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花间浪子二十部小说 > YY

YY

    -----    第五篇将计就计

    林凤非常惊恐,她怎么也想不到唐喜会选择自己。

    而陈蓉愣了一下后,笑了起来,“好!今晚她就是你的了。”她觉得这是个好机会,要是将林凤拉下水了,有把柄落在自己手里,以后就不怕她不听话了。

    东方钰得到陈蓉的允许,淫笑着走向林凤。可怜的林凤蜷缩在床角里,用被子保护着身体,“不要过来,求求你!”

    东方钰可不管她的反对,跳上林凤的床将她一搂,大声说:“别怕,我会很温柔的。”

    然后放低声音对她说:“我不是唐喜,我是来救你的,唐夫人!请相信我,我只有表现得象是和她们同流合污,才能赢得她们的信任,拯救你的家人。”

    林凤安静了,她看着东方钰的眼睛,想证实他说的真实性。

    东方钰见她不再反抗,开始为她宽衣解带,顷刻间成熟的就展现在东方钰的面前。林凤羞涩得用双手遮盖着那对硕大的玉峰,修长的双腿紧紧地夹住,只让人看见那茂密的黑森林。

    陈蓉冷笑了一下,回到了大床。

    在一边的宋仙儿指着林凤的身体对唐清说:“少爷,你看梅姑人长得不怎么好看,可身材却是一流!”

    唐清注视了林凤的一会,点头说:“的确很好,看得人心痒痒的。”

    宋仙儿冲林凤坏笑了一下,“少爷,你不想试试梅姑的滋味?”

    唐清摇摇头,“我现在有了我娘,哪个女人都看不上!更何况她那种人尽可夫的女人。”

    林凤听到儿子这样放肆地评价自己,一种屈辱油然而生,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

    东方钰理解她的心情,“别哭了,现在他被妖妇蒙蔽心灵,以后会好的!”

    说着用舌头舔干她眼角的泪水。

    宋仙儿还想说什么,却被陈蓉制止了,“仙儿,到外面看着,别再让人进来了。”

    宋仙儿极不情愿的穿好衣服,出去站岗放哨了。

    唐清迫不及待的将陈蓉压在身下,继续在她身上纵情地驰骋……

    林凤感到她现在是大海里的一叶小舟,不管面前的男人是谁,都是自己现在唯一的避风港。她主动抱住东方钰,在他耳边小声的说:“来吧,不管你是不是唐喜,你现在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

    东方钰一阵狂喜,开始尽情的吮吸林凤的每一寸皮肤,而林凤也努力感受着快感,她想用快感来忘记痛苦……

    不久,快感让她的每一个细胞都沸腾起来,巨大的热量汇聚到她脑海里,使她忘记一切烦恼,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只留下人类最基本的……

    东方钰感到了她的热,感到了她的激情,也感到自己的衣服一件件的消失在她的手里……

    “天呀,你的好大!”林凤惊呼道。

    东方钰得意的说:“我的很特别,你还不快尝尝它的味道。”

    林凤红着脸俯下身子,用手将擦干净然后将它吞入口中。舌头缠绕着,时而吞吐,时而吮吸,让东方钰享受到了成熟女人精湛的口技的同时也感受到了林凤全身心的投入。此刻林凤专心致志,仿佛她是在做一件最神圣的事情。

    东方钰快乐的欢呼道:“舒服极了!来,换我来让你舒服!”说着把林凤翻倒在床上,将她的双腿架在双肩上,然后整个上身压在林凤的腿上,使得林凤的双腿紧贴着双肩,好象整个人都折叠了,充分的展现出迷人的桃花洞。

    东方钰用手扶住对准桃花洞,一用力整个完全插入里面,林凤立刻涨痛,大声的叫了一声。

    经过几下温柔的适应,东方钰很快就狂野地起来……

    林凤配合着阿钰的动作尽情地叫喊着,叫得那么疯狂,叫得那么肆无忌惮,她要让东方钰意识到他自己的强大,她要让东方钰充分享受到征服的快感……

    她的叫声不但让东方钰完全失去了控制,一波快似一波地着,也让隔壁大床上的唐清完全兴奋起来,他不想输给书童‘唐喜’,他要用行动让身下的假林凤叫得更大声。

    两个床上真假林凤的声此起彼伏……

    东方钰觉得这样不过瘾。就让林凤身体趴在床上,双腿跪着高高的撅起臀部,自己在她后面更大幅度的着桃花洞。两个的撞击声,床吱吱的摇摆声,东方钰重重的喘息声以及林凤更加嘹亮的声汇成一曲真正完美的交响乐……

    林凤的秀发不知道什么时候披散下来,随着林凤的扭动而飞舞着,林凤后庭菊花穴在东方钰眼前摇晃着,东方钰调皮地将右手中指插了进去。

    “啊……不要这样!很疼!”林凤制止着。

    东方钰意识到林凤后庭菊花穴是一个未被开采的处女地,更是兴奋。

    “没事的,一会就不疼了!”东方钰说着将手指涂满唾液后,又插进了菊花穴里。

    就这样,林凤前后两穴同时经受东方钰的,等到林凤忘记疼痛时,更大的疼痛降临了。东方钰的取代了手指,插进了林凤的后庭菊花穴。

    撕心的疼痛让林凤的眼泪直流,东方钰停止了将停留在菊花穴里,温柔的对林凤说:“很疼吗?”

    林凤忍住身体的疼痛和心里的悲伤说:“只要你真能救出我的全家,我受再大的苦都值得!”

    东方钰摇头说:“你是个女人。难道不能忘记一会你的家人,享受自己的快乐吗?”

    林凤坚定的说:“我是个妻子,更是个母亲!我有我的责任!我的责任就是拯救我的丈夫和我的女儿!”

    提到了唐静,东方钰不觉心一动,“你女儿唐静是新一届武林美女榜的第五名,她真的有那么漂亮吗?”

    林凤骄傲的说:“她要比我美十倍,她永远是我的骄傲!”说着转头问东方钰,“你到底是谁?你认识我女儿吗?”

    东方钰瞄了一眼正荒淫放纵的陈蓉,低声说道:“我叫东方钰,是东方世家的。你女儿好古怪呀,总是用粗布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还总是和我对着干,好象我欠她钱似的。”

    林凤一叹气,“因为静儿小时候被千年毒蝎蛰了,幸好唐门善于用毒解毒,才活了下来。但凡接触到她皮肤的人,全都顷刻间死亡,所以静儿只有将身体裹起来!由于这样,她的性格有点孤僻和刁蛮。”

    东方钰说:“原来真是这样,当时萍姐姐跟我说我还不信呢!那她就一辈子都不能嫁人吗?”

    林凤忧伤的点点头。

    东方钰忽然一笑,“你不要担心,如果她真的那么漂亮,我倒是可以牺牲一下,我娶她。哈哈,我服用过仙果,可是百毒不侵的!”

    林凤一阵惊喜:“真的?”可她又立马犹豫起来,她意识到东方钰的现在还插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又怎么让静儿嫁给他呢?

    东方钰看出了她的心思,也不好意思在干林凤的时候讨论娶她女儿的事情。

    不过东方钰知道唐静是个美女后就将她放在了心上。

    东方钰发现林凤经过适应不再象刚才那样疼痛了,也就开始起林凤的菊花穴,林凤慢慢的伴着疼痛感受到一种异样的快感,是她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东方钰的动作越来越快,林凤也越来越适应,又开始呻吟起来……

    东方钰的轮流出没于两个洞穴,好不逍遥……

    此时此刻他们双方都暂时奉献出了自己完全的和灵魂,以换来对方的共鸣……

    大床上的唐清毕竟还是个孩子,他怎么能真正满足身经百战的陈蓉呢。在他最后几下强弩之末的后,所有的精液完全发射了出来,整个人也瘫在陈蓉的身上。

    正在兴头上的陈蓉埋怨道:“你怎么这么差劲,这么快就不行了。”

    唐清是好胜的男孩,‘娘’的抱怨让他无地自容,他垂头丧气地穿好衣服,对陈蓉说:“孩儿先回去休息了。”说着转头就走,现在东方钰的神勇是对唐清自尊心最大的打击。

    大床上只留下陈蓉一个人默默地看着东方钰和林凤近似疯狂的表演。很久,东方钰丝毫没有疲惫的样子。

    陈蓉再也受不了了,她大声叫道:“你们有完没完?还不快停下来!”

    可处在快乐巅峰的阿钰和林凤哪听得见她渺小的声音,依然我行我素……

    陈蓉着身子冲到他们面前,“够了,你们给我停下来!”这下东方钰他们终于静止了,他们看着陈蓉。

    陈蓉说:“梅姑,你先出去。我有话要问唐喜。”林凤畏惧的点点头。

    等穿好衣服离开房间后,陈蓉才冷笑着对东方钰说:“你老实说,刚才你到底跟她说了什么?她对你那么服帖。”

    东方钰知道陈蓉起疑心了,就得意的说道:“我骗林凤说,我可以救她的家人,所以她就乖乖地任我玩弄了,嘿嘿!”说着奸笑起来。

    陈蓉道:“算你老实,我告诉你,我只要看见你说话的嘴形,就会知道你说什么,你是怎么知道她是真林凤的。”

    东方钰暗自庆幸陈蓉没有看见他和林凤在床上的那段对话,“我可不象唐清那么傻,我早就看出你们的计划了,哈哈……我在唐家时就对林凤有兴趣了,可我是书童,所以一直没有机会。今天终于让我得偿所愿了,嘿嘿……”

    陈蓉盯着东方钰,“没想到你这么狡猾。”

    东方钰咬牙说:“正因为我有心计,所以我不甘心寄人篱下。可我在唐家永远只是个书童。当我看见了您,就知道我的机会来了。”他说着跪在陈蓉跟前,“请收下我做徒弟吧,只有您能让我拥有一切!”

    陈蓉知道人的的可怕,所以她相信了东方钰,“只要你能搞到南宫家的机关图,让我们的人攻占南宫世家。我就收你为徒。”

    东方钰站了起来,“这个任务对我来说简直轻而易举,唐梦晴的贴身丫鬟是我的老相好。你是做定我师傅了,徒儿知道刚才唐清那个蜡枪头没让师傅满足,就让徒儿先孝敬一下师傅吧。”说着竟然伸手将陈蓉搂在怀里。

    毫无廉耻的陈蓉浪笑道:“那你要为师给你什么见面礼呀?”

    东方钰想了一会儿说:“我觉得林凤那娘们很够味,想到她就心馋。要是让我救了她女儿,她以后就会死心踏地的听我的了。希望师傅成全。”

    “你这个馋猫!”陈蓉挣脱东方钰的怀抱,走到床边从衣服里拿出一瓶药对东方钰说:“只要你能满足我,我就将这解药给你。”

    东方钰笑道:“满足你一人不算本事。师傅你让仙儿姐姐也进来吧,她可眼馋了半天了。我要让你们两个尝尝欲仙欲死的滋味。”

    陈蓉眼中放光,“你果然是个馋猫。”转头对门外说:“仙儿你进来吧,我们师徒三人好好的玩一下。”

    没等陈蓉说完,宋仙儿迫不及待的冲了进来,一龙双凤在大床上混战起来,外面只听见女人疯狂的声……

    此时唐清来到了门外,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娘’竟然投进了‘书童’的怀抱,他的心就象被万把钢刀刺着一般,他发疯般跑开了。

    漆黑的花园,林凤全裸着静静地泡在冰冷的湖水里,“相公,我对不起你!

    我没能为你保护好清白。”她现在感到自己非常脏,清澈的湖水多少能给她带来点干净的感觉。

    “女人和自己不喜欢的男人睡觉真的这么痛苦吗?”从林凤背后响起了唐清的声音。

    林凤一惊,转头一看唐清站在她身后,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孩子,你怎么会来这里的?”

    “快告诉我,女人和自己不喜欢的男人睡觉真的这么痛苦吗?!”唐清怒吼着。

    林凤从来没看见唐清象这样,发疯了一般。她有点害怕现在的儿子,连忙点点头。

    “那随便和男人上床的女人是不是好女人?”唐清继续问。

    这样的问题提醒林凤,唐清毕竟还是十四岁的孩子。

    “孩子,那不是好女人!”

    唐清拼命摇着头呼喊着:“不,她是好女人!她是我娘,怎么会是坏女人!

    你骗我!为什么会是这样?”说着他嚎啕痛哭起来。

    林凤从水中爬上岸,也顾不得全裸的躯体,一把将唐清抱在怀里,“孩子,那都是她的错,她已经不是你娘了。她只是个坏女人!”

    林凤想将事实告诉唐清,可她知道,以唐清的冲动,一定会害了他自己,甚至还会害了唐家一家人,所以她只有将秘密藏在心里。

    唐清象疯了一样,将林凤推倒在地,“不!她不是坏女人,你才是坏女人!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挑拨我们的关系!”

    地上的林凤哭着说:“孩子,你冷静点!”

    唐清忽然向林凤走来,“你也不是什么好女人!你在唐喜的身下是那么的陶醉,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娘?坏女人,你也来服侍一下小爷吧!”说着他用力将衣服撕扯在地上。

    林凤知道他想干什么,“不要呀!”她一边哀求着一边用手臂向后退移着。

    唐清狞笑着扑在她身上,任凭林凤怎么反抗都动摇不了他,坚硬的在林凤两腿之间乱捣,可是由于林凤的挣扎,怎么也插不进桃花洞里。

    “清儿,我们不能这样!求你了,停止吧!”林凤还在哀求着。

    ‘清儿’这个词让唐清安静了许多,这让他想到了她的娘也一直这样称呼他的,“你为什么叫我清儿?”

    林凤还是没有将秘密告诉他,“你很象我的孩子,所以当我一见你时就将你当成了我的儿子。”

    唐清哭了,“你要真是我娘,该多好呀!这两天我一直生活在罪恶中,我竟然和我娘那样……我再也寻找不到我娘以前的影子了,我好痛苦!当我看见娘刚离开我又和唐喜上床,我整个人都崩溃了。我真不希望有这样的娘!”

    林凤忘记了自己还被唐清压在身下,双手捧起唐清流泪的脸,“别哭了,这都是我们大人的错!你不应该肩负这样的痛苦!”

    唐清看着林凤那真诚慈祥的眼神,说:“你好象我娘!以前我有委屈时,我娘都这样看着我!今晚你别离开我好吗?我好希望你就这样一直抱着我,此时此刻你就是我娘!”

    林凤点点头,她真的很欣慰自己的儿子感觉到了她的存在,她知道儿子现在正需要母爱的安慰。

    就这样唐清躺在林凤的怀里,听着林凤为他唱的催眠曲,两人一动也不动,他们都在逃避着现实。

    一股倦意让林凤安静的睡着了,这些天她一直彻夜难眠,在看见陈蓉用自己的形象勾引唐清后更是一刻也没合过眼。现在她儿子又回到了她身边,一切痛苦都好象随风而去,她睡熟了。

    唐清看着怀里的女人,亲切得象自己的亲娘,可是……她没穿衣服,完美的也让唐清心里怦怦乱跳,毕竟这两天他已经成为了真正的男人,他的下身勃起了,他努力克制着自己……

    林凤梦见一根插进了自己的桃花洞,她告诉自己那不是事实,只是一个梦。

    因为十四岁唐清的不应该这么粗大,而且那根没有剧烈的,而是慢慢地运动着,自己好象躺在泛着微波的湖面上,感觉是那么的舒适,这种感觉也只有梦中才有。

    她相信这是梦,因为如果是现实她将没有任何生存的勇气,她不敢睁开眼睛怕回到现实,就这样静静地享受着这个梦给她带来的舒适,她在微风中轻吟着,直至没有任何感觉……

    清晨,当林凤醒来时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件衣服,唐清衣着整齐的坐在一边注视着自己。

    “你醒啦!”唐清温柔的说。

    “你一夜就这样看着我吗?”

    “是的,我看见你睡着了都在笑,好迷人呀!”唐清说。

    林凤红着脸说:“那是因为我做了个梦!”说着朝唐清看去。

    唐清给她看得很不自然,“梦?……对,是个美梦!人生就是无数的梦组成的,它们有的是连续的,有的是独立的。梦虽然不太真实,但会让人怀恋。”说到这里唐清好象在品味着什么。

    林凤苦笑着叹了口气,说道:“没想到你才十四岁,却对梦这么有心得!孩子,你无论如何要记住,梦的本身是虚幻的、不真实的!无论谁都不应该沉湎在梦中。”

    唐清点点头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