她慢慢的将双脚打开,刚刚流出的让那黑色的皮制内裤更显。陈威走到嫣翎的面前,扒下她的裙子,嫣翎的下半身立刻显露出来,脱下他的黑色薄纱礼服,那坚挺的双峰立刻裸露在空气中,粉红色的显得突出,现在的嫣翎已经几乎全裸只剩下黑色的丝袜与皮制内裤而已。

    「主人……你想怎样?……」看到陈威的动作,嫣翎心中充满着疑惑。

    此时陈威又拿出预藏的绳子沿着嫣翎的双峰到双手绑起来,让原本就丰满的胸部更显突出,双脚也用绳子固定在桌脚。

    嫣翎看到陈威的举动,心里从疑惑转为恐慌,毕竟这里是警察局,自己工作的地方。她感觉到陈威似乎有一种特别的企图:「如果在这里,我被……那怎么办!?」

    嫣翎不敢想像这样的下场,「你……快放开我啦!快……」嫣翎不断的向陈威祈求,但陈威仍然继续着动作。

    「嗯,终于完成,现在要让妳达到的天堂了。」陈威看着双脚张开,隐密私处因此暴露出来的嫣翎自言自语着,不禁满意自己的杰作。

    「你……你到底想怎样呢?」嫣翎的心里充满疑虑,

    「我想让妳达到快乐的顶峰啊!」陈威富有深意的对嫣翎说。

    接着他便按下控制器的按钮,从最弱的一级开始,坐在桌上的嫣翎马上感觉到从自己的传来熟悉的律动。

    「嗯……」嫣翎感受着假的震动,口中也不自觉的发出呻吟声,腰部也不禁扭动起来。

    渐渐地,那假的动作越来越加快,嫣翎的腰部也随着假的加速加快的扭动的频率。

    「啊……嗯……啊……」嫣翎不停呻吟着。现在的她早已被的假弄得淫声不断,嫣翎感觉到快感不停的侵袭着她,一波又一波,让她完全没有招架的能力。

    就在嫣翎沉溺在快感里的同时,本来在旁边欣赏的陈威却走向窗边。

    「怎么样啊?是不是快要洩了?」

    「啊……啊……我不行了……」

    在假一阵阵刺激下的嫣翎,终于快要达到的顶峰。

    「如果说让外面的人看到你现在这个模样,一定让妳很过瘾吧!」陈威若有所指的说。

    「不……不要啊……啊……我……我……啊……」

    听到陈威的话还来不及反应,嫣翎就看到垂下的百叶窗被拉开,而办公室外的人看到几乎全裸的嫣翎都诧异不已。嫣翎也在大家的注视下达到了,只剩下假的马达声在「嗡……嗡……」的响着……

    第九回终真相大白

    看到窗户外大家惊讶的表情,陈威不禁得意的笑了出来,他走到孙嫣翎的身边,解开她身上的束缚。

    「是不是很兴奋啊!!在同事面前羞耻的暴露身体,还达到的感觉怎么样啊?」

    「我……我……」嫣翎已经没办法说出她心里的感觉,整个身体靠在陈威的身上还沉迷在刚刚的余韵中无法思考。

    「不要浪费时间了!」

    嫣翎一脸狐疑的看着他。

    「在这么神圣的警局里暴露出自己变态的身体,妳还能否认自己是个变态狂吗?」

    嫣翎似乎明了陈威的意思,她低头看看自己完全暴露的身体,从流出的沾满了桌面,电动假还插在里。

    「让大家看到我这样的行为,我还能再待在这里吗?」嫣翎脑中不停的思考着,理智告诉她,应该要继续抗拒,但是身体最诚实的感觉却让她深陷其中。

    「妳还考虑什么?!妳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了。」陈威温柔的在她耳边说,双手不停的抚慰她的:「乖乖的作我的狗奴隶,才能让妳到达快乐的天堂。」

    「是啊?我还有第二条路能走吗?」屈服的想法慢慢的在脑海中扩散。

    「看看妳自己的身体,已经沾满了桌面,让大家都看到妳淫荡的一面,不要再反抗了,乖乖的跟我走吧!!」

    陈威拿出预先准备的狗环与链子:「还记得这些东西吧!它们可是妳的身份像征喔!」

    当嫣翎看着陈威手上的链子与狗环,那七天的调教又出现在她的脑海里。想到自己在一次次被凌辱、虐待,却又不自觉的到达的过程,想起自己早已被开发成奴隶的身体,嫣翎知道自己已经离不开面前的主人,也改变不了成为奴隶的命运。

    「请主人为我戴上狗奴隶的项圈。」彷彿已下定了决心,嫣翎摆出像狗一样的姿势。

    「终于觉醒了,不枉我的调教啊!!」陈威一面自我陶醉,一面把狗环套在嫣翎的身上,打开曾经属于嫣翎的办公室,牵着爬行的她走出警局大门,只留下许多人的惊讶与疑窦……

    坐上了陈威的车,嫣翎回头看着警局的大门,许多同事都对自己指指点点,想起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工作与身份,对照现在的淫荡模样,不由得一阵伤感,但是她已经回不了头了,也许从她被绑架的第一天起就注定了成为奴隶的命运,无法逃避的结果……

    从那一天开始,嫣翎就开始了奴隶的生活。她搬进了陈威的住处,住在陈威为她安排的房间里,接受陈威的调教。

    陈威首先把嫣翎仅存的道德感与自尊给摧毁,要她彻底的接受自己是个狗奴隶的事实,是自己的宠物。他命令嫣翎全身的住进狗笼里,只有在屁股装上尾巴,用狗链锁住限制她的行动。每天晚上还用绳索跟鞭子调教她,让她不断贪婪的追求被虐待的快感而越陷越深,为了要达到身体的,只好服从陈威的调教,直到她仅存的自尊被完全击溃。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调教,嫣翎已经完成的屈服于陈威的魔掌之下,不同于之前的服从,现在的嫣翎已经是从心底彻底的屈服,她的价值观与思想被陈威完全改变,换言之,她已经接受了狗奴隶的身份。只要是陈威的命令,她都会完全服从。

    为了验收自己的调教成果,陈威特地在自己的别墅里安排嫣翎替他的手下与朋友「服务」,其中包括曾经栽在她手中的黑道老大。

    当他们听说陈威已经成功的将嫣翎驯服,变成他的奴隶之时,都是一脸不相信的表情,可是看到嫣翎全身,还用绳索绑在跟,脖子上还戴着狗环,被陈威牵着爬出来的时候,每个人都充满惊讶的表情,大家都不敢相信那位曾经高高在上又是精明干练的女警,现在居然会不知羞耻的露出淫荡的身躯,还变成黑社会老大的奴隶。

    每个人都迫不及待的掏出自己的,尽情的凌虐着嫣翎。有的人强迫她,有的人拿起皮鞭鞭打着她,在这里举行着的宴会,大家都彷彿置身在淫荡的殿堂里。而嫣翎狂野放荡的表现,更为这次的盛宴增添了许多的色彩。

    当天晚上,嫣翎已经不知洩了多少次,的身躯、尖挺的、修长的大腿……身上的每一寸雪白肌肤都沾满了男人的精液。

    看着因为纵慾过度而昏睡的嫣翎,全身上下都散发出妖魅的气味,陈威满意的笑了:「这真是旷世的杰作啊!接下来,该是让她们见面的时候了。哈!!」

    隔天,陈威就带着全身疲惫的嫣翎前往属于他的城堡,也是调教他奴隶的地方。嫣翎仍然是戴着狗环,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丝质衬衫,那硕大的与粉红色的若隐若现,下半身只穿着一件超短的迷你裙,如此暴露的打扮吸引了来往人潮的目光,少部分是疑惑,其中还包括同为女人的嫉妒眼神,但是绝大部分是男人野兽的渴望。

    坐在陈威车里的嫣翎其实早已习惯暴露的装扮跟旁人异样的眼光,甚至平常时候还有些兴奋的感觉,但是现在的嫣翎却觉得心事重重,彷彿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

    终于车子到达了目的地,嫣翎看着这间别墅,心中感觉奇怪:「这……这里是……?」

    「这里是要进行最终调教的地方,就是在这里要妳完成作我的狗奴隶的最后程序,哈!!!」

    嫣翎突然恍然大悟。陈威下车拿出链子示意嫣翎下来,嫣翎虽然满腹疑惑,却不敢违背他的命令,打开车门下车,双膝跪地,两手也趴在地面,做出像狗一样的姿势。陈威就把链子扣上,牵着她走入别墅。

    一进到别墅里面,嫣翎打量了一下环境,里面的装潢跟一般的透天厝相差无几,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很难让人联想这里是充满淫邪的地方。

    陈威带着嫣翎进入一个小房间:「母狗奴隶,妳乖乖的待在这等一下。」陈威说完就打开门出去,只留下疑惑的嫣翎。

    嫣翎看着小房间里的摆设,在房间的内侧摆着一个单人床,靠近门的地方有个柜子,与一般的客房相当,惟一比较奇怪的是里头瀰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让人觉得心神荡漾。就在嫣翎四处打量的时候,房间的门打开了。

    「主人您回来了。」嫣翎马上向进来的人问好。可是当她看清楚进来的人是谁的时候,却是大吃一惊!!!!

    原来走进来的竟是她的好友─洛云。她身上穿着剪裁合身的洋装,衬托着她的曼妙身材,慢慢的走到她面前。

    「好久不见了,孙大警官,喔!不!应该叫妳变态的狗奴隶!!」

    洛云的话让嫣翎惊异万分:「妳……妳怎么会在这里?」

    第一次在她的好友面前做出暴露的打扮,让嫣翎好不自在,再加上她的一番话,更使她不知所措,似乎有些她不知道的内幕。

    「是主人派我来的。」

    「主人?!!难道妳也……」

    「不错,我也是陈威主人的下贱奴隶,其实,早在我搬家之前就发誓要成为主人的忠实奴隶了。」

    「搬家之前?那妳被陈威掳走也是假的囉!!」

    「没错,这只是一个引妳入圈套的陷阱,目的是要调教成妳也变成主人的奴隶。」

    听到这样的话,嫣翎几乎崩溃,她无法相信自己百般维护,甚至因此遭受凌辱的好友,竟然跟别人一起算计她。

    「妳为什么要这么做?妳知不知道害得我好惨!」

    「一开始我也百般挣扎,我不想把妳拖下水,但是看到主人调教妳的情形,我就发觉其实妳在正经的外表下,隐藏着跟我一样的变态血液,都期待着被人虐待的刺激,只是世俗的道德感与本身的羞耻心,掩盖了妳的本性,现在主人只是发掘出我们的本来面目而已。」

    「妳胡说!」嫣翎连忙反驳洛云的话,虽然她早已承认了自己是个奴隶的事实,但是在多年好友面前,而这个好友又是陷害她的同谋,让她又激起些微的羞耻心。

    「喔!!是吗?只可惜不管妳怎么反驳都无济于事,看看妳的打扮,这样暴露的衣着,一定吸引了不少好色的目光吧!!」洛云一边说,还一边伸出手抚摸着嫣翎的:「啧啧,都硬起来了,看来下面也湿了吧?」

    「不……不要这样……啊……」嫣翎想要阻止她的举动,可是刚刚在路上,路人的视奸已经挑起了她的慾火,而房间里的香味又带有催情的作用,再加上洛云只轻轻的抚摸的四周,让嫣翎全身酥软,丝毫没有反抗能力。

    洛云轻扶着嫣翎躺下,动手脱下她的衬衫跟迷你裙,雪白的身体立刻身无寸缕,洛云慢慢的抚摸着嫣翎,从、腰部、最后到达大腿的根部,温柔的刺激着那湿润的阴部,配合着手部的动作,洛云的嘴巴也不停的亲吻着嫣翎,不断的挑逗着她。

    嫣翎在洛云的动作中,渐渐的瓦解了抵抗的意志,尽情的享受她的抚慰……

    此时洛云却停止了动作,走向小柜子,从里面拿出了一条绳索,嫣翎也起身看着洛云。

    「妳要做什么?」看到洛云手上的东西,嫣翎疑惑的问。

    「这绳索主人吩咐我要帮妳戴上的「内衣」。」

    「内衣?!!」

    「对,身为主人的奴隶,就一定要将用绳索捆绑,我也是一样。」

    说完洛云就把身上的洋装脱掉,露出玲珑有致的身材,果然在的四周都用绳索捆绑着,而身体还看得出有淡淡的鞭痕,下半身穿着一件丝质的内裤。

    「这是主人调教我后所留下的纪念,让我在不断的凌辱与虐待中达到真正的。」洛云对着曾经是好友的嫣翎,说出了这些话。

    「来吧!主人还等着我们呢!!」

    嫣翎看到洛云满足的表情,再想到过去在陈威调教下的情形,心里不禁开始期待着当奴隶的时光,她乖乖的站起来,让洛云在她的戴上了「内衣」。

    洛云仔细检查嫣翎身上的绳索,确定没有问题,「走吧!!」就牵起嫣翎的手走出房间。

    走出了小房间,来到了别墅里的地下室,陈威早已在那里等候。

    「终于要完成最后的工作了。」陈威看着洛云带领着全身的嫣翎走下阶梯,心中骄傲的想着,每次调教出一个奴隶,都有像完成一项工程的成就感。

    「主人的下贱奴隶向主人请安。」洛云带着嫣翎跪在陈威的面前,对陈威问好。

    陈威将嫣翎扶起:「怎么样,看到自己的好友跟妳一样都成为奴隶的感觉如何?云奴!」

    「是!!」

    「让她看看妳的烙印!」

    「是的,主人。」洛云站起来脱下身上的内裤,露出自己的私处。

    当嫣翎看到洛云的下体明显的印着「云奴」两个字的时候,想到自己也会成为这样的情形感到十分兴奋。

    「妳以后也要像云奴一样印上这样的字,以后妳就没有名字了。」

    「是的,主人!」嫣翎并没有一丝的害怕,相反的还期待着手术的来临。

    「妳以后就叫「翎奴」。」

    「多谢主人!!」

    陈威示意嫣翎躺下,以预先准备好的麻醉药让她昏迷,再拿出刮胡膏涂抹在她茂密的森林之上,用刮胡刀完全的清除掉,回头拿着被烧的通红的烙铁,慢慢的在她身上完成最后的烙印……

    「theend」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