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风流邪尊修仙记 > 第四百二十八章病灶

第四百二十八章病灶

    在李家大院上方的天空之中,王二发出一声声的痛呼,他刚刚成魔的神魂在不住的消散,而李四媳妇的神魂也在不断的缓缓消逝。

    显然李四媳妇在那自己的神魂去消耗王二的神魂,李四媳妇在做一件一命换一命的事情,就看谁先最终熬不住。

    王二的头颅终于从空中滚落下来,咚的一声砸在了地上,弹了弹后滚到了角落里。

    此时空中,就只剩下那女子淡淡的已经半透明的身影。

    女子哀伤无限的看了眼李四。

    李四浑身剧烈颤抖着,追悔莫及的眼泪瞬间不要命的流淌下来,一滴滴灼烫的泪珠敲击在李四怀中的婴儿脸颊上。

    小小的娃娃满脸惊奇,不住的用舌头舔舐着面颊上的咸涩泪水,舔一下就像是品尝到了一股人间的百态酸涩,咸得小家伙五官聚集在一起,嘴巴不断的来回舔动。

    女子见到了李四怀中的孩子,一张面容陡然焕发出别样的光彩,急急朝着李四飞了过来。

    李四连忙狂奔过去。

    女子在空中犹如蒸汽一般的消散,到达李四的身边的时候,已经没了大半的身躯,就只剩下一颗头颅而已。

    女子看着李四怀中的孩子,微微一笑,张了张嘴,却一句声音都无法发出,女子脸上露出惋惜至极的神情。

    这天底下最遥远的距离,恐怕就是一个孩子的母亲,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却不能抱、不能摸,甚至不能和他一起玩,只能这样眼巴巴的看着,yin阳相隔。

    一脸哀伤的李四媳妇随即将最后的生机之力化为一滴慈爱的白seru汁,滴落在婴儿唇间。

    婴儿正被那咸涩的泪水弄得皱眉不已,猛地品尝到这一滴带着母亲体温和味道的浓香ru汁,立时露出惊喜的面容来,继而沉醉其中,他出生后受到的惊吓,此时此刻尽皆被这一滴神魂化成的nai水消融无踪。

    李四此时反倒没了泪水,抱着怀中的孩子,低声喃喃道:“娃儿,记住这个味道,这是天底下最疼爱你的人的味道……”

    四周的邻居们看到这一幕,一个个神情羞惭,觉得自己再也无法麻木的站在这里,每看一眼家破人亡的李四,这些邻居就感到自己罪孽深重。

    夜se如水,人群渐渐散去。

    高越抹了一把脸上的油汗,眼前这局势总算控制住了,不过对他来说,这可着实算不上什么好结局,一次死了两个,他今年的指标就只剩下一个了,外加三个能够被串上人柱的名额,满打满算就剩下五个了。

    高越想了想,立即走进李家,将王二的那颗破烂不堪的脑袋拎了出来,这东西要是能够被串上人柱的话,那么就能够多出一个突发事件的死亡名额了。

    高越手底下管着三条街道,上下壹仟伍佰多人口,壹仟伍佰人说多不多说少也着实不少,他高越真的每年必须拿出三个人串上人柱,他还真就犯难,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将谁串上去,都心有不忍,更何况谁还没有一个亲人?虐杀其中之一,免得那些亲戚们心中生出怨愤来。

    王二罪大恶极,以他的罪行,串上人柱一点都不意外,只可惜他已经死了,不知道土地神仙们能不能允许将他串上人柱。

    高越这方面虽然忧心忡忡,但他还有更加忧心的事情,高萍儿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将高萍儿带出来,每一分每一秒都使得高越感到不安。

    是以高越拎着王二那张被开了一道对开门门户的脑袋,随便找了一块抹布包了起来,急急就走,好在这王二的脑袋早就已经没有鲜血流出了,不必担心走一路流淌一路鲜血。

    高越一边走一边吩咐手下,他们这帮人全都留在这里看着李四,别叫他想不开上吊自杀之类的,他高越可再也经不起一点点的折腾了。

    人群散去,有几个三十多岁的正处于哺ru起的父女留了下来,她们之前喊沉江喊得最大声,此时一个个满脸歉疚,其中一个低声问道:“李四兄弟,这孩子该饿了,让我们几个喂喂他吧。”

    李四此时才从那种悲恸的情绪之中走出来,深吸一口气,扭头看向这些之前对他们一家凉薄如水般的邻居们,都说远亲不如近邻,今天李四算是明白这句话的胡扯之处了!

    李四很想一口回绝她们,但是一想到怀中沉甸甸的孩子,李四就觉得无论什么样的委屈,什么样的憋闷,他都得一肩扛起,这孩子生下来就没了娘,以后还用得着这些女人的nai水。

    是以李四点了点头,将孩子送到这女子怀中,随即转过身去。

    一群女子围在一起,按理说孩子生下来的头一口nai非常重要,基本上能够决定孩子以后对于nai的味道的喜好,或许是因为太饿了又饱受惊吓,所以,这孩子吃起nai来,格外用力,几个哺ru期的妇女唉唉呦呦的叫着,这小家伙太有力气了,好像是在替他娘报仇一样,幸好小家伙还没有牙齿,要是有牙的话,非得将她们的nai头给咬掉了不可。

    越是这样,这几个女子越是喜欢喂他,喂他一次,似乎就赎掉了自己的一点点罪孽。

    郑先到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个画面,这场面完全出乎郑先意料之外。

    看到那几个原本还对着李四老婆喊打喊杀的女子们此时竟然在喂李四的孩子,就更叫郑先摸不到头脑了,不过也没什么关系,那孩子无事,郑先也便放心了。

    眼瞅着夜se之中,一切平静,郑先扭头离开,纵火烧城的逃走策略行不通了,郑先还得再琢磨一个新办法离开这玄天城才行。

    郑先沿着街路一路前行,随即就看到三个一身锦袍的孩童朝着他奔跑过来。

    郑先心头纳闷,这样的锦袍他进城之后,也就只在那些一等奴身上见到过,就连吏们身上穿得也不过是棉质的衣服,由此可见这三个孩童身份大不一般。

    并且这三个锦袍孩童身前还悬浮着一颗黑se的圆球一般的东西,飘飘转转,显然这是神通所致,那三个孩童就是跟着这圆球一路狂奔。

    随即郑先双眉猛地一跳,因为他看出来了,对方就是奔着他来的,不然那六颗圆溜溜的眼珠子一看到他之后怎么会露出那种兴奋无比的目光?

    暴露了!

    这三个大字猛地弹出在郑先心间。

    郑先心头砰然一跳,扭头就跑。

    郑先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暴露的,不过郑先觉得,他的暴露或许和那空中飞舞的黑球有关系,毕竟郑先第一眼看到那些孩童的时候,那些孩童一直都在盯着那黑球观瞧,显然是那颗悬浮在空中的黑球带他们来的。

    郑先一路疾奔,身后传来一个稚嫩的女童声音:“别跑,我们是来杀你的!”

    郑先险些吐出一口血来,有这么叫人不要跑的么?

    喊话的是香溪,她喊完便被香湖扯了一把,香湖连忙喊道:“大哥哥,你等等,我们是来和你玩的。”

    郑先眼角抽了抽,这话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对方虽然只是三个童子,但郑先知道,修仙世界之中,看起来是一个童子,却或许是几百岁的老者了,外貌如何,和修为高低没有关系,和杀伤力也没有关系。

    郑先脚下加快了速度,一转身便钻进了一个胡同之中,随即殖装甲迅速游遍全身,同时郑先将退藏卷轴披在身上,可惜这小巷里面着实麻烦,速度快不起来,不过,小巷也有小巷的好处,想找藏身之处的话比比皆是,并且小巷之中没有灯火,只能借着月se朦胧观瞧,对于郑先来说好处同样不小。

    郑先在没有搞清楚那一团黑se的东西是怎么回事之前,绝对不能留在原地,万一退藏卷轴不管用,对方依旧能够找到他的话,他岂不是自投罗网。

    三个医童对郑先自然是紧追不舍,眼瞅着郑先钻进小胡同之中,他们也追上去,结果一转弯,发现已经没有了郑先的踪迹,三个医童却并不理会,全都将注意力放在了那一团黑se的病灶上。

    这病灶冒着袅袅烟气,此时已经缩小了五成,从原来巴掌大小变成了现在的核桃大小,显然这病灶也并非是能够长久留存之物。

    并且,郑先的退藏卷轴对这病灶明显并不管用,即便披着退藏卷轴,这病灶依旧能够找到郑先的方位。

    三个医童跟着病灶一路紧追下来。

    郑先此时反倒稍稍安心下来,虽然退藏卷轴阻不住他们,但郑先也琢磨出来了,那悬浮在空中的圆球般的东西飞遁的速度并不快,对方要以这圆珠作为找寻他的依据,圆珠飞不快的话,他们休想追上他郑先。………………………………………………………………………………

    郑先心中纳闷,完全不知道这三个小孩为何要追击他,还口口声声说要杀他,这三个小家伙难道也是土地门的修仙者?

    三个医童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香湖不断的喷出一口口的生机之力,汇入那黑se的病灶之中,催动病灶加速,但病灶的速度终究无法提升到叫他满意的地步,而郑先的退藏卷轴的功效此时就显现出来,三个瞳子根本看不到郑先的踪影,而越是催动病灶,病灶消融的速度便越快,若是i短时间内,还追不上郑先的话,他们就没机会再找到郑先了。

    郑先一路在狭窄的巷子之中穿梭,身后三个一身锦袍的孩童越来越远,显然就要被郑先甩开了。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
推荐阅读