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异路仕途 > 第九百二十六章再见老姑父

第九百二十六章再见老姑父

    江风最后选定林 红妆、赵胜俊、还有政工处副主任霍达几人去挑兵 ,司机自然是封冲。

    本来嘛,五个人,一辆车就足以了,正好能坐下,只不过有点挤罢了。但是赵大迷糊却是又开出一辆车来,载着霍达,霍达岂敢让赵胜俊给他当车夫?,自然是又喊了一个聪明机灵的小伙子给开车。

    两辆车奔江水城驶去,那边早已经布置停当了,方尚武不止联系了江风一个人,省内其他城市不少单位、省城一些单位和省直各单位都来招兵。

    方尚武作为世家子,人脉自然是相对广泛的,而且本身还是武警松江总队的总队长,抗洪抢险,铺路架桥,缓急之间也有大用的人物,这样的人物大家也乐意结交。

    虽然他自己也不能随意调兵遣将,但他若作梗拖拉,也是难事儿,他的这个位置,正是典型的成事尚显不足,但败事绰绰有余。

    按照安置条例,退伍专业安置可以回父母所在地,家属所在地和或是参军服役的地方,这一期退役的士兵当初多是在省内五个主要城市招的,这五个城市之间自然是有冲突的,为了防止时间上冲突,出现有些士兵参与了这个城市就不能参与那个城市的情况出现,在这一天之内的时间段,完全是错开的。

    按理说可以把五个城市完全分开,这样就克服时间冲突了嘛,但是退伍时间在即,全压在这几天了。根本错不成几天,只能是一天的不同时段。

    更何况今天来的各单位。说白了,都是看方尚武等人的面子来的。都是大爷,不好伺候着呢,人家公务繁忙,能来就不错了!。

    赵胜俊和霍达的车在前面,封冲跟在后面,江风和林红妆坐在后排,封冲这小子惯是会埋汰江风的,一上车就煞有介事的用胶带把一张纸糊在内视镜上了。

    江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林红妆却没什么表态。一路上倒是欢快的很,不时的喊江风看这个看那个的,其实呢,江风在江水城呆了好多年,林红妆本来就是江水人,实在是没这个必要,但江风不想扫了她的兴致,你让看,那边看好了。

    闹的累了。林红妆就偎在江风身边睡了,倒是一点也不避讳封冲,江风虽然觉得不太合适,但随后一想。你和人家床上运动的时候咋没觉得不合适呢?,索性由她去了。

    不多时候,江风竟然也睡着了。

    等封冲把二人叫醒的时候。已然是马上要到总队驻地了,方尚武带着政委石海和参谋长廖风波以及一众属官们早早的就在大门口迎接地方上来挑兵的代表了。

    江风自然是这些代表中的重中之重。一来江风的位置紧要,省厅治安总队副调研员。协管重大工程保卫支队,那是能对省内各地矿山、采油、化工、国防、军工、电信、以及国家和省内重点建设工程的保卫工作都能插上一手的,而且还是新城ga局的三把手、归口于省厅享受地市级ga局待遇的保卫处实际上的一把手,而且还是弱冠之年,少年显贵,前程远大的人物,自然是待遇要高一些,当然了,总队的大领导们也不至于因为这事儿就巴结江风,但是江风这次要招六十人以上,是他们招揽来的头等大户,还是总队长方尚武联系的,这就必须给足面子了,这也是给方尚武装脸面呢。

    江风下车伊始,方尚武就率众迎上来了,江风连忙迎上去,率先伸出手,连称:“罪过,罪过,劳动方总队这三九连天的等候,实在是大不该”。

    方尚武倒是个厚脸皮的,直接就道:“江处长老弟要是觉得过意不去的话,就再给加几个名额,我和老石,老廖比捧着火盆都热乎啊”。

    江风顿时哀求道:“我的总队长啊,您老这是专门逮住一只羊身上薅羊毛啊,这大冷天了,您也不看看羊受得了受不了!”。

    “你小子啊,那是一只羊啊,完全是羊一群的大户啊,我不吃你吃谁啊?”。方尚武倒是一点不见外,转头给江风介绍道:“这是我的搭档,石海石政委,老廖你早就认识了”。

    江风率先伸出手去,笑道:“石政委你好”。

    石海五大三粗,个头比江风还高大一些,浓眉大眼,器宇轩昂,印象中军队搞政工干部相对军事主官要文弱一些,但这石海比总队长方尚武还雄壮,是个异类。

    石海倒是有些自来熟的架势,握着江风的手摇晃着道:“哈哈,江处长啊,我们盼星星盼月亮的,终于把你给盼来了啊,上次江处长光临咱们总队,那时候我在京城总部开会,错过了与江处长把酒言欢的机会,这次我可抓住了机会,一定要补上”。

    江风笑着寒暄道:“石政委,您的地头上,可不能以多欺少,以重欺寡啊”。

    “放心,放心”。

    两人招呼两句之后,廖风波就凑上来了,嘿嘿的坏笑道:“时隔数月,老弟风采更胜往昔啊,大好年华,意气风发,真是让人羡慕啊”。

    江风连忙挥手打断他:“得得得!廖参座您还是别忽悠我了,上次就中你的计了,这回我可得小心着点”。

    “没事儿,你这不是带了不少的帮手呢嘛”。老廖说着瞄了一眼天香国色的林红妆一眼,凑近了,贱次次的低声笑道:“老弟啊,上次带的可不是这位啊,不过两位都是万中无一的国色,老弟好福气”。

    “老廖,不许耍流氓”。江风脸一板佯装不悦,结果惹来这几个老流氓的哈哈大笑。

    江风也无奈,转头介绍道:“方总队,石政委。廖参座,给几位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搭档,保卫处的副处长兼新组建的油田支队的政委。林红妆同志,说起来林红妆同志和武警还颇有渊源”。

    “哦?”。方尚武很是不解。

    江风笑道:“林红妆同志是阳城武警指挥学院毕业的,在武警机动师特战队服役过”。

    林红妆抬手敬礼,笑道:“阳城武警机动师特战队退役上尉林红妆见过几位首长”。

    方尚武倒是会顺杆爬,拍着巴掌笑道:“好,实在是太好了,自家人来了,我这心就更有底儿了,林处长务必得给娘家的小兄弟们美言几句啊”。

    石海和廖风波也看出来林红妆的不一样了。一个如此年轻的退役上尉竟然做到了副处长,没有大能人提携,那是万万做不到的。

    林红妆笑嘻嘻的道:“红妆一定执行首长命令,坚决站在娘家这一头”。

    这话又惹来一阵哄笑。

    江风把霍达介绍给众人,道:“这是我们市局政工处的霍达主任”。

    霍达上前握手见礼,谦虚的很,丝毫没有人事主管的架子,换句话说,别说是他啊。就是他们一把手正牌主任李银生在江处长面前也丝毫不敢托大啊,哪里轮到他聒噪?。

    虽然江风是副处,他是高配的正科,只差了半级。但他这个政工处副主任想要挪到党委副书记副局长的位置,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实现呢。今天江风作介绍,连一个副字都没提。这算是大大的给他面子了,他哪里还敢装大?。

    再者说。方尚武等人都是正地师级别的领导,就算武警正师级的含金量低一些。比不得野战军,但那也是大员啊,而且还在位置上呢,不是专业到清水衙门光有级别没实权的领导,怎么说也轮不到他捏吧啊。

    众人介绍完毕,石海在旁边提醒道:“老方,让贵客们进会客室吧,这外边挺冷的”。

    “对对,还是老石想的周到,快请,快请”。方尚武带着一班部属拥簇江风等人入内。

    进了屋,却发现早有一波身着精装的已经在休息喝茶了,幸好部队的会客室虽然不奢华,但胜在够大,所有沙发围成了一个圆形,看样子坐下二三十人丝毫不拥挤。

    方尚武本意是给两拨人引荐一下,却不想屋里的人一看见众人进来,却是蹭蹭的像弹簧一样都跳起来了,那比啥命令都好使。

    “那是林政委吧”。

    “真是林政委,错不了”。

    五六人竟然都站起来了,一个个神情惊讶,低声议论着,倒是让作为东道主的方尚武等人愣住了,随后一想,也就略微释然了,这伙人是鹤城ga口的,鹤城和新城毗邻,有交际那是很正常的。但是唯一有点不解的是这帮人为何如此热情啊?。

    只看见这五六人中间一个身材高大,黑桃铁一般的二级警督排众而出,抬手敬礼之后,憨厚一笑道:“在这儿见到小姑姑,实在是太让人惊喜了,小姑姑自鹤城一别,已有半年了,还好吧”。

    “姑奶奶到哪儿都过得好着呢”。林红妆眼前一亮,伸手就要拍这个傻大个儿,骤然见到家乡亲人,自然是高兴得不得了,就把鹤城做大小姐那一套搬出来了,但随后就意识到场合不太合适,马上收敛形骸,装作一副淡然的神色一摆手道:“做吧,都坐吧,别堵在门口”。

    大小姐发话了,谁敢不从?众人连忙回去坐好,一个比一个板正,身材笔直,好像他们不是来招兵的,而是别人来考察他们一样。

    自二级警督以下,虽然都坐回去了,但还是眼神热切的望着林红妆,就等着大小姐发话了。

    那边方尚武哈哈大笑:“你们两地同志原来是故旧啊,那就太好了,勤务兵,上茶,江处长,林处长,彭主任,霍主任,你们聊,还有几波客人,我和老石得去应一下,老廖,你招呼着”。

    众人都说方总队和石政委你们随意。

    林红妆抖开呢子大衣,坐在沙发上翘着裹着高筒皮靴的修长小腿,看着那个二级警督,神色淡然的道:“你们也是来招兵的吧,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保卫处江处长。我的顶头上司”。

    随后又对江风笑道:“这小子名叫彭程,是我堂伯的长孙。虽然比我大几岁,论辈分儿却是我侄子呢”。

    鹏程对林红妆亲热。对江风却是热情欠奉,不冷不热的一伸手,拉了一下就缩回去了,一点头,随意的道::“见过江处长,闻名已久”。

    “彭主任说笑了,徒有虚名,不值一提”。江风心说你小子啊,还跟我摆谱儿呢。按照规矩,你得叫我老姑父呢,不过老姑父这称呼却是让江风联想到了某山的小品,给王八捞出来挨个放血!。

    “再见,老姑”。

    “再见,老姑父”。

    那里的这个场景倒是很搞笑的。

    江风在松江ga系统很出名,省厅各总队处室以及各地市市局领导们自然都听过大名鼎鼎的江局长的,新城唯一的在职二级英模,全省ga系统多次通报表彰的人物。治下的青蓝区分局更是省厅评选出来的全省唯一一个治安标杆模范局,这样的人物如何能不引人注目?。

    尤其是架子山前围捕逃犯和港商考察团团长孙子被绑架这两个案子让江风名声大振,前者显示出江风个人的指挥才能和青蓝区分局这个全省唯一的标杆模范局的战斗力,几名持有枪械武器。心狠手辣转战千里杀人越货的惯犯,或被生擒,或被击毙。无一漏网,这个成绩足以大大的夸耀一番。而考察团团长孙子被绑架那个案子。当时惊动省委省政府诸多大员,省厅和江水市局以及武警系统封锁江水城。出动数千警力堵截却是一无所获。

    正当所有人素手无策的时候,当时的总指挥省厅一哥段铁段大帅亲自批示,派车去青蓝区搬取江风同志来,当时众人都说,这么多人办不成的事儿,他一个人来有什么用?。

    结果人家匹马单枪的来了,老段批示不管如何,挖地三尺也好,天黑日落之前要见人,结果怎么着?就给找到了,还完好无损的救出来了,省领导层诸多大佬都不吝称赞表彰。

    当时这个案子鹤城市对外没有宣传,怕影响招商引资的大环境,但是在ga系统内部却是隆重庆祝过的。

    按说这事儿与他们没啥关系啊,隔壁中状元,你乐得屁颠屁颠的,莫非你是脑血栓的?吴老二?。

    至于原因嘛,自然因为那起案子不是江风一个人办的,还有重要搭档林红妆嘛,林红妆同志可是鹤城的骄傲,更是鹤城ga系统的骄傲。这个案子以后,鹤城ga系统竟然掀起了像林红妆同志学习的活动,反倒是把正主儿江风扔一边去了,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笑谈。

    话说回来,人家这么做也没错,向谁学习我乐意,与你有个屁关系?就算是被学习的人不乐意都没招!。

    大明朝的东厂名声够坏了吧,坏事儿都让他们做绝了,但是你知道人家东厂挂的谁的画像,在奉谁为偶像,在向谁学习吗?。

    告诉你,人家的偶像是明高千古的岳武穆岳王爷,你没看错,揍是那个一生践行精忠报国四个字的岳飞!。

    一群把生儿子没屁*眼的坏事儿都做绝了的太监自认为是继承岳武穆遗风,在向岳武穆学习干的都是忠君爱国的事儿呢。岳武穆地下有灵都羞于自己的画像被他们挂在墙上,天天向自己学习!。

    鹤城ga局也是一样,当然了,这个“一样”指的是人家一有权利选择自己学习的偶像,不是说和太监的身体构造一样。

    为什么他们对林红妆这么另眼相看呢?按说从鹤城调出的警员多着呢,他们何必这么对林红妆青眼有加?难道就因为你长得好看?。

    当然了,这个嘛,也是基本事实,林红妆生的的确是好看,万中无一,而且很多时候美女一张脸完全比各种证书好使,但谁遇上了这等男人的恩物第一想法都是收入囊中,筑一金屋以藏之,那哪还能亮出来呢?。

    原因自然不是因为她长得好看,是因为她是彭中林的掌上明珠,而彭家是鹤城首屈一指的大族,政经商学各条战线上都少不了他们的身影,尤其是政府口,鹤城的彭科长、彭处长、彭局长、彭书记到底有多少个,恐怕也只有蜈蚣的手能数过来。

    林红妆虽然随母姓,但自家人都知道那是体恤爱妻,所以让宝贝女儿跟着妻子姓,却不是嫌弃这个女儿,相反却是喜欢这个女儿远胜于自己的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呢。

    彭程不太客气,江风也不在意,总之是大侄子嘛,咱做老姑父的得有点心胸度量嘛。林红妆当然也不傻,看出来彭程对江风好像不是那么待见,她倒是没有不高兴,反正俩人也没啥交集,爱友好不友好,反正两边谁也不敢和自己炸刺儿!。

    林红妆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漫不经心的问道:“你们打算招几个?”。

    彭程小意的答道:“彭局和总队这边商定是十五个”。

    林红妆淡然道:“哦,二哥能吐出十五个名额,给的面子不小嘛”。

    “嘿嘿”。彭程不置可否的嘿嘿笑。林红妆可以随便吐槽,彭程却是连四下的称呼都不敢,还得叫彭局。

    林红妆瞪了她一眼,彭程还是嘿嘿笑,扭头看了见风一眼,突然低声道:“那小子不是跟小姑姑不对头嘛,一会儿我找机会收拾收拾他!”。(未完待续。。)</dd>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